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里斯与龟》

陈可抒
2009-07-01 看过
《阿基里斯与龟》/coolchanger

    按照无限分割法,阿基里斯无论怎样也无法追上一只乌龟。芝诺提出这个问题,说明了精神上的思考是一件很好玩、很能够区别于现实世界的事情。

    注意,问题不是在于你能否一针见血的指出其所谓不合逻辑、偷换概念之处,其精要在于思维的快乐。所以,不是说他走入了思维的怪圈,不要认为芝诺忽略了“时间分割”和“永远”这两个概念的不同。非要这么想的人,请不要认为芝诺可能因为想不透这个问题而痛苦万分,请不要相信芝诺和您一样蠢。

    如此,这部电影讲述的也仅仅是一个追求艺术(或者所谓艺术)的故事,其精要在于思维的快乐。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有追求,有自己做事情的一套。父亲信奉钞票至上主义,于是辉煌的时候就通宵寻欢作乐,一旦破了产,就把脖子套在高高的绳子上,耐心的叼着告别的舌头。弟弟呢,只相信生存,最低度的生活,于是他抱怨着接受了真知寿,又因无法忍受那实在糟蹋粮食的艺术气质,而狠心送他到孤儿院。低能儿,相信自己的智慧,于是无拘无束,认知世界,自在生活,也快活无边的一头撞死在电车上。就是这样,和生活有关或者无关,和艺术有关或者无关,也都是这样。

    麻辣烫老人相信经验,相信生存的智慧,艺术是什么?见鬼去。于是他经营小铺维持生计,顺便怜悯这群不知阿堵物为何物的艺术青年,平静的语气加上偌大的年纪仿佛给人智者的感觉,那一瞬间,想必他也很得意很被自己所折服吧?灵魂画家,相信灵魂,可能也是因为相信自己的体重,于是,在主角刚刚离去的身后,以一种谁也猜不出的姿态,从天桥轻飘飘的落到地面上,一命呜呼。画家路人甲,毫无疑问,相信伙伴,相信伙伴们理解前卫艺术的深刻,他愿意顶着颜料,开车撞墙,并且还天真而顺从的认为自己将会不死。他们都很奇特,他们都深不可测,他们都令人信服,他们又都如此平常。你见过大海,就是这样,你想象过大海,顶多是这样。不过就是痛痛快快地相信自己的信念,为什么不呢?不是反抗不是证明不是宣告不是走投无路,这仅仅是追求理想的一种方式,突然的自我。对,突然,但是自我。让那些仅仅相信肉体的活着、珍惜生存重于一切的人们你们统统见鬼去吧。你们根本没有高明多少。

    不仅如此,我们还能看到一个更加执泥,更加贯穿始终的身影。真知寿,作为一个主角,他相信的不是艺术,仅仅是别人的肯定。从小作为一个天才,承受那些数不胜数的赞誉和溺爱,但是突然一变,一下子开始经历窘迫和人世间最底层的忽略,他最缺乏的当然就是这个。搞不清楚这个世界,最好有个绝对权威,以至于他宁可相信所谓上帝的声音,那个代表主流艺术界的画商,也不是被别人买去并挂在餐厅里的作品,也不是一直相信自己理解自己、言听计从的、默默使一切都与之合拍的可堪敬佩的妻子。

    所以这不是一部艺术电影,更不是所谓励志、讽刺、商业、亲情、暗喻……,仅仅是一个故事,顶多算是个故事电影。就是这样。如果非要进行什么主题挖掘,非要进行什么比较,敬请自便。只是我要提醒一下,所有那些愿意把生命、时间、生存、奋斗……这些词语整天挂在嘴边的人,在你们眼里,真知寿以偏执的形态,向着那个不靠谱的画商随口定义的艺术,追求了整整一生,最后混身裹着纱布,五分之四成为焦炭……然而,最后到了谁都会有的那么一天,你们平静的躺在病床之上,感受自己生命律动的一点一点消失,那种一无所获的迷惑感,是否真的会彼此不同?

    无论相信什么,都请继续相信。认同的差异,没有高下之分,不过是个人爱好问题。自我吧,沉溺吧,执著吧,享受快乐吧。少年寡弱,中年驽钝,老年面瘫,不管怎样,几十年如一日,沉迷于一个浑大的体系中行渐深远,任意施为,进退无常,悲喜有时,不能自拔,这是一种怎样巨大的快感?

    评论到此为止。请享受故事,单纯而有趣的故事。其精要在于思维的快乐。
21 有用
3 没用
阿基里斯与龟 - 豆瓣

阿基里斯与龟

8.3

1707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阿基里斯与龟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基里斯与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