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王尔德,剑桥莫里斯

玉面狐狸
2009-08-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王尔德之后,又见莫里斯。 传说中的精英阶级的确存在。贵族才俊,翩翩风流。读柏拉图会饮,弹奏柴可夫斯基。 一见钟情 一往情深 虽然并非一生不渝…… ---------------------------------------------------------- Hugh Grant天生一对桃花眼,在剑桥古旧的砖瓦墙前,他说,“你读了那些书吗?你应该明白——” Maurice问,“明白什么?” “明白我爱你!”那一刻,clive双眸殷殷,目若星朗。 -------------------------------------------------------------------------------------- 在郊外第一次缠绵,clive说,从此我将半梦半醒。自然,梦中是maurice。 “我喜欢你胜过生命中的任何一个男人。”Clive小心翼翼,他不再对maurice说“爱”。 ---------- 当从前的学长因为同性恋被捕入狱后,clive因为害怕牵连,拒绝为其担保,学长前途尽毁灭(依稀,又是一个王尔德)。 而clive也为此郁郁不欢,最后竟昏倒在了餐桌前,maurice心痛之下,当着他母亲的面,情不自禁的吻了clive. 有人说clive的悲恸,与其说是对学长的负罪感,毋宁说是决心与maurice分手的绝望。 -------------------------------------------------------------------------------------- 终于,clive结婚,俏皮的夫人给maurice电话,“哦,这已经是我们打的第八个电话了。” “第八个电话。”maurice低低的重复。那时的心情,我知道我知道。 华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他本来说不去的,到底还是去了,衣冠楚楚的站在新人的马车前,背景音乐大似神秘园。叫人心痛,英伦的贵族,英伦的内敛、温柔、压抑、和痛苦。 婚后某晚,clive说,“我从未忘记过去,只是不要再提。”他低头吻maurice的手,maurice低头回吻他的手。 ------------------------------------------------------------------------------------- Maurice最后自言爱上了clive的家仆桑德。 一个漂亮的男人,并且给了maurice夙愿的男人间的性。 “我们分享了一切,clive. 我们在你家做了,在镇上也做了,还有船房。” Clive震惊,只呆呆的低语,“你疯了吗,绅士的爱之维系于柏拉图。” ----------------------------------------------------------------------- 我无法说maurice是蓄意告诉clive他已经另有所爱,以报复他常年郁郁无望的爱。但没有人可以证明maurice不是为了这个理由,或许。下意识的。 Maurice最终和桑德有情人终成眷属,但,那是谁的浪漫主义,又可以持续多久?我不是鼓吹阶级不可调和论,但我相信maurice心中那块曾经的柏拉图圣地永远是clive的,智商和情趣不是光光用勇敢和无畏的牺牲就能弥补的。 二来,不厚道的说,桑德和Clive为爱的付出并不等价,用经济学的机会成本来讲,clive前程似锦,而桑德不过是“下人”。(对不起,原谅我,其实我爱桑德的容貌) ------------------------------------------------------------------------------- 说到这里想到另一部LES小说,sarah 的《affinity》,书香门第的小姐玛歌本与表妹相恋,后来表妹嫁人,她在监狱里认识了塞琳娜,惊为天人,倾心相爱。 但作者sarah还是不无刻薄的写出当玛歌对着塞琳娜出口成章的时候,塞琳娜纵然有着那样勾魂摄魄的眼睛,却是对出典意境木然不知,无以应对。想当时,玛歌的心中也不是滋味吧。 -------------------------------------------------------------------------------- 我不知道。 我本该赞扬,或者更爱maurice的。但完片后,倾心的,是clive,。 不仅仅因为Hugh Grant那双彼时尚未沾染风尘的桃花眼。 GAY中,王尔德只有一个。 而君只见王尔德在法庭上为了他那“不能言说的爱”慷慨陈词,却不见他在狱中日日以泪洗面,诅咒道格拉斯。 牺牲,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牺牲之后,也再不复当初情爱。 王尔德感叹,真正的爱情,何其脆弱。出狱后,才子老矣,锐气尽去。 -------------------------------------------------------------------------- 正真爱的—— 是那一年,静谧的内室,maurice用手抚摸clive的发,慢慢的将自己的头温柔的靠上去,clive不可置信的喜悦,回身,无言的拥住他。 那一夜,clive孤枕难眠,黎明时分,maurice罗密欧一般的从窗口爬进他的房间,只为一个回应的薄吻。 彼时,无非议,无丑闻,无审判,无自疑。 但那一刻,留不住的。 ------------------------------------------------------------------------------------ 《tipping the velvet》里舞台中央的nan最终将玫瑰抛向了F,但那一朵曾经唤醒她爱情的玫瑰,那个曾让她心碎的女人始终是K,不能和你最爱的在一起,就选择最爱你的。 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解释maurice。至多如此。 maurice,即使拥有桑德,也终究逃不过那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 Maurice不期夜访,告诉clive,他爱上了桑德。 Maurice离去之后,clive走进卧室,吻了吻妻子,镜中人是谁,不忍细看。 其实不应该责备clive,他始终不曾食言——“今生我将半梦半醒。” 剧终时分,他是忍受着怎样的煎熬,故作木讷的关掉一扇又一扇窗。谋划着,在世俗的婚房里昏昏睡去。 直到最后一扇,才发现自己流连如斯。窗前,依旧是那年的剑桥,某人黑帽黑衫,听不清的笑语,挥动的手臂,来吧,来吧……那只是情人的旖旎梦境。 Clive依窗,对着臆想中的Maurice喃喃低诉。 “你在和谁说话”妻子走过来伏在他的肩上 “没什么,在练习一篇演说。” 这个心思玲珑若此的男人! 半夜听OST, 不知为何,总是念及这个镜头,“老”泪不禁纵横——终将腐朽的青春

170 有用
16 没用
莫里斯 - 豆瓣

莫里斯

8.9

5711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莫里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里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