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马勒不满足

陈抟老祖
2009-08-19 看过
     《万尼亚舅舅》当然是部光芒万丈的作品,看看满剧的箴言谶语,简直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王家卫电影里的大主角,个个金句王,哪里像一辈子面朝黄土的老农。倒是受人敬仰的教授没说过什么真正的警句,总是装腔作势的说些徒有其表的话。

     再看看这戏剧的主题,更不得了,多现代化的主题啊!那年头陀思妥耶夫斯基还在那为上帝那档子事发愁呢,契诃夫这种家庭内部被琐碎生活所折磨的题材甚至和半个世纪后的《长日漫漫路迢迢》相媲美了。

    路易马勒显然不能满足单纯的搬演再抄,从《泛雅在42街口》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路易马勒所受到的感动,他被感动了,才能如此动情的把这个作品当成自己人生中的压轴大戏。一个暮年的老人,不再被谋害亲夫,纳粹杀人,政客爬灰这些激烈的情节所吸引,转而倾向于家庭内部的分崩离析和个人理想的破灭。或许大师的晚年都会被柔软的感情所俘获吧。一如安东尼奥尼,一如今村昌平。

    谁敢说路易马勒拍这部影片首先就是为了让观众觉得好看?60年代苏联拍的新现实主义风格的改编片才好看。照直翻拍成故事片,穿着当时的服装,场景一应俱全,那代入感不比本片强多了?好看多了?好看的前提不就是追求虚幻的真实性吗?没有谁看3个多小时《狗镇》一直都能保持肾上腺加速,像看《玩命快递》那么带劲。

    本片的片名其实就很能说明问题。《泛雅在42街口》,路易马路提出的问题就是,如果万尼亚在纽约繁华的42号街口会是如何的景象?影片就是回答。

     片头神色匆匆的众演员,走进一个废弃的老楼里排练经典的《万尼亚舅舅》。他们打招呼吃早点,说说笑笑。然后,在你不注意,开始走神的瞬间,忽然进入戏剧时空。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仿佛《法国中尉的女人》?然而不是,马勒的镜头不断切到台下的观众,一次次的打断观众的认同感,这些演员,以排演的名义,莫名其妙的穿着现代的衣服说着世纪之初的话,难道是布莱希特美学还魂?马勒又回到早年新浪潮处汲取营养?也很难这么说。

     看看他的导演手法就能够辨别,他并不是要间离观众,让观众思考点什么戏梦人生之类的道理。马勒用巧妙地对切镜头,正反打和镜框原则极大的灵活了戏剧场景的视听化。也就是说,用电影化的手段增加了戏剧的代入感和可看性。那服装呢?服装的不真实又表现在服装的变化上,比如伊莲娜衣着的变化,和人物状态一起改变,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认同的效果。就好比是《暗恋桃花源》中的疯女人,本来她一出来就属于穿了舞台上的帮。然而她的状态和嘴里的念词又暗中与主题符合,于是反而成为了两出戏的融合剂。

     因此不难看出,如果说《泛雅在42街口》和什么电影相似的话,不如说是《暗恋桃花源》电影版,舞台上下的所谓穿帮和两层时空其实都是为了舞台上演的故事服务。看看本片中那些优秀演员的表演吧!那层次拿捏得简直精彩绝伦!那些电影化的表演中略略带着点舞台腔,真情迸发时那狡黠的些许职业化。不正是马勒的小小“阴谋”吗?

     《暗恋》里,萦绕着戏里戏外,唏嘘人生的滋味才是影片创作的目的。《泛雅》则全是为了《万尼亚舅舅》这出戏,影片演着演着所有人都上了舞台,间离消失了,分不清戏里戏外了。高潮戏后,一个大俯瞰,空旷的大厅穹顶是那么契合的透出了一丝凄廖的境味。难道这不是《万尼亚舅舅》发生的地方吗?

      我想这就是马勒的意思。在纽约的42街口,在明知道不过是一次半业余的排练过程中,观众还是会被戏剧自身的美折服吸引,被那些台词巨大的力量打动,深深地浸淫在戏剧特质的美中。

      马勒的爱还体现在影片的结尾,索菲亚那一段长长地智慧语言之后,舞台光逐渐暗淡,戏剧结束了,一众演员重新回到了万尼亚的圆桌旁,相互亲热的低语着。字幕出现,伴随着一张张笑脸。

      实际上这就是马勒为《万尼亚舅舅》献上的结尾,难熬的痛苦过后,在一个“暧昧不清的魔幻空间”里,亲人们和解了,团聚了。或者说是42街上的演员们给了契诃夫所忧虑的现实一个梦幻的尾巴。

     《长夜漫漫路迢迢》的结尾,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变焦镜头不断地在两极间切换,给予了观众一个悲剧性的,又高度戏剧化的切口。反而让人抽身而出,冷眼审视。反之,《泛雅在42街口》却给了人一个温暖和自愿真实的空间,你分不清或不愿分清戏剧和电影的差别,一切都融入那个《万尼亚舅舅》的世界中,并深深沉醉。

     所以说,晚年的马勒是回归了呢?还是更加追求先锋?我想这不好说,我们只能知道他心中充满着的,是爱。
8 有用
1 没用
万尼亚在42街口 - 豆瓣

万尼亚在42街口

7.6

63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万尼亚在42街口的更多影评

推荐万尼亚在42街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