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宿命

木易四水
2009-06-14 看过
如此变态的追看《Mad Men》,甚至在某天连续看完第二季的十三集视频,这是我这些年来不多得的澎湃失控。为了追星还看了Jon Hamn参与演出的知名烂片《地球停转之日》,结果我的Don Draper在基努里维斯的光环逼仄下出场时间没超过十分钟就直接翻车身亡。这就是好莱坞的游戏规则,麦迪逊大道上的骄子又如何?不是大咖谁屌你?
 
很多人把我对《Mad Men》的追捧归结为双子座的定期滥情,其实我一直艰难辩解着这是一种自我救赎。当你对一个行业已经厌倦到每天清晨醒来就恶心的地步时,你需要一些迂回的自救。世事如此,我们总是高喊着厌倦,可生活里就是离不开。所以,我们得找到一种更为体面的、赖着不走的方式,麻了个痹自己的愤怒,然后写检讨书、写请战书,继续阔步奔三与奔四。
 
如何体面的活着呢?创意总监们,跟Don Draper学学。
 
《Mad Men》中的他,拥有一间在麦迪逊大道上可以看夕阳的办公室,酒水与冰块免费,女秘书以及女客户们的殷勤亦是如此;Don Draper下巴厚,胸毛茁壮,在面对棘手的广告难题时,也会有强烈的不安(但每每涉险过关);Don Draper在职场上稳步向前,惹人激赏,私生活看似严谨却一塌糊涂(在人们窥视不到隐秘角落);Don Draper一直疲惫,身体欠佳,最终换取的是升迁与嫉妒,也必将迎来婚姻的破裂、人生的困局;最终,在时代的转泪点中,他辞去了工作。
 
这一切,和现在从事广告创意的大龄男士们所遭遇的人生境遇,基本没什么区别(不要不承认,等着瞧)。当然,人家美国人肯定过得更好,哪怕是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
 
在《Mad Men》中,一个优秀的广告人,其宿命不外是自我征服、自我怀疑、自我建设、自我摧毁、自我救治。在这个过程中,潇洒的思想标签、轻浮的不自律、关于收入不高不低(至少是被人左右)却被误以为高收入的华丽玩笑、关于婚姻的浪漫度与危险度的绵密交织……都只是时代背景不同所产生的各种衍生。半个世纪后的我们,哪怕没有了冷战、没有了长文案、没有经济大繁荣与大萧条、没有各种旧的规则,即使细节有无数的不同,但结局基本可以照搬。
 
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迫切的等待着第三季的出炉。仿佛在等着看塔罗牌与水晶球里的人生预言。
 
我相信,所有广告人的激情之核都应该来源于拥抱时代,而不是自我怜悯自我蒙蔽的那点小情怀,更不是那些荒谬的精英感。广告人生命的养分是时代给予的,最终孕育出来的果实,不是名讳的传世,而是火热的、有趣的、可爱的、活着的方式。
 
广告人奉献给这个时代的,不该只是物质文明的赞歌,更别奢望是高尚的文献,因为他们的作品从一出生就注定是为他人做嫁衣的二手商品。广告人奉献给这个时代的,应该是一类人在自由与枷锁之间,更为活跃的挣扎,更为大幅度的自救。如果说时代的宿命,是一张粘稠的蜘蛛网,那么我们这群人,就该是一种最执着于扑火般自残、却又最不甘心被蜘蛛吞噬的骄傲飞蛾。它们微不足道,它们生命力顽强。
 
它们都逃脱了吗?我在等着第三季。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广告狂人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广告狂人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