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和库布里克才热爱人类和诅咒人类——关于《人工智能》的另一个结尾

DeenStone
2009-05-05 看过
    斯皮尔伯格继承库布里克遗志而拍摄《人工智能》(《AI》),身处生死两界的两位大师的名字联系一起,《AI》更像是一次生死两界的对话,直击人类的恐惧。说起来,《AI》只是第二部让我看得入神的科幻电影,上一部是《迷失太空》。总之,到《AI》为止,科幻这种非常终极的话语方式,让我越来越喜爱,在某些时候,它的力量甚至超越了众多的宗教反思和哲学追问,非常的本质。
    不过,另外一种结局的方式一直困扰着我:如果让大卫这个携带人类爱意的机器男孩在两千年后成为机器世界的上帝,《AI》又会是怎样一部电影?这是那个库布里克的结尾吗?
    简单来说,《AI》的话语方式非常终极和本质,电影中的两大命题是正是支撑人类文明的两件小事:道德和爱。道德尚有极大的区域差别,暂且不论。讲述大爱的作品,则是对作者的极大挑战,其难度堪比徒步穿行沙漠。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爱这个东西,本身是个空洞,要用可以言说的方式来讲清楚,还要让人明白这件事情本身是不讲道理的,历代的艺术家,可谓屈指可数。
    但是,斯皮尔伯格的聪明就在于,既然是人演绎不了的东西,那么让机器人这个人类创造的他者来完成,让机器人携带上人类的愿望甚至是图腾,让机器人以读取程序的方式来谋取一个亘古不变。所以,这份永恒的爱就变成了人类心目中的一个神。我一直在猜测,老斯会让这个懂得爱的机器人男孩大卫在两千年后成为机器世界的宗教,因为对没有人类的机器世界而言,两千年前的机器男孩身上的爱的因子,就仿佛上帝的仁慈,比照人性本恶的人类混沌之初,这个机器男孩完全就是另一个上帝,下一个上帝。或者换一种说法,人类成了机器世界的神秘崇拜所在,上帝所在。这是不是更加的库布里克?就像评论所说“只有上帝和库布里克才热爱人类和诅咒人类——如今这一对老混蛋在天堂又他妈笑了。”
    这就像最初的人类发现了数学这件事,而且发现勾股定理之类的数学公式几乎是在时间之前就存在,而且将永远存在下去的时候,内心对数学的恐惧达到了顶点。发现自己生存在地球的那几十年时间几乎已经短暂到了让人恐惧的地步,所以数学成了宗教本身。而斯皮尔伯格的焦虑显然和人类蒙昧无知的祖先是一致的,大家的生命方式在本质上都是瞬间式的,而唯有对死亡的恐惧和心中的信仰才是永恒,才是救赎之道。老斯的着墨的就是大爱。
    实在无法想象《AI》的结局置换成这样,将会产生怎样巨大的毁灭力量。还好,老斯没有这样,《AI》仍然是一部让人充满希望的电影。至少我看完之后,内心充满了平和。
    是的,好的科幻电影,一定比任何优秀的现实主义小说更有力量。
29 有用
3 没用
人工智能 - 豆瓣

人工智能

8.6

26942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人工智能的更多影评

推荐人工智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