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
2009-07-05 看过
我一直很在乎的一个命题是,人类价值观和审美越来越趋于相同的时候,爱情的可能性。基因的不同已经被整形或者各种各样的手术所代替,我们的价值观也越来越同化。如果我们拥有一样的面容,我该怎么寻找你?野岛给出的答案是,你根本不用寻找,在你身边的就是我。这个答案当然很扯很回避。问题是,答案究竟是什么?

一个情节:脸上烧伤的美女在逃脱了老头的意图强奸之后,老头说的话,“笨蛋,我只是想显示美好的东西。”
真正的美好是眼睛看不见的东西。眼睛的作用是什么?
看完这个片去看了《盲兽》,我想总是在依赖。眼睛或者触觉。

男主角损伤的绷带脸让妻子逃避,妻子甚至不愿和他在黑暗中做爱,他非常敏感,女秘书的“识别”被理解为歧视。他想做试验,改变自己的脸,用来报复,用来让妻子妒忌。

小时候看鬼丈夫,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居然可以大团圆结局,鬼丈夫跟老婆孩子出来遛街在爱的鼓舞下无视路人的指点。

门当户对的问题。一个自尊的人受了残疾,还会留在爱的人身边么,心里滋生出的一定是嫉妒和不平。就算被“不介意”的表白暂时感动了,但久而久之,对方的健康一定会提醒着他自己的残疾,这种不平衡是爱情抵不过的。
第三个问题,人可能爱对方比爱自己多么?如果不可能,那一定会不平。那么爱是基于什么的?

源氏物语里认为隐藏女性的面容是高尚的。
男人认为,化妆也是一种隐藏。这就是审美观趋同的影响,陷入集体无意识的同化。
医生说换了脸,男主角就是没有登记的人,心理上透明的人。
医生们,生物学家们孜孜不倦的进行生物科学探索其实是不是对人性的极其感兴趣,不断地实验着人性的底线,做着各种各样的心理实验。

面具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了,男主角换脸以后开始注视女性的腿,从外观向内开始自我接受,衍生出利用这张脸的冲动。
换脸之后的男主角开始想摆脱医生,就像共犯者想除掉对方一样,有时候被知晓的恐惧和不安,甚至超过了利益独享的快感。

医生说面具会彻底毁坏人的道德,面具正在控制着男主角。
控制,好尖锐的用词。我们总是被自己的外貌控制么?
身份的问题。外貌,名誉等等赋予了我们什么,去施舍的权力,去爱慕的勇气,去妒忌的借口?什么都没有,人能不能做到新鲜而不受控制?

只有弱智的管理员女儿察觉换了脸的男主角是带着绷带的他。不是察觉,是本能,是根本没有怀疑的认定。对于“正常”人,蒙蔽双眼的是脸,还是我们的眼?
医生说弱智者有的是动物的嗅觉,讽刺,正常的侦探却不能发现。

人不能逃出视觉的诱惑么?
如果残疾,要怎么选择?瞎子,聋子,哑巴,你怎么选?
有没有可能,我们在一瞬间,说,我想改变,然后就改变,不带有任何过去的记忆。这样,就不会因为同情以前的自己,而迟迟不做改变。老是觉得说“这不像我”“做适合自己的事情”难道没有欺骗性么,不知不觉中就可怜了自己,陷于自怜中而没有改变。

听过一些故事,变得“优秀”回到爱人身边最后发现对方更加喜欢“丑陋不优秀”的原来的自己,电影《时间》说的也是这件事,我觉得,这可能与“爱”无关,相关的是人的喜欢被依赖的特性。觉得被需要,不知不觉的同情,是自以为价值实现的一个难以分辨真伪的幻想。

“哥哥,你愿意吻我么”
“哥哥,明天一定会有一场战争”
脸上烧伤的美女和哥哥做了爱。

换了脸的男主角和老婆上了床。
忿忿的把脸扯下来,老婆却说自己已经识别出他就是他。
“在爱上,我们都试着接下对方的面具。
所以,我想我们该试着戴上面具。”
老婆说,女人不掩饰的是化妆的事实。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面具,不能被接受么?

脸上烧伤的美女扎起了头发,缓缓走向海滩。哥哥痛苦地尖叫。
配乐的鼓声很闷,故事达到了高潮。
男主角发出了这样的自白“我谁也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
脸带来的身份,他开始不认同自我。
他尾随企图强奸路人,被警察逮捕,警察发现就医卡,向医生求证。
男主角和医生的最后对话,迎面走来成群结队无脸的路人。
医生说:“把我的面具还给我。你不明白,你不是唯一孤独的人,自由常常是孤独的事。一些面具摘下了,一些没有。你是自由的,自由自在吧”
男主角:“谢谢,我会的。”
握手,杀害,抚摸自己的却陌生的脸。
终。

对于身份的认同与不被其利用,是很好的课题。
看了一下评论,着力于“我是谁”的讨论。
由于未知,无解或者缺少探索精神,此类题材总是挖掘问题却不能解决问题。
另外,原著作家安部公房是日本存在主义文学大师,这也是个很好的角度。
有待进一步分析。
80 有用
17 没用
他人之颜 - 豆瓣

他人之颜

8.4

468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他人之颜的更多影评

推荐他人之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