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波:谁拨停了生命的钟摆,换来两年的年少轻狂

han
2009-08-21 看过
电影看多了,不再关心各种爱情的结果,爱情的结果,惟有消逝。无论纵容失去而选择分离,或者为了婚姻而苟且偷生,这正如同生命和死亡。于是来到爱情的源头,爱情之所以成为爱情,爱情何以发生,何以诱出荷尔蒙,让我们沉醉于另一个人的肉体。是来自灵魂的吸引吗?两年后,魏尔伦出狱,兰波问他,现在有一个选择,你是要我的灵魂,还是身体?依然使用一种心不在焉,残酷且自以为是的语气,于是魏尔伦说,你的身体。他以为他说出了兰波想要听到的答案,因为他知道兰波从不曾爱过他,兰波从不相信爱情,兰波相信的是人生得意需尽欢,因为兰波相信命运,更相信主宰命运的力量,力量推着他前行,推着他写诗,推着他放荡不羁,be everyone,然后兰波遇到了魏尔伦。让兰波自以为是的那股力量,如果你愿意称其为灵感,它就是灵感,它来自宇宙的核心,来自太阳,被这股力量附了身,赢得功名利禄简直小事一桩。

然而魏尔伦错了,当时如果他说,我要你的灵魂,说不定兰波真的会从此相信爱,相信忏悔和救赎,相信尘世的合理并甘愿接受这无聊的现实。魏尔伦在狱中的两年,兰波写下了他此生最出色的诗篇,出色,因为它们来自人间的肺腑之情,而非空洞的宇宙,或许兰波自己也对此感到惊讶吧!兰波从不曾爱过魏尔伦,他谁都不爱,他的爱人只有生命,此刻依然。可是对人类生存意义的怀疑至少会让他怀疑爱,爱也许真的存在,如果魏尔伦选择爱他的灵魂,或许兰波可以试着相信爱的忠贞的不朽。正如魏尔伦所说,只有灵魂是不会苍老的,肉体很快会腐烂而一文不值。魏尔伦以为兰波还是兰波,当他说出your body这两个单词的时候,他以为正投了他心上人之所好,一直以来,他正是这样投其所好,换得兰波一点怜悯之情啊!遇到兰波之后,他时常大笑不止,两个人笑到疯疯癫癫,而那些笑料,有时丝毫没有一点滑稽可言。魏尔伦笑,是为了表示对兰波种种匪夷所思行径的赞赏,他笑,因为他不得不取悦于他,正如取悦自己的一个梦。Your body,这两个单词同样是用来取悦的,因此是下贱的。其实我们都知道,魏尔伦爱的是千真万确兰波的灵魂啊!他爱上兰波的才华,兰波热烈的生命力,兰波的纯净的霸气,那是魏尔伦逝去的年华,是魏尔伦错过的机遇,魏尔伦爱上的,是那被他错过的行将枯萎的灵魂附身于另一个肉体,是那一片自己未曾来得及播种理想的土地。可是,面对兰波,他不敢承认这个事实,他那么懦弱,他怕面对自己灵魂的真实重量,因此他宁愿盲目,宁愿让自己的灵魂卑贱到不存在。他已经习惯了兰波的唾弃,唾弃,然后施舍一些可怜的爱抚。他是这样一个年迈而丑陋的皮囊啊!于是他说,your body。两个单词出口的瞬间,却断送了兰波最后的对于爱的信任和期待。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此时的兰波,已不在是那个年少轻狂的兰波了。他诚然是打算离开,再度远走他乡,这次却不是为了什么功名或者撼动地球,而是忽然发现,自己想要的只是向世界证明他的存在,存在,而且被需要,就这么简单,可对于一个残缺的灵魂来说,这又是那么的痛苦和艰难。或许上帝给了一个人才华,就真的会在他身体的其他地方咬一口来交换吧。为了找回这一口,兰波必须付出一生的跋涉。这正如前几天我和朋友说,根本不存在理想这回事,选择放弃眼前的一切而重新上路,去追寻所谓的理想,只是因为他发现,眼前的一切并不属于他,并不是上帝所希望他从事并安定下来的正确之选,也无法给他安全感。有的人很幸运,啪嗒一声,很快和世界合上了,而少数人,因为上帝给了他们其他一些无聊的恩赐而错失了机缘。追寻理想,是因为听见了内心的声音,世界只对他忠实的子民开放。

如果兰波没有遇到魏尔伦,他或许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探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成为一个诗人,或某天,当理想之火被乡下的血淋淋的现实浇灭,成为农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每个人都有过疯狂的理想不是吗?而每个人中的很多人,都放弃了理想。可兰波和很多人不同的是,除了他的理想有足够的才华做支撑之外,很大一个原因,因为他遇到了魏尔伦,这个放弃了理想并一直怀才不遇耿耿于怀的人,他看见兰波,立刻就在兰波身上看见了自己,这种感觉仿佛死而复生,他因此而欲罢不能。兰波的欲望是很纯粹的,无论是撼动地球,还是寻找缺失的自己,他坚定而执着。可魏尔伦不同,他遇见兰波之前,早已看尽人世间各种肮脏的勾当,饱经了各种欲望的摧残,酒精,女人,名声和金钱,他委身于自己的欲望,缠在自己亲手编织的欲望之网中动弹不得,一边咒骂着卑鄙的世界。而他对于兰波的爱,说白了,也只是他各种欲望其中的一种,只不过因为所谓“理想”、艺术和文学的烘托,虚伪而美丽的光晕美化了它,与其说魏尔伦爱的是兰波,不如说他爱的是一个飘渺的梦,一座充溢着怀旧之情的乌托邦。乌托邦的力量超过了女人,金钱,自尊,甚至羞耻。它让魏尔伦发疯了似的沉醉在时光幻觉中盲目亢奋,越陷越深。而对于兰波,这场感情纠缠的影响也是致命的:它拨停了兰波生命的钟摆,因为魏尔伦的欣赏和爱慕,兰波越发骄傲,年少轻狂更显得理所当然,两年,他停留在16岁的情绪中,兰波的溺爱让他忘却了怀疑,不仅怀疑,连犹豫都没有。一直到魏尔伦终于开了枪,现实的法庭终于击毁了这艘靠着才华和倾慕作燃料的理想舰艇。魏尔伦入狱,兰波的人生终于得以释放和前进,他开始思考,回忆和怀疑自己经历的一切,当他发现宇宙是无法撼动的,世界本身就是个离了谁都会转的愚蠢而顽固的球体,他决定停笔。眼前两条路可走,停留或流浪,一切取决于魏尔伦选择他的灵魂或肉体,取决于爱本身是否可以说服兰波那颗驿动的心。Your body,魏尔伦说,一边暧昧地看着他,这句谎言,几乎断送了兰波的下半生。此刻的他,已不再是那个只图“人生得意需尽欢“的轻狂少年,他已经独自向前跨出了很多步。如果没人能够理解,如果没人在乎他的存在,他只有流浪,只有孤军作战。我想要阳光,我想要帮助别人,站在死亡的临界,他感到还是没有实现自己的价值,他简直是含恨而终的。这都怪魏尔伦,可魏尔伦又什么错呢?虽说他爱兰波,其实爱的是错过的自己,但无论如何,那绝对是爱情,爱情有很多种,条条大路通爱情啊!于是,怪来怪去,我又只能怪命运,怪上帝,怪造化弄人。

莱昂纳多真是美呆了-。-
83 有用
6 没用
心之全蚀 - 豆瓣

心之全蚀

8.2

6195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心之全蚀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之全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