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箫吹老碧桃花

紅豆生南京
2009-04-11 看过
    我站在襄阳城楼上,望着底下洪水般涌入城门的蒙古大军,不禁凄然一笑:我知道,这座被坚守了数十载春秋的城池,终于结束了它固若金汤的神话。
    再长久的坚持,也终会有疲倦的一天。


    恍惚中我看到了我的师姐,这世间我所见过最聪明智慧的女子。她的一生,不是在刀光剑影中厮混,就是在阴谋诡计中打滚。她让她最爱的男人,成了“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她是名动天下的女中豪杰。
    但,她真的快乐吗?


    我有些晕眩。
    我的青衣已经渐渐变成了绛红色,那是我的血。我知道,我伤得不轻。

    师姐已经站不动了,躲在她丈夫的怀抱里,小鸟依人。他握着她的手,朝她微微一笑。于是世界在他们的角落里,变得安静而温暖。
    他,是她的天。


    我释怀了些:起码,还有人是幸福的。
    和所爱的人一起死,再惨烈,也不会恐惧和寂寞。

    和所爱的人一起死…我闭上了眼睛…
    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福气的。

    狼烟…战火…金戈铁马…快意恩仇…
    我慢慢的倒下。远处的天边,夕阳无限好…


    我渐渐听不到那些战马的嘶鸣,兵器的碰撞,愤怒的尖叫和绝望的怒吼。我的思绪回到我的家乡,那年幼而久远的江南。那里有花开蝶舞,那里有草长莺飞。
    那里还有某个人,他的笑容,灿若春光。


    很久以后我都在想,若不是那场灭门的血案。我和无双都还只是两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每天和邻家的姐姐去湖上泛舟,说着吴侬软语,听着远处幽幽荡来的越曲渔歌。然后慢慢长大,在某个断桥垂柳处遇到一个温柔平凡的人,和他一起,看遍江南那些红的樱桃,绿的芭蕉。

    初见时我年纪太小,还预见不了日后的那些百转千回,刻骨铭心。
    但还能依稀想起,他戏虐又温情的调侃嬉闹。


    这一年,我和表妹无双失散了。她被掳走而我得救了。救我的人后来成了我的师父。
    师父是江湖上有名的高人和智者。他恃才放旷,桀骜不驯。
    据说,是多年以前的一场变故,让师父一怒之下,把所有的优秀杰出弟子都逐出了门墙。晚年,就只剩我一个幼徒给他作伴。我常常看着师父平静的表情里涌动着最深刻的苦痛。
    绝对的爱,才会有绝对的孤独。


    我和师父住在一个开满桃花的岛上,每到春天,芬芳萦绕,落英缤纷。
    我总会在树下静默片刻,江湖,让我的心,渐渐冒起蠢蠢欲动的热情。想要开始真正的人生,就必须离开现在踏着的土地。
    我凝望着翻腾的海浪,耳边吹过的风,隐约带着师父的琴声。明媚开朗,却夹杂着波澜不惊的哀伤。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告诉师父,我很牵挂我的表妹无双,我要去找她,很快就会回来。师父闭上眼睛,没有说话。我有些难过,他再强大,也已经是个老人了。一切的离别,都会让他变得脆弱。

     离开的时候,只有一个哑仆摇着偏舟摇摇晃晃的渡我。潮声很大,夹杂着师父如泣如诉的箫声远远传来。


     我是一眼就认出无双了,我那娇憨伶俐的小表妹。她已经长大了,变得很美。眼睛里有了我不曾想象的骄傲与狠辣。
     然,这不是她的错。
     救走我的是恩人,掳走她的是仇家。
     我在一个神的庇护下成长,她却在一个魔鬼的蹂躏下残喘。

     我对自己说: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在这世上,她只有你了。哦,不是。她身边还有个少年。她叫他“傻蛋”,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着他的笑容恍惚刹那,那样的似曾相识,灿若春光。


     再见面的时候,他受了很重的伤。
     是我救了他。
     这是一个让我痛苦一生,但永不后悔的决定。


     有时候我真羡慕无双,羡慕她可以拉着他的手,“傻蛋长”“傻蛋短”地问东问西。而我,只能在一张张纸上,不停的写: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云胡不喜?是啊!他明明就在这里,离我那么近,我为什么还不快乐呢?
     是不是因为那个沉凉如水的夜晚,他神志不清的拉着我的手,那么深情地,忧伤的喊着:“姑姑…”


     和他在一起的那段光阴,我一生都没办法忘记。
     我第一次为师父以外的男子做饭;第一次为师父以外的男子缝制新衣;甚至第一次让师父以外的男子看到我的脸……
     他那样温柔的对我微笑,他对我说:“程姑娘,你好!”

     他让我忘记危险,忘记了…我们身处一场逃亡!

     仇家是一个美艳狠毒却用情至深的女人,她的人生,失去了爱的能力,残存的,只有:恨,恨,恨……
     我,他,无双。我们都没有办法战胜她。
     所以,他牵着我们的手,我们三个,幸福的待死。

     和所爱的人一起死,这一生,我唯有这一次,差点有了这种福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仇家的歌声哀婉凄楚,她要我们伤心致死。

      我强打起精神,倔强地拨弄着已无力成歌的琴弦: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即便是死,我也要为他,留下一片绚烂。


     或许命不该绝,我师父来救了我们。

     可是,命运的轮回原本就是写好了的。我们躲得过死别,却逃不开生离。
     他走了,他还有他的爱恨,我却只剩下无双。
    
     我送给他的青衫下,依旧珍而重之的藏着另一个女子做的旧衣。
     那才是他爱的女子。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衣裳,怕也还是旧的好吧。

     我们第三次见面的地方叫绝情谷。
     那一次,他不顾剧毒把我从情花丛里救了出来。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每一滴血,都是我的情花瘴。

     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少了一只手,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白衣胜雪,不染尘俗。一向自负的无双垂下了头。我走过去,朝那张清丽绝美的脸庞微笑,低低的唤了声:
     “大嫂!”

 
     绝情谷,绝情蛊……
     至死方休的爱,是每个人心里的毒。

 
     没人看见龙姑娘是怎样消失的,所有人眼前都只剩下那短短的几行字:
     “十六年后,在此重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


     南海神尼?!师姐说得绘声绘色,但我总觉得,那是骗他的。我知道,那个女子会为了他的生放弃一切,不惜生命。
     我明白的,异地而处,我也会。

 
     他还是活了下来,医好了身上的毒,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十六年,他应承了她,勿失信约!
     他说要结拜的时候我稍稍的愕然,随即明白:他的生命,已经无力再负担任何的牵扯和等待。他只要一个她,如果没有,那便是空白。十六年也好,一生一世也罢,他的身畔,永远都无法再容纳另一个身影。


     对于我,他感激,他敬重,他怜惜,甚至我相信他可以为我放弃生命,但他就是无法爱我。一个兄妹的名分,是他歉意之外能给我最好的东西。
     于我如此,于无双,亦然。

     盈盈拜下,一声“大哥”,忍住所有的眼泪,只为让他心安。
     义结金兰,不曾想过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结局。不过不要紧,真的。只要是他给的,一样珍贵,一样刻骨铭心。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已不再年轻。但真正让人苍老的,是那些无力企及的想念与牵挂。
     “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韶华易逝,光阴荏苒。流水冲刷不去,尘埃掩盖不了的,唯有藏在心里的那个人。

 
     银拂落尽金蒲蕊,玉箫吹老碧桃花。

     这就是我的爱情,我单薄的一生里,仅有的璀璨章节。

     我闭上眼睛。
     再也看不见灰败的天空,看不见如血的残阳,看不见千军万马。眼前只剩下他,笑容一如往昔的他。
   
     “大哥……”我不出声的呼唤。
     很远很远的地方,仿佛有隐隐约约的琴声。你听见了吗?
     他们在弹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726 有用
30 没用
神雕侠侣 - 豆瓣

神雕侠侣

9.1

14716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8条

查看全部168条回复·打开App

神雕侠侣的更多剧评

推荐神雕侠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