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我喜欢你,那你呢。

黑助
2009-03-13 看过
已经记不太清楚这是看的第几部台湾青春片。印象里喜欢的有《蓝色大门》、《练习曲》还有《囧男孩》。这些电影以一种合力,而不是独立的姿态在我的生命中扮演角色。于是看这些电影,会有着模糊而统一的情绪在电影里游走。有人诟病着这些电影的千篇一律和不思进取,它们有着如此相似的外表轮廓:明亮干净的画面,青春清新的演员,以及时而在电影里响起的台湾小清新音乐。这个简单公式几乎成为了一条范式,按部就班的操作是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的。我们却又忍不住试图去辩解和反驳:是啊,谁说青春的记忆是可以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作业呢?正是它的不可追回和已然逝去,才会让内心的坚硬动容,再也无法粉饰外表的故作坚强和眼神的冷漠,只想把这一刻的软弱埋首藏在双手之间。我停留在小瑷在电影结尾处的奔跑,似乎想要去抓住什么,美好的夏日时光,以及那个我曾深爱过的人。

【为什么是渺渺】
东京来的少女,有着与别人不太一样感觉可是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的渺渺。
渺渺有着安静恬然的气质,和一个单纯的心望:那就是,憧憬一场像奶奶那样可以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情。这种倔强使得外表温柔的她,多了些韧性和勇敢。她是纯粹的,所以才会让小瑷的生活坐标开始摇摆,从此原点成为了一个叫做“渺渺”的女生,小瑷的世界里便因为渺渺而感觉到快乐和幸福都是如此简单,是可以伸出手就触摸到的距离。

出演渺渺的柯佳嬿,在侧颜微微低下头的瞬间,像极了桂纶镁。她们有相似的鼻翼轮廓和淡然的气质。在电影的最后渺渺剪掉了淑女气质的长发,也告别自己幸福过挣扎过的夏天。想起渺渺时,总会将记忆不由自主带回《蓝色大门》里的孟克柔。曾经那样喜欢过的女生,最后也只是变成身上一道惨烈的伤痕。孟克柔说不出的话,绝望又伤感的亲吻,与渺渺在下雨天窗外舍不得离开的身影,酒醉后喃喃唱着《长春花》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她们其实并不相似,但都有一块地方纯粹美好地让人不忍去破坏、伤害它。所以我想,小瑷喜欢上了渺渺,是来自内心的渴望,就像追求太阳的温暖般出于本能;所以,即使陈飞没有喜欢上渺渺,大抵也会记住这个女孩子,哪怕只是一秒钟的回忆。

【小瑷】
渺渺,我好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可是你都不知道。

小瑷外表乐观开朗,大大咧咧,然而心里有着无法与周围朋友述说的成长的疼痛。朋友甲和朋友乙是可以聊着每日八卦新闻、相互取闹捉弄的玩伴,却不是那个可以分享自己秘密,那个可以陪伴在自己身边夜晚一起看星星的人。小瑷与父亲长期维持着紧张疏离的关系。那些没有与人倾述的愿望----刺青。穿肚环。十八岁时离开这个家----这些在心里保留了许久的秘密,终于找到了一个安心的去处。

如果可以许愿,在生日那天。小瑷或许会撒娇、投入渺渺的怀里,说永远不要分开。而最后,小瑷也只是在飞机场里,端坐在桌子另一边,然后安静地拥抱,约定好谁都不准先哭。标准地就像一个好朋友应该表现出来的那样。如果不是在公交车上看到那个“太阳之手”的蛋糕才意识到也许渺渺再也不会回来,东京到台湾的距离,不是每天清晨捷运的路线。

那天夏天里发生的所有故事,都像被阳光猛烈的灼热过后开始升腾成眼角的水雾。心里的愿望卑微而简单,只是和渺渺每天在一起,像每一个要好的朋友一样,为何却无法圆满。一起坐在天台的植物旁吃着盒饭;一起尝试失败了味道却不错的蛋糕;一起换上相同的背包饰物,作为友情的象征,哪怕只是自己单方面的固执。小瑷的梦想就像对待她喜欢的蛋糕一般。只是看着,便会有种幸福的感觉。无论蛋糕的滋味如何,这样酸甜苦涩的味道早已交织成了幸福的模样。也许渺渺在回到日本很多年以后,会怀念在台湾的这样一段时光,以及在想起那个对蛋糕沉迷的活泼的有点冒失的却很善良的女孩子,是不是会旁若无人地微笑起来,然后和身边的朋友解释说,我有一个朋友……而渺渺不知道的,是这个女孩子内心的独白,和飞机场外拼命的奔跑。那些鼓足了勇气的表白却在飞机起飞时的巨大轰鸣声中,消散空气中。

因为渺渺,小瑷从一个希冀18岁快点到来,这样便可以做许多在家里不能做的事情的单纯女生,成长为一位开始懂得了人生也有苦涩、隐忍、放弃和无奈这些本不该属于她的细微感情。夏天的空洞与巨大的燥热不安,伴随着周而复始的蝉鸣,像标志着成年身份的那一杯酒精,抑或是面对着大海时的那种可以挑战一切的年轻朝气,定格为我对这个夏天最真实的印象。我想起了许久以前看过的安达充的一本漫画,主人公站在海边大声地呐喊:把我的青春还回来。那时候看起来,是多么矫情;现在却只觉得些些酸涩。
也因为渺渺,小瑷懂得了什么是爱情和付出,渐渐体会到父亲在每天清晨等待自己吃早餐的期盼和紧张的心情。在第一次主动邀请父亲时,虽然嘴里说着用手吃蛋糕,太不卫生了,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是等待了许久的释怀与和解。


【陈飞】
『你不懂』『我要我们在一起』『今天你好吗』『台北,东京』『孤独,不孤独』『我们可否跳舞聊天』『The moment…』『旅行的意义』

据说故事在最初设定时,陈飞的角色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人物,就仿佛《情书》里的柏原崇在图书室里抬头的定格,只是少女心中寄托情感的一个对象,如此这般便足够了。不需要有更多的戏份和互动。本来也只想把《渺渺》当作两个女生之间的成长故事。可最后呈现的版本里,忧郁店长不仅在里面和渺渺靠近时有火花般的温暖,而且店长本身也变成一位有悲伤故事的人。

并不能说,陈飞因为渺渺开始改变,学会接受现实,走出阴霾开始新的人生。渺渺从未设定成天使艾米丽那样的人间使者。但我总觉得,如果不是渺渺的喜欢,陈飞或许还停留在自己的世界中,在大耳塞的隔绝下过着没有往事和音乐的生活。

渺渺之于陈飞,就仿佛小瑷之于渺渺般,他们玩着捉迷藏一样的追逐游戏,这三个人只要有一个人的重心发生偏移,这个故事就会有着童话和糖果般甜美的结局吧。喜欢陈飞的渺渺,像每一个陷入爱情里的女生一样,努力把自己扮演成那位男生喜欢的模样。所以渺渺偷偷换陈飞的《on the road》,虽然困惑不解依然卖力地去读那本荒凉的小说,然后在和陈飞交谈时发表几句自己的观点,换来一个陈飞诧异的眼神,这样渺渺便很满足;或是在汽车抛锚后和陈飞在公路上合力开动汽车,这样的意外虽然让人实在联想不起美好和浪漫,和奶奶跟渺渺说起的情节多少也有些出入吧,虽然陈飞在后来也没有牵起她的手,但渺渺心里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种“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一直走下去”的矛盾幸福的心情,于是连这场小插曲也成了心中美好的情节。

渺渺与陈飞玩的那场寻宝游戏,陈飞最后看到渺渺写给他的那张字条,收到渺渺寄给他那张他一直在寻找的『get together』,陈飞应该也感受到了渺渺的心情吧;即使不能回应以同样心情,即使他最后也不过是珍重地埋藏和小贝在一起生活的所有片段,收拾心情,回到故事的最初。那时陈飞穿着闷骚的红色T-shirt问小贝: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小贝笑着说:是啊……在梦里。

【另外】
1.路嘉欣小姐的【你不懂】不知道会不会在电影原声带里出现呢?看见路小姐作为歌手,而不是演员的角色出现,真是感到惊喜。去把那些出现的歌名找出来听吧,去连成一幅地图。

2.其实感情本来就不是对等的。小瑷父亲一直在付出着自己蹩脚的关心,等待小瑷一起吃早饭;为小瑷买生日蛋糕;把家里的鱼缸换成了圆形,只是因为害怕鱼缸里的鱼会得自闭症。这些琐碎的情节使得出场不多的父亲,有一种温情在里面。尤其当我想着,父亲是否是在害怕小瑷就像鱼缸里的鱼一样,自闭、受到伤害。想到这里,便觉得父亲的形象滑稽而可爱,为这个并不懂得表达情感的父亲,和最后的结尾。

3.最近看到蔡康永的《痛快日记》,里面提到了一段小王子和狐狸之间的“养驯”的关系。我并不觉得陈飞和小贝在年纪一大把的时候,去仰望星空记忆《小王子》的台词是一件很雷人的事情。似乎女孩们总觉得,小王子是只属于花季少女的童话,老女人和男人都不配去读《小王子》,又或者在电影里出现简直太不文艺太不豆瓣了。可是天啊,圣休伯里在写《小王子》时,便已经是一个一点也没有童话感觉的中年大叔了,那些人在读《小王子》时,难道从未联想到一位壮硕的大叔写童话时的纯真表情吗?好吧,不在这里执着于《小王子》的身份归属问题,就像小瑷大声控诉陈飞在21世纪还读《on the road》实在是件很落伍的事情一般,陈飞选择了缄默,内心的诉求总是无法道于外人知的。

4.他们都说,看《渺渺》的时候,心里在上映的其实也是自己的故事。那些爱过的人,那些爱过自己的人,都变成了日记本里泛黄的、被翻过的一页。他们也许早已离开,也许再也不回来,但是,请不要忘记了曾经心动的真实的感觉,那便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着的刻骨铭心。
101 有用
1 没用
渺渺 - 豆瓣

渺渺

7.0

5493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渺渺的更多影评

推荐渺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