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 翠竹 碧波 放牛娃 悠扬笛声 洗涤心灵

[已注销]
2009-07-23 看过
水墨动画的佳作。幽静深远的背景,青山,翠竹,碧波;婉转悠扬的笛声,闭目遐想,心旷神怡。诸多尘世的杂念一扫而去,随着牧童进入梦乡,来到奇峦叠嶂、飞流直下的瀑布构成的世外仙境,与白鹭、黄雀、老鹰等一起,沉静下来,静听音乐,洗涤心灵。
音乐的美,画面的美,与美的创造者,皆在这幅清新淡雅的水墨山水中。
想到《放牛班的春天》,不知为何取此名字。牧童,不再是地主家的放牛娃,也不是所谓的劳动者,就是一个乡下的放牛娃。我曾经也是,只是不会吹笛。


  导演:特伟、钱家骏
  编剧:特伟
  摄影:段孝萱
  作曲:吴应炬
  演奏:陆春龄、上海电影乐团
  指挥:陈传熙
  绘景:方澎年、秦一真
  背景设计:方济众
  技术指导:钱家骏
动画设计:邬强、矫野松、林文肖、戴铁郎
类型:水墨动画片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63年出品
剧情简介:
一个牧童,善于吹奏短笛。一次早出放牧,歇在一棵大树上朦胧地进入梦乡。梦中他似乎醒了,却找不到自己的水牛。于是沿着山路寻入深谷旷野,一路上询问顽童、樵夫和渔翁,在他们指引下,他来到一个风景迷人的幽境。那里峰峦雄奇,飞瀑从悬崖上奔泻而下,直落在岩石上,铮铮作响,组成奇妙的乐声,激流奔向碧绿深潭,牧童看见自己的水牛正匍伏在潭边欣赏着美景。他要水牛跟他回去,水牛却留连忘返,甚至与小主人反目。牧童又气又急,忽然想起了短笛,就折竹制成笛子,吹奏他那动人的乐曲,水牛听到这熟悉的音乐,循声而去,慢慢依偎在牧童身边。牧童欣喜地拥抱着水牛。梦醒了,时已黄昏,他牵着牛,迎着夕阳归去。

  从一幅水秀山清的画面中缓缓地走出一条黑色的水牛,
  一个牧童横跨在牛背上,吹着短笛……
  水牛独自到草地吃草去了,牧童坐在树上,吹起心爱的短笛。
  他慢慢地在夏天的微风中沉入梦乡。
  他仿佛听到一声牛叫,起身一望,四周已成另一世界。
  层峦叠嶂,云烟弥漫,他隐约看到老牛竟在远处。
  突然,凌空传来一阵奇妙的乐音,牛入神地循着乐声走去。
  牧童寻牛来到陡峭的山上,见到水牛匍匐在石桥上,他想牵走牛,但牛不原离开,它已被这瀑布的音乐迷住了。
  牧童无可奈何地坐在石头上,一阵微风吹过,从竹林里飘来一曲笛声。
他跑到竹林里,砍倒一株紫竹,削成一支短笛,吹起一支迷人的歌曲。

初夏,长堤上的垂柳,轻蘸着小河的水面。蝉声阵阵。这时,悠扬的笛声由远而近。一个十岁模样的牧童,身穿白背心、短裤,赤脚,横跨在牛背上,吹着短笛。
  笛声婉转悦耳。牛的步子也合着节拍走得轻松欢快。笛声引来一双蝴蝶,象是给牛引路,牛左顾右盼,似乎已沉醉在眼前的一片生机中。
  柳堤后头,溪声淙淙。几条小鱼在水里穿梭游戏。牧童要过河,可是,牛太贪玩了,它趟着水,身子慢慢往下沉,水淹过牧童的小腿,水淹到牛的脖子,牛快活地喷着响鼻,吹起朵朵水花。牛玩的高兴,昂起头“哞----”的长叫一声。牧童挥手要牛上岸,牛不理会。牧童泼弄着水直泼牛头,牛索性眯起眼睛,惬意地领受这份享受。牧童犹豫了一下,明白了,他举起笛子一吹,牛立即随着笛声上岸了。
  岸边,牛在草地上吃草。牧童坐在高高的树丫杈上,玩弄着自己的短笛。这时,附近传来黄莺的美妙的歌声。当他发现黄莺停在竹枝上,正恰然自得地唱歌的时候,他是多么高兴啊。他先是用笛子模仿黄莺的歌声,接着笛韵抑扬,比黄莺的歌喉还要清脆动听。黄莺和笛子一吹一唱,互相应答,给大自然格外增添了欢乐气氛。牛从芦苇后面探出头来,竖起耳朵在听。突然,笛音一转,吹出又高又尖的花腔,象千百粒珍珠在那里滚动,黄莺给难住了,它怎么也唱不上去,只好羞惭地飞走了。
  牧童愉快地半躺在树丫杈上,仰望头上风吹的树叶颤动,笛子和黄莺的袅袅余音还在耳边缭绕,他的眼皮不由自主地慢慢合拢了,甜甜地睡着了,手上还紧紧握着他心爱的短笛。
  睡梦中,牧童仿佛听到牛在叫,他从树上望出去,原来的竹林、草坡都变得无影无踪,不知什么时候牛竟跑到远远的土岗上去了。苍翠的峰峦象一座大屏风似的矗立在土岗后面。峰峦下雾气蒸腾。
  似曾相识的一对彩蝶,逗引得牛兜兜转。牛扑向彩蝶,可是扑不到。突然,凌空传来了一阵奇妙的音乐,它象古琴演奏,又象流水的声音,或者说是古琴和流水的交响。它是太奇妙了,若远若近,或高或低,在山谷的四周振荡回旋。牛竖起耳朵听得出了神,它的脚步慢慢地向土岗背后走去,最后,在云烟迷茫中完全消失,乐声也跟着消失了。牧童大声唤牛,却没有反响,只有呼唤的回声从这山到那山逐渐逝去。
  牧童越山过岭寻找他的牛。山谷间,清溪萦回。渔翁撑着小竹筏过来。牧童向渔翁招手。渔翁让牧童坐上小竹筏寻牛。
  大树下,一群水牛在吃草。两个放牛娃正斗蟋蟀玩。牧童走来向他们问讯,他们摆手表示没有看到他的牛。
  一条羊肠小径,两个少女正挑柴下山。牧童赶来问他们,可曾见到走失的牛;她们遥指山顶点点头。
  牧童急忙向山顶奔去。
  山路越走越陡,牧童走得很吃力。他爬上一块突出的岩石,擦擦汗,环顾四周,只见重峦叠嶂涌现于烟云之中,阴晴变幻,景色瑰丽。牧童置身其间,真不知身在何处,人在何方!正惊疑间,忽然又传来奇妙的乐声,响亮非常。在这乐声中,只见飞流千尺从云雾中急泻而下,劈在岩石上,溅作明珠万千。激流又以万马奔腾之势,纵纵跳跳地奔向深潭。深潭的水分成几股,或从石凹处喷出轰隆隆的一股巨流,水气氤氲,岩边的小松和野草也给搅动的气流吹得簌簌作响;或从石缝里挂下一线细流,潺潺水声象轻拨琴弦,细语低吟......。原来,奇妙的音乐正是来自这里!这激起牧童一种莫可名状的情感,这情感是热爱美的心灵的觉醒,是大自然音乐与心灵音乐的共鸣与交流,是一个普通劳动者面对自然美、生活美所激发的对艺术美和一切创造性的美的憧憬。
  瀑布下面,水雾弥漫,时聚时散,隐隐之中,可以看到蜷伏在瀑布前面一座石桥上的牛的身影。石桥很象一架古琴,牛正趴在“古琴”上默默欣赏瀑布的雄姿。牧童一见水牛,快活地奔向石桥,直扑到牛的身上。牛一惊,跳起来,当它看清楚是牧童的时候,它扇起耳朵,摇着尾巴,来和牧童亲近。
  牧童抚摸着它,它也用舌头舔他。可是,当牧童攀着牛角要它走时,它却不肯离去。牧童推它,哄它,都没有用,牛的脚象吸在地上一样,动也不动。牧童生气了,他捡起一块石头,要狠狠地掷它,手刚刚抬起,象是有些舍不得,把石头转而掷向水里。
  离潭不远,在一个深密的竹林里,牧童坐在石头上,用拳头支着下巴在发愣。威风起处,竹子轻轻摇动。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竹林里隐约振荡着笛子的音波。牧童越听越奇,可是当他走近竹林仔细听,笛声却跟着风一起飘去了。牧童抓住一根竹子轻轻地摇,没有音响;牧童使劲地摇,还是枉然;但当牧童摇到一枝细长的紫竹的时候,却发出了正是他希望听到的笛子的音波。牧童拔出镰刀,“咔嚓”一声,竹子倒了下来,惊起了几只小鸟。
  牧童试吹新制的短笛,笛声嘹亮而清脆,他吹起一支牧笛调,那抒情的音调,优美的旋律,使牧童自己完全沉浸在奔放、欢乐的气氛之中。笛声飘过,小鸟停落在竹枝上;笛声穿越竹林,便好象有无数的竹笛在低低地伴和;笛声飞出竹林,伏在岩石上的牛霍地站了起来,它扇动耳朵,转动身子,寻找笛声的来处。这牛,也显得异常活跃起来!那奔腾直泻的瀑布也变了,仿佛笛声在瀑布身上注入了一种新的美丽,再不是那么狂怒、咆哮了。笛声划破长空,飞过群峰之巅。雄鹰停在山巅,静静地听着;笛声从峰顶飘拂而下,山石上树梢上聚着各种各样的鸟儿,都在静静地听着。笛声送着曲折蜿蜒的溪水奔流,奔流啊,又和笛声一起落进了竹林。
  牧童吹得那么聚精会神,他整个身心都陶醉了,他象是第一次明确意识到音乐的魅力,他充分领会了艺术美和一切创造性的美的巨大力量。
  牛循着笛声走来,但牧童一点也没有觉察到。一曲刚完,牧童转身看见牛,喜得飞步奔去,牛也摇摇摆摆地迎将过来,牧童抱住牛的脖子,热情地亲它,象是老朋友久别重逢。
  牧童从梦里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抱着的并不是牛,而是大树干。他惊愕地向四周张望,寻找他的牛,忽然想起了笛子,举笛一吹,牛应声走来。牧童攀着牛角稳稳地跨上了牛背。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牧童骑在牛背上缓缓归去,倒影在水里移动,渐渐地隐没在炊烟和暮霭之中。

  本片于1979年获丹麦第三届欧登塞国际童话电影节金质奖。
无论从历史的角度看,或是从现实的层面来看,中国的水墨动画无疑是一朵震惊世界影坛的奇葩。她是中国艺术家在“西洋卡通”的领域里追求自己民族化道路上勇敢攀登的一个高峰。任何成功的、聪明的艺术家都会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扬长避短,在限制中求得自由。从过去拍摄成的四部影片来看,中国的动画片艺术家们首先在取材上选择了最能发挥水墨画特色的题材,国画大师齐白石笔下的鱼虾、小鸡、青蛙…….李可染的牧牛、程十发的人物和小鹿……,影片所描绘的对象都是充满了田园诗情的内容,这是中国辽阔的山河抚育了一代代伟大的艺术家,是长在艺术家骨子里的艺术精髓。这三部影片各有特色:《小》片清新优美,玲珑透剔;《牧》片诙宏雄伟、隽永浑厚;《鹿》片亲切质朴,明丽清秀,这三部片在国际上多次获奖,其中《牧》片在丹麦国际电影节上获金质奖。
10 有用
1 没用
牧笛 - 豆瓣

牧笛

9.0

692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牧笛的更多影评

推荐牧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