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8.8分

真相的困境

陶陶四
2009-05-26 看过
大概是和电影无关的一篇东西。
在我小时候,总是会因为别人的错误而感到不安。如果有人丢了东西,我会是比小偷更紧张的那个,我总是害怕别人会怀疑我,于是竭力展示自己的无辜和心怀坦荡,但越这样越觉得别人的目光里,丝丝缕缕意味深长。我的心像一根紧绷的弦,我总是觉得自己要被戳穿了要被戳穿了,但又不知道戳穿后会是什么。小学课本上有一篇文章,讲的是一户人家丢了东西,县官给了每个人一根竹签,告诉他们偷东西的那个人,明天起来竹签会被别人的长出一截。第二天,所有人的竹签都是好的,只有一个人的要短了一寸,那个人就是惴惴不安辗转反侧的贼,他害怕有魔力的竹签,真的会在他脑门上写下小偷两个字。我总是想,快快来一个人给我们一把神气的竹签吧,让我来证明自己清白无辜。可是我又禁不住怀疑,如果真的给我一根竹签要单独的给我呆上一晚,我会不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惊惧和恐慌,像个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把不会变长的竹签掐短一截呢。
真相是什么呢?我们的意志这么脆弱,记忆也这么脆弱。在《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男人x遇见了女人a,他对她说,去年我们曾经相见,你允诺我今年再在这里相逢。他一遍一遍的在女人的耳边详细的描述他们在一起的种种细节,那个坚决否认他们曾经见过的女人慢慢疑惑起来,她开始相信,或许去年真的有这么一段故事。
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前段时间看了一本书,忘记了名字(大概是尼克布朗论述艾因汉姆的那部分),书里讲了这么一个故事,纳粹派女特务去勾引年轻的男人,女特务和男青年热情相拥,表现的就好像自己是一个热恋中的女人一样,呼吸急促,皮肤微红眼睛闪闪发亮。可是在和男青年的拥抱过程中,她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她完全变成了一个在热恋中的女人,甜蜜而且幸福,呼吸急促,皮肤微红眼睛闪闪发亮。可是她忽然意识到了在窗户外面偷窥她的纳粹,于是她赫然从这个状态中醒来,她开始表现的就像在表演一个深陷热恋中的女人。表演的表演,她又再次调整自己的呼吸皮肤和闪光的眼睛。在这个事情上,谁看到的是真的呢?男人看到了女人深深的沉浸在爱情中,可是这只是纳粹要求女特务所表演的,纳粹看到了女特务在表演深深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而纳粹看到的,不过又是女特务的表演而已。一件事怎么会又像是真的又像是在表演但的确又是真的呢?没有一种事情比真相更接近真相了,所以我们竭力的想让真相听起来更像真相,或者是为了证实真实,我们动用了远远超出真实范围之外的东西。
要辨识真相,怎么会变成这么困难的一件事呢。所以我们根本无法辨识妻子,强盗,还是那个被武士借尸还魂的女巫,哪个告诉我们的才是事情的真相。他们在真相里被异化了,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相,所以真相不再拥有真实的特性。
地心说被换成了日心说,相对论发现后万有引力都不再是真理,横看或者竖看,远近高低各不同。而在我把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写完后,我都不知道我要阐述的中心思想是什么了。
1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罗生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生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