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僮锦 一幅僮锦 8.1分

勇敢者的舞台漫步与劳动人民的幸福生活

[已注销]
2009-07-20 看过
《一幅僮锦》,又名《一副壮锦》。看到中间时,觉得这故事似曾相识,看完后才记起原来这是小学语文教材中的一篇课文。
劳动人民的辛苦劳作,换回丰硕的劳动果实;还要被神仙借去,非要历尽艰难险阻才能要回,似乎有些不公道,但是这个世间公道的事情有多少呢;要有勇敢者前往,才能索回财宝,并携的美人归;然后就是一家幸福的生活,不劳而获者无颜(也无言)见爹娘。
老三勒若历险记,看似勇敢者的舞台漫步,实际上还是借力于神仙帮助,老婆婆的指路与大斑虎的带路,还有仙女的红霞帔。这种叙述模式,在《西游记》、《封神榜》等神魔题材的故事中比比皆是。或者解释为,有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吧。当然,英雄出世,自然会有美女倾心相伴而归,也是传统叙事模式之一。
典雅的画面,曲折的情节,煽情的音乐。若从历险的角度讲,本有创作一部跌宕起伏、悬念丛生、扣人心弦、动人心魄的商业片的可能,只是囿于时代语境,无法迈出这一步。所以,其中老三历险一节,虽然曲折,但浅尝辄止,寥寥几笔,敷衍了事。不知《美女与野兽》、《冰河世纪》是否有借鉴与此片。


编剧:王树忱、包蕾
导演:王树忱、钱远达
动画设计:范本新、徐廷国、刘巨德、王佳世
背景设计:吴怀峰、方澎年
绘景:李一真、李翔
摄影:段孝萱
录音:侯中康
剪辑:李开基
指挥:王永吉
演奏:上海电影演奏乐团
制作:金国平
语言:汉语
时长:49分钟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
上映日期: 1959
本片于1960年获第十二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荣誉奖


一副壮锦

古时候,大山脚下有一块平地。平地上有几间茅屋。茅屋里住有一个妲布①,她的丈夫死去了,剩下三个孩子。大孩子叫勒墨,二的叫勒堆厄,最小的叫勒惹。
  妲布织得一手好壮锦。锦上织起的花草鸟兽,活鲜鲜的。人家都买她的壮锦来做背带心,被窝面,床毡子。一家四口,就靠妲布的一双手来过日子。
  有一天,妲布拿起几幅壮锦到圩(xū)②上去卖。看见店铺里有一张五彩的画,画得很好。画上有高大的房屋,好看的花园,大片的田地;又有果园、菜园和鱼塘;又有成群的牛羊鸡鸭。她看了又看,心头乐滋滋的。本来卖锦得的钱,打算全都买米的,但因为爱这张画,就少买一点米,把画买了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妲布几次坐在路边打开画来看。她自言自语地说:“我能生活在这么一个村庄里就好了。”
  回到家,她把图画打开给儿子们看,儿子们也看得笑嘻嘻的。
  妲布对大仔说:“勒墨,我们最好住在这么一个村庄里啊!”
  勒墨撇撇嘴说:“阿咪③,做梦吧!”
  妲布对二仔说:“勒堆厄,我们住在这么一个村庄里才好啊!”
  勒堆厄也撇撇嘴说:“阿咪,第二世吧!”
  妲布皱着眉头对小仔说:“勒惹,不能住在这样一个村庄里我会闷死的。”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
  勒惹想了一想,安慰妈说:“阿咪,你的锦织得很好,锦上的东西活鲜鲜的。你最好把这张图画织在锦上,你看着看着,就和住在美丽的村庄里一样了。”
  坦布想了一会,啧啧嘴说:“你说的话很对,我就这样做吧!不然我会闷死的。”
  妲布买起五彩丝线,摆正布机,依照图画织起来。
  织了一天又一天,织了一月又一月。
  勒墨和勒堆厄很不满意妈这样做。他们常拉开妈的手说:“阿咪,你尽织不卖,专靠我们砍柴换米吃,我们太辛苦了!”
  勒惹对大哥、二哥说:“让阿咪织吧,妈不织会闷死的。你们嫌砍柴辛苦,由我一个人去砍好了。”
  于是一家人的生活,就由勒惹不分日夜地上山砍柴来维持。
  妲布也不分日夜地织锦。晚上用油松燃烧起来照亮。油松的烟很大,把妲布的眼睛也熏坏了,红巴渣的。可是,妲布还是不肯歇手。一年以后,妲布的眼泪滴在锦上,她就在眼泪上织起了清清的小河,织起了圆圆的鱼塘。两年以后,妲布的眼血滴在锦上,她就在眼血上织起了红红的太阳,织起了鲜艳的花朵。
  织呀织的,一连织了三年,这幅大壮锦才织成功。
  这幅壮锦真美丽呀!
  几间高大的房子,蓝的瓦,青的墙,红的柱子,黄的大门。门前是一座大花园,开着鲜艳的花朵。花园里有鱼塘,金鱼在塘里摆尾巴。房子左边是一座果园,果树结满红红的果子。果树上有各种各样的飞鸟。房子右边是一座菜园,园里满是青青的菜,黄黄的瓜。房子后面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有牛羊棚,鸡鸭笼。牛羊在草地吃草,鸡鸭在草地上啄虫。离房子不远的山脚下,有一大片田地,田地里满是金黄的玉米和稻谷、清清的河水在村前流过,红红的太阳从天空照下来。
  “啧,啧,这幅壮锦真美丽啊!”三个孩子赞叹着。
  妲布伸一伸腰,擦着红巴渣的眼睛,咧开嘴巴笑了,笑得好痛快。
  忽然,一阵大风从西方刮过来,“劈卜”一声,把这幅壮锦卷出大门,卷上天空,一直朝东方飞去了。
  妲布赶忙追了出去,摇摆着双手,仰着头大喊大叫。啊呀!转个眼壮锦不见了。
  坦布昏倒在大门外。
  三兄弟把妈扶回来,睡在床上。灌了一碗姜汤,妈慢慢醒过来。她对长仔说:“勒墨,你去东方寻回壮锦来,它是阿咪的命根啊!”
  勒墨点点头,穿起草鞋,向东方走去,走了一个月,到了大山隘(ài)口。
  大山隘口有一间石头砌的屋子,屋子右边有一匹大石马。石马张开嘴巴,想吃身边一蔸(dōu)④红红的杨梅果。屋门口坐着一个白发老奶奶。她看见勒墨走过就向他:“孩子,你去哪里呀?”
  勒墨说:“我去寻一幅壮锦,是我妈织了三年的东西,被大风刮往东方去了。”
  老奶奶说:“壮锦是东方太阳山的一群仙女要去了。她们见你妈的壮锦织得好,要拿去做样子。到她们那里可不容易哩!先要把你的牙齿敲落两颗,放进我这大石马的嘴巴里。大石马有了牙齿,才会活动,才会吃身边的杨梅果。它吃了十颗杨梅果,你跨到它的背上,它就驮你去太阳山。在路途中要经过熊熊大火的发火山,石马钻过火里,你得咬紧牙根忍耐,不能喊痛;只要喊一声,你就会烧为火炭。越过了发火山,就到汪洋大海。海里风浪很大,会夹着冰块向你身上冲过去。你得咬紧牙根忍耐,不能打冷战;只要打一个冷战,浪头就把你埋下海底。渡过汪洋大海,就可以到达太阳山,问仙女要回你妈的壮锦了。”
  勒墨摸摸自己的牙齿,想想大火烧身,想想海浪冲激,他脸刷地青起来。
  老奶奶望望他的脸,笑笑地说:“孩子,你经受不起苦难的,不要去吧!我送你一盒金子,你回家好好过生活吧!”
  老奶奶在石屋里拿出一小铁盒金子交给勒墨。勒墨接过小铁盒回身走了。
  勒墨一路走回家,一路想:“有这一小盒金子,我的生活好过了。可不能拿回家呀,四个人享用哪有一个人享用那么舒服呢?”想着想着,他就决定不回家,转身向一个大城市走去了。
  妲布病得瘦瘦的,躺在床上等了两个月,不见勒墨转回家。她对第二个儿子说,“勒堆厄,你去东方寻回壮锦吧。那幅壮锦是阿咪的命根啊!”
  勒堆厄点点头,穿起草鞋,向东方走去。走了一个月,到了大山隘口,又遇着老奶奶坐在石屋门口。老奶奶又照样对他说了一番话。勒堆厄摸摸牙齿,想想大火烧身,想想海浪冲激,他脸孔刷地青了。
  老奶奶交给他一小铁盒的金子。他拿着小铁盒,也和大哥的想法一样,不肯回家,向着大城市走去了。
  妲布病在床上,又等了两个月,身体瘦得象一根干柴棒。她天天望着门外哭。原来是红巴渣的眼睛,哭呀哭的,就哭瞎了,看不见东西了。
  有一天,勒惹对妈说:“阿咪啊!大哥二哥不见回来,大约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去吧,我一定要把壮锦寻回来。”
  妲布想了一想,说:“勒惹你去吧!一路上留心自己的身体啊!附近的邻居会照顾我的。”
  勒惹穿起草鞋,挺起胸脯,大踏步向东方走去。只消半个月就到了大山隘口。在这里又遇见老奶奶坐在石屋门前。
  老奶奶照样对他说了一番话,接着说:“孩子,你大哥、二哥都拿一小盒金子回去了。你也拿一盒回去吧!”
  勒惹拍着胸脯说:“不,我要去拿回壮锦!”随即拾起一块石头,敲下自己两颗牙齿,把牙齿放在大石马嘴里。大石马活动起来,伸嘴就吃杨梅果。勒惹看它吃了十颗,立刻跳上马背,抓住马鬃毛,两腿一夹,石马仰起头长嘶一声,“必里卜碌”地向东方跑去。
  跑了三天三夜,到了发火山。红红的火焰向人马扑过来,火烫着皮肤,嗞嗞地响。勒惹伏在马背,咬紧牙根忍受。约摸半天才越过发火山,跳进汪洋大海里。海浪夹着大冰块冲激过来,打得又冷又痛。勒惹伏在马背上咬紧牙根忍受着。半天工夫,跑到了对岸。那里就是太阳山了。太阳暖暖烘烘地照在勒惹的身上,好舒服啊!
  太阳山顶上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房子,里面飘出女子的歌唱声和欢笑声。
  勒惹把两腿一夹,石马四脚腾空跃起,转眼到了大房子的门口。勒惹跳下马来,走进大门,看见一大群美丽的仙女围在厅堂里织锦。阿咪的壮锦摆在中间,大家依照它来学织。
  她们一见勒惹闯进来,吃了一惊。勒惹把来意说明了。一个仙女说:“好,我们今晚上就可以织完了,明天早上还给你。请你在这等一晚吧。”
  勒惹答应了。仙女拿了许多仙果给他吃。仙果味道真好啊!
  勒惹身体很疲倦,靠在椅子上呼呼睡着了。
  夜里,仙女们在厅堂上挂起一颗夜光珠,把厅堂照得明亮亮的。她们就连夜织锦。
  有一个穿红衣的仙女,手脚最伶俐,她一个人首先织完。她把自己织的和妲布织的一比,觉得妲布织的好得多:太阳红耀耀的,鱼塘清溜溜的,花朵嫩鲜鲜的,牛羊活灵灵的。
  红衣仙女自言自语地说:“我若是能够在这幅壮锦上生活就好了。”她看见别人还没有织完,便顺手拿起丝线,在妲布的壮锦上绣上自己的像:站在鱼塘边,看着鲜红的花朵。
  勒惹一觉醒来,已经深夜,仙女们都回房睡觉了。在明亮的珠光下,他看见阿咪的壮锦还摆在桌子上,他想:
  “明天她们若是不把壮锦给我,怎么办呢?阿咪病在床上很久了,不能再拖延了啊!我还是拿起壮锦连夜走吧。”
  勒惹站起来,拿起阿咪的壮锦,折叠起来,藏在里衣袋里。他走出大门,跨上马背,两腿一夹,石马趁着月光,“必里卜碌”地跑了。
  勒惹咬紧牙根,伏在马背上,渡过了汪洋大海,翻过了发火高山,很快又回到大山隘口。
  老奶奶站在石屋前笑哈哈地说:“孩子,下马吧!”
  勒惹跳下马来。老奶奶在马嘴里扯出牙齿,安进勒惹的嘴里。石马又站在杨梅树边不动了。
  老奶奶在石屋里拿出一双鹿皮鞋,交给勒惹说:“孩子,穿起鹿皮鞋快回去吧,阿咪快要死了!”
  勒惹穿起鹿皮鞋,两脚一蹬,一转眼就到了家。他看见阿咪睡在床上,瘦得象一根干柴,有气无力地哼着,真的快要死了。
  勒惹走到床前,喊一声“阿咪”,就从胸口拿出壮锦,在阿咪面前一展。那耀眼的光彩,立刻把阿咪的眼睛照亮了。她一骨碌爬起床来,笑咪咪地看着她亲手织了三年的壮锦。她说:“孩子,茅屋里墨黑墨黑,我们拿到大门外太阳光下看吧。”
  娘儿俩走到门外,把壮锦展铺在地上。一阵香风吹来,壮锦慢慢地伸宽,伸宽,把几里宽的平地都铺满了。
  妲布原来住的茅屋不见了。只见几间金碧辉煌的大房子,周围是花园、果园、菜园、田地、牛羊,象锦上织的一模一样。妲布和勒惹就站在大房子门前。
  忽然,妲布看见花园里鱼塘边有个红衣姑娘在那里看花。妲布急忙走过去问。姑娘说,她是仙女,因为像绣在壮锦上面,就被带来了。
  妲布把仙女邀进屋里,共同住下。
  勒惹和这个美丽的姑娘结了婚,过着幸福的生活。
  妲布又邀附近的穷人也来这个村庄住。因为她在病中,得到他们的照顾。
  有一天,村旁来了两个叫化子。他们就是勒墨和勒堆厄。他们得了老奶奶的金子跑到城里去大吃大喝。不久,金子用完了,只得做叫化子,讨乞过活。
他们来到这个美丽的村庄,看见阿咪和勒惹夫妻在花园里快快乐乐地唱歌。他们想起过去的事情,没脸进去,拖起讨乞杖跑了。

壮族古代叫俚族、僚族、俍族和土族,从宋代起,才改称为僮,现在又改称为壮。壮族有很古老的历史,世世代代居住在我国西南部的广西、云南、贵州和湖南部分地区。壮锦又称“僮锦”、“绒花被”,较厚实。《广西通志》载:“壮锦各州县出,壮人爱彩,凡衣裙巾被之属莫不取五色绒,杂以织布为花鸟状,远观颇工巧炫丽,近视而粗,壮人贵之。”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幅僮锦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幅僮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