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只是一个假象

robert
2009-04-24 看过
  看完《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很久没有看过一部好看一点的片子了,一个八岁孩子的童年充满了冒险精神,家庭教师告诉他,找到一个“nice”的犹太人的话,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探险家了,结果他找到了,他的内心告诉他,他的好朋友是一个小犹太人。孩子独有的沟通速度和心灵共性使得他抵御了虚妄的“爱国主义”,甚至这种主义来自于自己最爱的父亲。一个荒诞的结局,但是你又能指望一个孩子能做什么,孩子只能用死亡来警醒世人,用亲情的天性被毁灭呈现“爱国主义”的虚无。
  国家是什么?国家就是无数的天然家庭组合起来的一个大集合,这样说未免太过简单,因为,国家主义出现来自于近现代民族主义的抬头。人是群居动物,正是这种基于动物性的天性使得人类结社成会,而政治正是从这种情形下诞生出来的。当政治以一种极端化的规范组织起来后,一切主义和理想都在这个概念下变得反人性。一种连人的基本生存都如此低贱不堪的环境里,国家是否还必要呢?国家主义是不是太过让人觉得不如不要?家庭是一个小单位,在这个环境里,单靠成员的血缘关系和个体能力还能很好地运转和维系;一旦进入社会化层面,比如一个地区,成员的共同生存就呈现出几何倍速级的复杂化趋势,因此,如何组织人与人的关系和规范成为重要的人际社会共存的议题。但是,如果这种规模化的组织方式和规范成为了最终目标,就会让个人的利益止步于“民粹”,组织方式和规范反而成为了头痛医头的形式表象而已。所以我们才会发现那么多为了所谓社区利益、城市利益,更甚是“顾全大局”的拆迁、“城管行动”。如果一个制度或者利益分配方式或者权力划分连最基本的个体利益都不能达到,真的不如不要,这种体制最危险最悲惨的表现方式很可能是在里面的任何个体都有可能成为“杀妻灭子良心丧”的自我灭绝者。
  人类天然的亲情是对集权主义和王权至尊的分解素,但在集权主义强大一时的时候,泯灭人性、扼杀亲情的故事又成为了表现人类悲剧性的最好表现文本。鲁迅对革命党说“家有老母,恕难从命”,但是文革中无数的子告父、妻告夫、朋友反目的事实总是在提醒我们:撒旦从来就在我们的内心中,随时准备逃出牢笼。
35 有用
1 没用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 豆瓣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9.1

42774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