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河上的风

[已注销]
2009-06-29 看过
大概是10年前,我第一次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到关于此剧的介绍文章。印象里是四个纽约老姑娘的吃喝玩乐肥皂剧。那时候我可是个非艺术电影不看,非自己看不懂的书不看,非自己不喜欢的音乐不听的准文艺青年--只要有人说它是艺术的,小众的一概照单全收,比如阿伦雷乃的《穆里埃》,比如乔伊斯的〈尤里西斯〉,比如九寸钉的曲子。
事实上,电影没看懂,书没看完,曲子听了一个就扔进垃圾箱,我害怕那声音,很有可能让的失眠症加剧。

好象是在一本心理学的书上看到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一向严格自律,虔诚正派的牧师,一天从梦中醒来,忽然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个恶棍,于是就舍弃了过去的一切,过上了放荡形骸的生活。

原来,我也不是什么清高的艺术爱好者 ,不过自以为是的是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而已。
我真的喜欢看耶利内克和帕穆克的书吗,说真的,我既不喜欢也看不懂。只是因为南方周末说他们好,只是因为大家都看不懂但是却获了奖。
就象有人说三宅一生和维斯特伍德的时装是艺术,那不是大部分人用来穿的,是用来做装饰的,就象一盘菜里精致的萝卜雕花,谁去吃呢?除非他是个热爱萝卜做的花朵胜过萝卜本身的人。
所以,当我花了20块钱从破旧的音像店







...
显示全文
大概是10年前,我第一次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到关于此剧的介绍文章。印象里是四个纽约老姑娘的吃喝玩乐肥皂剧。那时候我可是个非艺术电影不看,非自己看不懂的书不看,非自己不喜欢的音乐不听的准文艺青年--只要有人说它是艺术的,小众的一概照单全收,比如阿伦雷乃的《穆里埃》,比如乔伊斯的〈尤里西斯〉,比如九寸钉的曲子。
事实上,电影没看懂,书没看完,曲子听了一个就扔进垃圾箱,我害怕那声音,很有可能让的失眠症加剧。

好象是在一本心理学的书上看到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一向严格自律,虔诚正派的牧师,一天从梦中醒来,忽然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个恶棍,于是就舍弃了过去的一切,过上了放荡形骸的生活。

原来,我也不是什么清高的艺术爱好者 ,不过自以为是的是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而已。
我真的喜欢看耶利内克和帕穆克的书吗,说真的,我既不喜欢也看不懂。只是因为南方周末说他们好,只是因为大家都看不懂但是却获了奖。
就象有人说三宅一生和维斯特伍德的时装是艺术,那不是大部分人用来穿的,是用来做装饰的,就象一盘菜里精致的萝卜雕花,谁去吃呢?除非他是个热爱萝卜做的花朵胜过萝卜本身的人。
所以,当我花了20块钱从破旧的音像店卖了一套〈欲望都市〉的DVD,花了5天全部看完之后,我终于承认,我喜欢它,就象我终于承认我喜欢吃8块钱的朝鲜冷面胜过鲍鱼,我只不过是个可笑的普通人,而不是我希望成为的时尚杂志里的名媛淑女。尽管我总是把她们的生活作为我理想的模版。

就在5年前的样子,我又十分的痛恨〈欲望都市〉,因为那时候的〈ELLE〉的主编很是喜欢SJP,总是把她作为杂志的主题人物,出于对内地时尚杂志日益加剧的不满,我就越发的痛恨她狂热的吹捧的这部电视剧。我认定这电视一定是充斥了庸俗的打情骂俏和荒唐情节的好莱坞产品,除了鞋子就 是男人,除了衣服就是床戏。
还有一个私人的原因,那就是有关我的一个女同学,我曾经的女朋友。
SJP很象她,或者反过来。
她是我11岁就认识的女朋友,那时候我刚从外地转学来到一个新学校,正在我不知道课间操应该站在哪里的时候,她大声的叫我排在她的前面。
她的摸样很有意思。
长长的脸,细小的眼睛,高得似乎不成比例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细白的皮肤,娇小的身材,一头粗硬的黑发。
从那一刻起,我们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一起回家,一起玩,一起上厕所,期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争吵嘴,分分合合,有欢笑也有眼泪,后来我们两人中间也加入过几个女生,但是还是我们两个最要好。
她是个情种,喜欢的男生无数,有身材矮小的小坯子,有戴眼睛的好学生,有同班的,有外班的,她很容易坠入相思。她人长的不漂亮,但是却有一个当裁缝的妈妈,总是给她做合身衣服,她也很臭美,为了一件新衣服可以兴奋的一夜睡不着。我那时侯可是有名的怪女孩,总是穿着破旧的工厂制服头发蓬乱只喜欢泡书店和电影院,有一年冬天,我的头发里甚至长了虱子。
就象通常的情形那样,一个漂亮女孩子总是喜欢一个丑女孩作她的跟班,一是出于正义感,二是出于虚荣心。
她的痴情是蜚声校园内外的,受伤的总是她,被学校教导处点名批评的也是她,因为她总在谈恋爱,总是穿最引人注目的衣服,梳最时髦的发型。
我们的友谊持续了将近12年,直到都工作了。
我开始觉得她有些自私。因为她只要被男朋友甩了就来找我哭诉,只要认识了新男友又不理睬我了。
当我在她有了孩子去她家里,她甚至连一杯水都不再给我倒的时候,我失望的把一个塑料海豚玩具留在桌上,再也没有去过她家。
她变的很爱说自己娘家的坏话,充满了市侩气,一门心思只想着讨好她那无能但是懒惰的老公和因为生了女孩对她很不好的公婆。
我不知道她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很失望。

忽然有一天,她出现在我的门口,一进门就失声痛哭。
我知道自己又要扮演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了,但是我已经厌烦了她那罗嗦的罗曼史,显得有点不耐烦,并且叫她回家去,不能留她在家过夜。
她走了,再也不曾与我联系。
我知道她恨我,但是我只能这么做,因为她根本不想离开也离不开她的丈夫。
去年,我偶然在小城的大街上遇到了她,她骑着一辆自行车,后面坐着一个肥胖的10岁左右的女孩。
我们只是相互冷漠的一瞥,就象寻常的陌生人。

我知道,她是不会看〈欲望都市〉的,因为她已经彻底的成为了一个中国小城市的家庭妇女,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长的是多么象那个红透世界的美国女人,她只会在家具行里独自用自己瘦弱的胳膊抬桌子,搬椅子,而那个肥胖的丈夫只有在午饭的时候才迈着老板的步子走进来。
因为她长的很象凯丽,至少我这样认为,所以我更不愿意看这部电视剧。

回头说这部剧。
我觉得它对于我的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傲慢与偏见〉。
当我在平静的心态下看那些露骨的床戏的时候,也不再觉得难堪。只是有时侯觉得好笑。这些可笑的各种各样的男女性交的场景,丝毫没有引起我的欲望,反而让我对于性有了比较理性和深刻的思考。在以往我的意识中,男女性关系是一个让人很难启齿的话题,至少我从未从我成长的家庭中得到关于这方面的告戒,我的父母和女性亲戚,女朋友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谈论过这样的话题,甚至在我结婚的时候,我也只是从一本女朋友送的婚前知识手册里得到了一点令我极其震惊与恐怖的知识。由于我个人是个很封闭的人,又成长在一个非常保守的家庭,我到25岁的时候才彻底的从一本妇科学书里知道小孩子是如何出生的。当时我的感觉是如遭雷劈。
原来人是这样,从那里,以那样的方式出生的。这对于我这个自命的浪漫主义者是致命的打击。
也许对于今天的女孩子们来说,性早已经不是什么可怕和羞耻的话题,也许她们认为我说的是假话,哪里有这么可笑的人呢,以为男女在一起接吻就会怀孕,可是我22岁的时候就是这样惊恐万状的盼望小妹妹的来临的。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其实在我这样很有点杜丽娘式幻想的人来说,这一点都不可笑。
一个封闭状态长大的,没有接触过男人的,只是靠着读济茨的诗歌和灰姑娘童话度过青春期女人来说,有一种倾向,就是把任何一个第一个走进她生活的男人当作王子,即使他是头猪。
因为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很多古代庭院深深的女人都是一见钟情,因为她没有选择。
在我们传统的婚姻观念中,婚姻是传宗接代的借口,其实意思是说,婚姻是唯一合法的可以进行性生活的方式。
人们结婚多半是为了这个。因为婚外或者婚前的性都是受到道德伦理谴责的。
性这个东西似乎是不能够独立存在的,它只能与伦理联系在一起才具有合法性。虽然在过去的时代里,中外都有强调这个的倾向,但是在我们中国这个倾向就更严重。一对刚认识的男女就会被邻居老太问及什么时候结婚。传统的中国思维认为一对男女必须要以结婚为前提才可以交往。我们的伦理道德没有选择和实验的观念,只有即定的规则要遵守,没有过程只有结果。
恩格斯说过,在新教国家里,资产阶级可以允许自己在一个范围内选择自己的配偶。
就是我们经常在外国文学作品里看到的社交,舞会,提供一个选择的平台。而我们中国只是指着媒婆的牵线,因为结婚的目的很明确,只要是一男一女就可以。就象鲁迅先生说的,把两个畜生关起来,说,咄,你们在一起吧!相信看过〈盲山〉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
因为奴隶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无论在婚姻还是政治上,这个选择的权利是人的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我认为这部剧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一种选择的自由,片中众多的男女关系,在看上去混乱与荒唐的情节中,是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就连最前卫的女人也不能彻底的免俗的期待一种理想的状态。
选择还是不选择,也许选错了,但是也比不选择要好,不亲吻一百只青蛙就遇不到王子,也许亲了一百零一个还是没有遇到,不过这个过程是人逐渐成熟长大的过程,西方人比较看重的就是这个过程,不怕为此付出代价和犯错误,因为人向理想目标探索的过程难免有错误甚至悲剧,但是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不断的向自己提问与挑战。剧中女人们不停的约会,交流并非只是出于性欲。

其实就人的本性来说没有很大的不同,无论古今中外,人们都在寻求一种理想的爱情,进入婚姻也是大多数人最后的归宿。但是如何寻求一种满意和理想的关系,如何在肉体和灵魂中间建立平衡,如何在性,金钱和感情中维系家庭关系,一直是个难题。就本质来说,就是男人和女人如何相处的方法。我同意劳仑斯的说法,男人和女人互相需要。人的是非善恶无分种族性别地域,只在个体的不同。男女之间的关系是人们觉得很难处理的问题,不知道多少人一生困惑。
他其实没那么爱你,怎样找到金龟婿,这样的书出了一阀又一阀,但是女人们依旧困惑。
是否存在一种和谐理想的男女相处的状态,让女人不再困惑,男人不再愤怒?
黑格尔说过,世界是物质构成的,而物质的对立与斗争是世界存在的基础。
就是说,运动着的物质必然是有矛盾的,除非都死了。
所以,理论上不存在完美的爱情,但是不排除个别现象。我很不喜欢那句爱你一万年的话,非常的虚假做作,典型的只要长度不要质量。作为女人最好首先接受基本上大多数情况下没有所谓完美无缺的东西,人,事情,然后要自己尽量构筑一种彼此感到满意的关系,还能是什么呢?
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我看这话还是说的轻,他其实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其实根本对你不不感兴趣。
女人的爱情多半是自己幻想的产物,少半是男人制造的假象,你最好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他只爱自己。
女人的爱不同与男人的爱。

在众多的各式各样的性场面中,开始我想到是否创作者在宣扬肉体与精神的分离,而世界上真的有完全不动感情的,只要性欲不要爱情的关系。肉体与灵魂的斗争在西方人那里一直是个重要的题材,他们的文化就建立在这种分裂与矛盾当中。罗马人强悍的肉体,日尔曼人野性,都置于严厉的基督教的管束之中。西方文明就在不断的肉体的自我与精神的超越之间摇摆,抽搐。我认为这个矛盾是他们痛苦也是力量的来源。在第一部分里这种戏谑的风格表现的很强,但是随着越来越理性的后面的部分,精神终于占了主导,原来他们追求的还是人类一直追求的理想,爱情,婚姻,家庭。只是,他们更重视这个过程,更害怕失去自由。肉体毕竟要由精神来主宰,这是一个信仰问题。


谈到片中的几个演员,除了凯丽,我觉得米兰达和斯提夫的扮演者很出色,他们身上那种真实的情感表达让人十分亲切可信。反倒是大先生和凯丽的几个主要的男朋友性格比较模糊,我真不敢相信儒雅艺术的巴里辛尼科夫居然也演起肥皂剧来了。而米兰达那个老女仆演的非常好。
凯丽这个角色所以受到人们的喜爱,是因为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己,她有真诚坦率的一面,也有荒唐物质的一面,她在沉沦中依旧极力保持清醒,在痛苦中依然坚强,在物质中仍追求爱情,她是自由的,可爱的,不漂亮却有格调,不完美但是有魅力,她是我们时代的缩影,女性的化身,在她身上聚集了我们时代所有女性的符号,独立自主,勇敢聪慧,乐观无畏。她象只小鸽子一样骄傲的走在纽约街头,昂首挺胸,无所畏惧。
我喜欢SJP!

假如我还可以遇到我的女朋友一定要首先问候。
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到轻松和释然。而不是一个在怨恨与自欺自怨中无病呻吟的女人。

我最喜欢的场景就是凯丽和大先生在空荡的屋子里随着〈月亮河〉的歌声起舞。

我最爱的歌,一首我曾经在一个夏天的早晨穿着白TS和旧格子裙独自站在巴宝丽的橱窗前暗自唱起的歌,一层薄薄的玻璃,就象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

漂泊的人要去走四方,
外面的世界令人神往,
我们追寻着彩虹的尽头,
我纯真的朋友。

月亮河,你多么宽广。

给我失去的青春,我失去的朋友,失去的欢乐。
269 有用
4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7条

查看更多回应(47)

欲望都市 第六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欲望都市 第六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