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原型人物的一点资料

TIGER
2009-04-02 看过
时佩璞,这位当年的传奇人物,京剧院知道他的人,怕不多了。他是云南大学的学生,主攻法语兼及西班牙语,学生时代喜欢京剧,曾与关肃霜合作演出。后调北京青年京剧团任编剧兼团部秘书。剧目创作有《柳青娘》(赵荣琛主演),文革前夕,仅演几场就落幕。文革突起后,京剧二团(市团前身)人事干部写大字报说他“是公安局的特务,里通外国”。从此被揪出专政,同赵荣琛、王吟秋、梅葆玖、张君秋等关在一起,成为难友。69年前后,时突然被文化局的支指挥,耿政委从二团专政队接出,成为大红人,在东城新鲜胡同分配给他一座大宅门,有冰箱、电视设备,据说是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顾某的旧居,时佩璞通过军宣队找我,请我和张君秋、赵荣琛、虞启龙到他的豪宅吃便饭。吃饭时,张君秋问时:“富贵因何而来?”时笑答:“天上吊馅饼!”一顿饭未完。来了两批外国人拜访,我一看不行,赶快告辞,见我要走,张、赵也一起出门,只见门外停了四、五辆小卧车,这在三十多年前北京胡同内,是很咋眼的,听说客人多时,往往车水马龙,各国人士都有。分手时,时问:“今日之会,葛代主任有何见教?”我说:“有一言奉送。”“请讲”,“大夫无境外之交!”时沉吟片刻说:“我的使命恰与赠言相反”,然后双手抱拳说:“不恭了”。

  不久,时佩璞就突然从文化局内消失了,问文联人事部门,说“出国访问去了。”

  95年春,突然接到时佩璞电话,请我到京广大厦××层××房间去一趟,我到时,他刚送走崇文区的一批干部,他在为该区引资搭桥。告别时,送我一张名片,上写“巴黎市政府××专员顾问”头衔。我的大儿子到巴黎时,持该名片前往拜访,答称“无有此人”,打电话问也无此人。我向文联和时在北京的家(有人替他看家)打听,也说“不知道”。后来文化局前副局长金和增带团出国回京后,问我知不知道时佩璞的情况,我说不知道。她说:“她看外文报刊,曾有文章谈及时,说他男扮女装,又说,他作男女变性手术,负有特殊使命,被某国情报部门逮捕,驱逐出境”,还说:“西方以时为背景,排了电影,影片名《红衣女郎》”。我说“我不懂外文,也不会上网,信息不灵,都不知道”。后来我曾三次到巴黎,曾分别访问侨居巴黎的老中青三代中国人,问他们知不知道时佩璞这位中国人,他们都不知道,出访的路上,我也问过中国驻荷兰使馆的工作人员,打听这位在欧洲传说的“变形人物”,驻荷兰使馆的工作人员也说“不知道”。

  我同时佩璞相识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在北大上学时,在学生会文化部工作,学生吃不饱,浮肿的人很多。一天,大学办公室主任杨汝洁把我找去说:“你认识不少文艺界的人,到城里去请个剧团来学校演两场,活跃一下同学们文娱生活”。我到中山公园音乐堂,找到王吟秋同志,当时他任青年京剧团副团长,(我从朝鲜归国后曾在总政文化部工作,他在总政京剧团,很熟)他领我找到时佩璞(团部秘书),由时安排李元春、王吟秋和虞启龙等到北大演出《三打白骨精》、《平地风波》和《逍遥津》,开场戏是时佩璞和虞俊芳《奇双会》,时的演出很平常,但姜妙香先生亲自为他把场,却惊动了北大的教授,如翦白赞、侯仁之、周培源、冯定等先生,都到办公楼礼堂前往看望,杨汝洁是名票,马派老生,同姜先生一家很熟,一见姜太太冯金芙就说:“姜太太你也来了,太感谢了!”冯金芙笑着说:“他给他的学生时佩璞把场,我来是给他把场,这不,夜宵的鸡蛋饼都给他带来了。”
183 有用
19 没用
蝴蝶君 - 豆瓣

蝴蝶君

8.2

3015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8条

查看更多回应(68)

蝴蝶君的更多影评

推荐蝴蝶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