关于复制贝多芬的三个错误

butcandis
2009-08-22 看过
我今天一边咬着香蕉一边看了《复制贝多芬》,成功地在第九交响曲的最后擦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女主是贝多芬的乐谱抄写员,但是贝多芬歧视女性,所以老是跟她开一些恶劣的玩笑。有一次贝先生兴致来了,在女抄写员面前光着屁股冲澡,一边问:“你最喜欢我的哪个曲子?是XX?还是XXX?哦,我知道了,”这时候已经接近于聋子的贝先生大声说:“是月光!”

根据保罗奥斯特的理论,大家都生活在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巧合中。

今天晚上的巧合是,当我听到贝先生这句话,并感觉有点儿不对的时候,令我感觉不对的源头就放在我手边的桌子上。严锋老师的爹爹辛丰年老师写的《处处有音乐》,当年我在(现在已经倒闭了的)学校门口的特价书店买回来之后,一度成为我的厕所必备书籍。开篇第一就是《杂话月光曲两百年》,辛老师说:“有趣的是贝多芬生前也没有想到,他自题为《幻想曲风升C小调奏鸣曲》的此作,在他身后会被人们取上一个浪漫情调的别名,而且掩盖了正式的曲题。”

显然错的不是辛老师,贝多芬生前不可能自己说出月光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根本不存在,这支曲子不叫月光。
这跟斯琴高娃老师在《康熙王朝》里自称谥号:“我孝庄……”有异曲同工之妙。此为错之一。

但是,最近我是一个怀疑论者。

前阵子迷上了《读库》,看到有一则是采访著名编剧那个谁,说到写黄金荣和杜月笙的故事,仅仅靠推测就编出了一大段对话还杀了一个人,黄金荣死前深情地对杜月笙说:“没有我就没有你的今天,没有你也没有我的今天。”

我就想:编剧也挺难的,总不能让贝先生光着屁股说:“我知道了,你喜欢的是那首《幻想曲风升C小调奏鸣曲》。”说月光,地球人都知道,多好。

我又想:那也可以把这句傻话去掉哇。贝先生完全可以说:“我知道了。”然后狡黠又下流地看着他的抄写员小姐,继续洗澡,一边哼哼他的月光。

我接着想:不对,有几个看电影的人能光凭哼哼听出这是月光呢?

最后我想:我真的是太神经了,关我毛事,想这么久……

此为错之二。

紧接着,我非但没有反省自己的无聊程度,还哼着歌写了博客。

此为错之三。

 

 

 
7 有用
0 没用
复制贝多芬 - 豆瓣

复制贝多芬

7.3

69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复制贝多芬的更多影评

推荐复制贝多芬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