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被美国文化吞噬的童年

阿煊煊
2009-03-15 看过
    进入09年,有两部电影是我必须要去电影院看的,一部是《七龙珠》,另一部则是《变形金刚2》。这两部电影的重要性不在于它们究竟会有多少的现实期待性,而在于对我那已难以追寻的童年生活的映照。也许相对于现在的孩子们来讲,我的童年生活是贫瘠的,这种贫瘠在于没有那么多花样繁出的电子产品——MP3,MP4,PSP,WII,也没有那么多冲击视觉和想象力的作品——美国,中国,日本,韩国,欧洲等世界各地的动画片,更没有那么多的信息容量——三岁的孩子现在就能打开电脑,坐地日行十万里,但我的童年却有着太多的“不可忘记”,这就像一个百万富翁,每天都吃燕窝鱼翅吃到了不识肉滋味的地步,而穷人们则会对那可怜的二两肥油念念不忘。
    我总认为念念不忘才是最幸福的记忆,亿万富翁们不会总把自己现在又挣足了多少个零挂在嘴边,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一连串的零只是一些毫无感觉的数字,反倒是他们总会把自己淘得的第一笔金碎碎道来。其实我一直都庆幸自己的赶上了一个好时候,那是一个新时代和旧时代交接的时候。我们玩着父辈们流传下来的各种游戏,推铁环,拍画片,玩弹弓,跳格子,甚至是上树掏鸟窝,下地挖泥鳅;我们同样感受着各种新奇的东西,八位机时代的任天堂游戏,从连环画过渡到的卡通漫画,每天下午六点半必看的动画片。尽管那些新奇的玩意儿对于现在的孩子们来讲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对于童年的我来说,这是一种从穿靴子的猫和卖火柴的小姑娘到圣斗士和塞亚人的完美转化。你很难想象一个小男孩用硬纸壳装成圣衣糊到自己身上,或者用刚刚出现的摩丝往自己头上抹以求弄出个超级塞亚人发型的小傻样儿,但那就是童年时候的我——到现在我都固执的认为那时候的我是最可爱的人。
    可让人恼火的是,现在的我已经很不可爱了,在做太多事情的时候都不得不去考虑别人的目光,完全丧失了童年时那种肆意的想象力,丢掉了独享的兴奋与快乐。尽管这种兴奋与快乐只能凭着记忆去找寻,但总比再也感受不到要好得多。于是,在午夜时分的点映上,我进到电影院中,满怀着对过往时光的渴望与崇敬之心,期待着《七龙珠》的上演,心中默默的念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名子:孙悟空,龟仙人,琪琪,短笛大魔王,乐平,小林……
    失望是再所难免的,这在我提前看过预告片时就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绝顶地失望弄得有点措手不及。如果不是陪伴在身边的人有着那些能刺激我兴奋的小反应的话,恐怕我会过早的愤然睡去。基于对好莱坞的了解,我很清楚他们会依据一些想当然的文化并构去改编这部本不属于美国文化体系下的漫画,但没想到会这样惨不忍赌。孙悟空作为《七龙珠》里的绝对男一号,名子被改成了“武昆”!我真是没想到美国人竟然敢大胆到如此程度,难道他们真的是出于对中国文化形象的保护而刻意改换了名子?孙悟空(我一千二百万分的不愿意用“武昆”这个名子来表述)被设计成了一个学生形象,并听从爷爷的教导,虽然练就了一身武艺,但不能在学校里使用。但因为女主角琪琪的出现,他不得不出了手,两人也因武术相爱。随后,比克大魔王的出现,引发了一系列因寻找龙珠,唤醒神龙而产生的拯救世界的冲突。电影中的人物选取了漫画最早期登场的那些人名,包括龟仙人,乐平,布尔玛等人都先后出场,性格中除了琪琪和孙悟空这两个最重要人物以外,基本上也都保持了漫画中的性格形象。龟仙人的好色,乐平的大盗身份,布尔玛的高科技手段,尤其当布乐玛在电影中祭出那个不知名的小东西变化出高科技产品时,你不仅能感受到这是全片当中最为自然地对原著忠实的细节点,更是让人依希还能感受到一些童年时的兴奋。
    作为原作漫画的《七龙珠》其实给后来的改编者提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就是关于原始性的仙化表现与现代性的高科技展现的矛盾性。在漫画版的早期篇幅中,孙悟空们基本上还是属于原始性的范畴,笨重的飞行器,会飞的筋斗云,比武大会,甚至是打渔狩猎,而到了中后期,越来越多的高科技手段充斥其中,精密的宇宙飞船,探测器,外星人,等等等等。对于一部长达一百多集的漫画来说,这种变化还有着比较自然的过渡,但是对一部只有九十分钟的电影来讲,想把这一切都杂糅在一起,难度确实不小。尤其是故事发生的背景,为了满足西方观众的想象要求,不得不放在了现代化的美国都市中,更是让那些充满神秘感的原始性幻想,大打了折口。一直伴随着悟空的筋斗云干脆被删掉了,比武大会也成了一个不知所云的场所——如果不是设计了一个琪琪被比克手下暗算,导致了后面“真假琪琪”的情节,比武大会肯定会被删去。通过这两个小小的变化,我们不难发现,在电影版《七龙珠》中吞噬掉我们童年美好记忆的并不是想象力的缺失,而是对于现代性文化现象的妥协与无耐。
    但最为重要的吞噬现象,还是基于美国文化不可动摇性甚至是侵略性。最为典型的一个例子是,龟仙人得到必杀秘籍的那个寺庙中,主事儿的法师是一位黑人演员来扮演的。也许中国观众们会非常奇怪这般重要的“点金”人物为何会是一个黑人演员,但熟悉美国电影文化的人会知道,对于种族文化格外重视的好莱坞,在一部电影中各种肤色人种都是需要一种调剂式的表现的。就像作为男女主角的悟空和琪琪必须是一对学生恋人一样,你很难想象如果真像漫画中那样,悟空是一个在丛林中长大的孩子,而琪琪则是牛魔王的女儿,那么西方或者单说美国观众得吃惊成什么模样。我始终认为现代文化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兼容并举,但完全融合永远都是一种理想式的状态。美国人拍蝙蝠侠拍指环王能成为经典,但他们拍功夫之王,拍七龙珠必将成为四不象的小丑。两种文化之中最能为被利用的就是人性本身表述的假借,像黑泽明拍莎士比亚的作品那样,在文化层面中“化你为我”,但在人性深处则保留最为本真的相通性。当然,我们也不能拿这样一部娱乐大众的《七龙珠》去和深沉的《乱》相提并论,但不能让人容忍的正是美国文化对与我们童年记忆或者说是文化记忆的侵蚀。
    我不意去过份数落早已被议论多时的文化现象,但当你看到乐平与布尔玛在酒吧里谈情,当你看着琪琪用拥吻引诱激励悟空时,当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颠覆你儿时的记忆时,这样一部影片无论用再多的特技效果去填补想象的空间,也不能弥补已逝去的文化记忆的缺失。
53 有用
7 没用
七龙珠 - 豆瓣

七龙珠

3.7

315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9条

查看更多回应(29)

七龙珠的更多影评

推荐七龙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