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吞噬灵魂》:异国忘年老妻少夫恋

点点
2009-05-14 看过
在法斯宾德诸多电影中,《恐惧吞噬灵魂》仅仅花费了2个星期的拍摄时间,初衷更是作为一次电影制作技法的试练,为了之后所要拍摄的《玛尔塔》与《寂寞芳心》。但万万没想到,此片成为了法斯宾德又一部杰作。
《恐惧吞噬灵魂》的剧情简单,题旨却非常尖锐,虽说拍摄年代仅在1974年,然后女大男小加上外籍劳工的话题,放在今天来看,仍然充满着争议。故事的主人公艾米是一个年近60的清洁女工,在一次偶然路过一家阿拉伯PUB时,被酒吧内的阿拉伯音乐所吸引,于是进入小坐。因此邂逅了比其小20岁的摩洛哥劳工阿里。在共舞一曲后,阿里谦谦君子般的送艾米回家,并被邀请上楼歇坐共饮白兰地,最终留宿。夜晚阿里展转难眠,敲门进入艾米的卧室,一倾芳泽。
一切表现得太过平淡,如果程式,显示不出干柴烈火般的激荡。但确实是因为两人互相倾慕对方善良的内心,而促成了这一次的爱恋,比起一夜偶遇共赴云雨的缠绵,阿里与艾米的相识与互相认可到最终的闪婚,并看不出有何基础。从这一层意义上看,导演如此平静的表现两人一夜情缘,某种意义上是对两人结合出于肉体吸引的否定,也因此,以后剧情中阿里沐浴时,艾米夸赞其身体美丽,充满着对美好自然的爱意,不沾染肉欲主义的淫亵。
之后的日子里,两人过起了同居的生活,平淡而美好。比起婚后生活所遭遇的种种责难,似乎法定的婚姻保护,反而成为了两人悲哀与辛酸生活的缘起。法斯宾德通过这样的对比,表达了其一惯对上层建筑的鄙夷。由于房东的责问,艾米意气的宣称阿里是其未婚夫,事后阿里也顺应着愿意,于是两人决意成为夫妻。当艾米将着一消息告诉三位已婚的儿女,所受到的是子女们不满与愤怒。艾米的儿子用脚踢碎电视机的这一场景,是出于对美国电影大师道格拉斯•薛克的致敬,特别是对其作品《春风秋雨》及《春闺情愁》的致敬。而在2002年时,曾经拍摄过《天鹅绒金矿》的导演托德•海因斯,又自己所拍摄的影片《远离天堂》中,表达了对道格拉斯•薛克《春闺情愁》及法斯宾德所创造的“阿里”敬意。托德•海因斯在《远离天堂》CC版的DVD的花絮里谈到了这一点。
法斯宾德采用一系列的布局展现外界给予这一对忘年异国恋的难堪,并从侧面表现战后德国人民对于外籍劳工的歧视。他不失时机的以面部表情特写,来表达旁观者对于这对恋人的冷漠的态度,这样产生的画面,在力度上比起漫骂更为强烈。他也延续着一贯疏离的笔调,刻意的在镜头与镜头间留下静默的停滞,以此来制造电影与现实在时间度量上的不对等,使观影者产生压抑与不适,夸大疏离造成的心理效果。镜子的意像也反复在影片中出现,不但在此片内,甚至在法斯宾德绝大多数的影片中,他往往以摄影机来捕捉镜子中的人物,以此来造成空间与现实的错位,增加疏离的意境。甚至可以这么说,通过镜子这一道具,使得法斯宾德电影中的人物同自身都存有隔阂,更别说人与人之间了。
死亡是法斯宾德绝大多数影片的结局,以死亡作为结局似乎成为了法斯宾德的一大主题,《一年又十三个月》、《狐及其友》、《四季商人》等片中主人公自杀的结局似乎是完结这些悲惨故事最圆满的方式,而《玛丽•布朗的婚姻》结尾处的大爆炸更是将死亡这一主题推到高潮。相比这些电影,本片中的阿里仅仅被宣告患有绝症,抽搐倒地,表面上看来相对较轻,但相比之前破镜重圆的戏码,在希望之后给予破灭,更使绝望坠入深渊。
在影片中,艾米这一角色对于人世特别的通透,作为法斯宾德多年合作演员,Brigitte Mira诠释这一角色显得游刃有余,在轻盈的表演中便将寡居多年的老妇,重坠爱河,拾起生活的动力一系列的心理层次变化刻画出来,同时又将艾米对于周遭不公甚至鄙夷的待遇,所拥有的隐忍而自矜、积极豁达的性格塑造得栩栩如生。然而,在法斯宾德的影片中,人与人的关系永远脆弱不堪,这一理念造成了疏离的产生,同时也使得剧中的人物永远在背叛、欺骗中徘徊。纯良而憨直的阿里,即使笑颜如阳光般温暖,还是背弃了艾米,与其他女人上了床。法斯宾德有意将外遇时男女的裸体镜头,往后拉伸,带入门框,形成完整的构图,就如同先前在意大利参观中,吃着牛排时的艾米与阿里一样,形成鲜明的反差,表达着无声的嘲讽。
如李安的导演,会非常爱自己的演员,也因此影片中的情欲涌动,叩打着观影者的心房;而法斯宾德对于自己的演员,几近玩弄,他往往明知道演员想要得到某一角色,却让最终有意让其失望。对于电影中的人物,更是如此。法斯宾德一面扮演着造物主的角色,给电影中的人物制造着种种戏剧性的悲剧,一面有时时在影片中客串,以路人甲的姿态参与世人的生活,欣赏着自己所制造的杰作,而最终以死亡了解一切。
法斯宾德对于男性雄性象征的态度,格外的冷静。在他的影片中,不太见到肉身相搏的激情,但他也绝非善类,他乐意给剧中的男性制造赤裸相对的机会,镜头不加修饰的将雄性象征扫入。可能是因为双性恋身份的关系,法斯宾德对于男性肉体表现得并不如同性恋身份的帕索里尼那般——追寻着自然主义的雄性之美,也绝不会直接给予阳具特写,来展示对雄性的仰慕。在法斯宾德的类似场景中,他的态度总是暧昧不清的,即使是《水手奎勒尔》这样的作品,纵然肌肉如林,氛围仍然大于实质。正如本片中,孔武有力的阿里,绝对是雄性气息旺盛,拥有着同样雄伟的男性象征。然而在影片中,无论是对于艾米,或是外遇的酒吧老板娘,他所处的弱势地位,在其两场裸露戏的存在直接去势。在这一点上,也不难解释《狐及其友》中,法斯宾德亲自扮演的,充满着阳刚气息的FOX,即使有着硕大的阳具,最终仍然难逃悲惨的命运的原因。
如果借用精神分析的理论,或许可以解释为,雄性象征所代表的人类本我,对于社会给予的道德约束所阉割。或者以左派的激进眼光去看,作为无产阶级的阿里也好,FOX也好,最终惨死于资产阶级制度之手(虽然清洁工艾米也谈不上什么资产阶级,但身份、世俗制约、道德舆论等资产阶级产物确实对阿里造成迫害)。但其实客观来说,这一切存在于电影之后的评价与分析,全是枉然。法斯宾德很难被理性定义归类,也无法用固定的方式方法去定义法斯宾德任何一部电影,或许这也正是法斯宾德的天才之处。
4 有用
1 没用
恐惧吞噬灵魂 - 豆瓣

恐惧吞噬灵魂

8.5

861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恐惧吞噬灵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恐惧吞噬灵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