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中完全可以看出翌年形势的必然性

正在学习
2009-08-14 看过
      1988年我一岁,那个时侯中国大陆人们的生活状况我倒是略知一二,因为不仅来自于父母的讲解,更来自于长时间来对某近代史大事的兴趣的研究。

    截止1988年,改革开放已经近10年,人们开始享受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带来的种种好处和弊端:经济迅速发展、港台文化开始广泛传播;人们开始抛弃文革时期的社会主义高尚情操,逐渐“朝钱看”;年轻人开始怀疑共产主义,正式进入信仰的真空期;“官倒”“腐败”等现象严重,儿童节那天,老大哥颁布了《关于党和国家机关必须保持廉洁的通知》,表示真的该治理一下了;市场经济秩序混乱,各类投机倒把之事层出不穷,老大哥颁布了《关于清理整顿公司的决定》;“出国热”仍在继续,考托福开始变成一种潮流;那年的通货膨胀至今让很多人难忘,物价指数上涨达到34.8%……

    然而,对于青年人来说,更多的是迷茫。

    那一年,国内最有名的歌星是崔健,他的那首《一无所有》响彻全中国,所有几乎所有年轻人都能扯着嗓子后上几句。正如歌中所说:“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在庞大而陈旧的国家体制面前,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显得微不足道。人们都知道自己无力去改变任何现状,所能做的只是在彷徨和郁闷中混沌度日。

    电影中,那一年有三个青年趁着经商热创办了“3T”公司,基本上是经营各种业务。他们分别叫做于观、马青、杨重,这样的组合在王朔和石康的小说中经常可以见到,他们都是迷茫的一代,在崇高的理想和傻逼的现实碰撞粉碎之后,因为迷茫而聚在一起。

    印象最深刻的是马青接于观父亲电话的那一段:他几乎没有任何耐心和对方多纠缠一句话,用简单而又粗暴的一声“去你妈的”来结束通话。那种浮躁的愤怒,我现在看来居然感同身受。

    连三个人中相对稳重的领导于观到最后都坦陈:我他妈真想打人。大街上,他们肆意冲撞地些麻木不仁的行人,可那些人一如所有当年的中国人,只顾低头赶路,毫无反应。

    不知道这是不是时代的宿命,年轻人无处发泄怎么办?憋了一年之后,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读石康的《晃晃悠悠》,看娄烨的《颐和园》,这样的感觉也始终贯穿,打架、抽烟、喝酒,人们的苦闷只能如此发泄。对了,还有性。顽主三人说:朋友分为两种,可以性交的和不可以性交的。这在道德卫道士的眼中看来近乎淫乱,他们却看不出原因是什么。

    张国立、葛优、梁天那时都很年轻,也都赶在时代潮流的最前沿,时过境迁之后,三位艺术家不知在忙些什么。他们不知还记不记得当年的自己。

    最后想说的是:为什么时隔21年,这部电影彷佛在描述今日。
179 有用
6 没用
顽主 - 豆瓣

顽主

8.4

6856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9条

查看全部29条回复·打开App

顽主的更多影评

推荐顽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