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上行舟 - 豆瓣

陆上行舟

8.8

6166人评价

你心里住着一个菲茨卡拉多吗?

静卜
2009-05-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菲茨卡拉多是疯子Werner Herzog在电影《菲茨卡拉多》(《陆上行舟》)里描述的一个疯子。不管是导演还是他的男主角,身上都有着让我向往不已的癫狂气质。
这个叫菲茨卡拉多的疯子痴迷于各种极其不现实的事情,他在热带雨林里造冰并企图以此发财,为了看一场卡鲁索的歌剧徒手划了两天的船,还想在热带雨林的镇子里开一家歌剧院,请卡鲁索来演出。这个有着极其诡异外貌和“爆炸式”发型的理想主义者,从出场伊始便成了我的偶像。他总是充满热情,在旁人的嘲笑里偏执地相信很多愚蠢计划的可行性,不管失败了多少次也还是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会取得巨大的成功,完全是乐观得无可救药的典范。
就是这个人,为了取得一片未被开采的橡胶地,带着船队逆流而上,试图把船拖上山,竟然在土著的帮助下取得了成功。你无法想象那种工作的强度,那些茂密高耸的树木、遍地的蛇和其他野生动物,徒步穿越那座山已经不易,还要把数吨重的船拖过去?在土著们像牛马一样每日为“陆上行舟”劳作的时候,我的心里始终充满了恐惧,害怕自己脆弱的心灵承受不住最终失败的消息,害怕自己没有勇气亲眼目睹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失败。因此你也不难想象,当那艘船终于从山的那一面滑下,逐渐进入急流中的时候,我是怎样如释重负、欢呼雀跃,恨不能随便逮着一个人,摇他的肩膀并大喊:“你知道什么叫疯狂的伟大吗?!你知道什么叫伟大的疯狂吗?!”

你们都说我是理想主义者、乐观主义者,其实我不过是消极的不行动主义者。我体内长存这这种“疯狂情愫”,在现实生活中却总把头埋得那么低,甚至于从小到大也没做过什么很“出格”的事情,于是自从意识到自己体内可悲的浪漫主义以后,就开始了与之长期不懈的斗争。我不知道怎么判断“现实一点”和“疯狂一点”的好坏,只觉得二十岁的人拥有半百的人那种只求平稳、碌碌度日的想法实在可悲至极。
从前香港来的一个教授来给我们上新闻采访课,几乎每节课都要问发表“真想不明白这么年轻的你们为何那么消极被动、没有一点激情”的感叹。我第一次听了心里是有些难过的,因为我费尽心力同样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听惯了,也会跟大家一起不痛不痒地说:那是因为他不生活在我们生活的社会,很多东西他不懂的啦。
但是因着我对“疯狂”和“热情”的强烈向往,私下里便还是忍不住思索:我们的激情和梦想都是怎样失去的?还是我们从来不曾拥有过?我们可以万众一心、不看别处,只使劲指责我们这些年来所受到的教育和这个万恶的不适合我们健康成长的社会吗?是啊,我们生来是一张白纸,没有选择是否出生的能力也没有选择被如何抚养的资格,这是不是给了我们把一切推脱给社会的权力?
这一切我也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太少太少的人血液里有疯狂的基因,而我们都向往自己所没有的、都羡慕自己做不到的,就像我仰望疯狂的菲茨卡拉多一样。我不是在推崇他那种确实有些愚蠢的做法,也没有试图推翻一切理性,只是我太嫉妒那种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与将之变成现实的巨大行动力。他的激情就是他的信仰,可以让他有永不倒下的勇气。而我太需要那种激情、那种信仰,把我从理想和现实的矛盾里解救出来。

使劲在心底一层一层地挖,你心里住着一个菲茨卡拉多吗?我知道我很迫切的希望我的心里住着Ta.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陆上行舟的更多影评

推荐陆上行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