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耀文,以及相伴的十年往事。

时间的玫瑰
2009-03-09 看过

我在中学里爱慕的第一个男生,就是他了。第一次月考过后,基于成绩跟视力的原因,我被调到了前面的第一排。而之前新生选座时期,我因为身材高大自己去了后排,整天埋着头。那次调座是在课上,课桌搬得“轰隆隆”。所有人都盯着看,那种疑惑倒是让人无地自容了起来。而他的目光投射却是唯一一丝温暖,于是我记住了他。恰好我的新座位,就在他前面。 那时候流行任贤齐版《神雕侠侣》,吴倩莲的眼神落寞。而我们这些刚结束小学生涯的中学生显然还不适应。做完功课以后,全是电视剧八点档的忠实观众。那版《神雕侠侣》的主题曲《心太软》《伤心太平洋》,更是将我们一次击倒。如果算上我们的接触流行歌曲的时间,最早的就是这部了。 再以后我跟他熟腻,他更是大方的将他手抄的歌词本借与我看。我们前后两排,是一位夏姓男生,我。后排,后排则是朱姓的漂亮女生跟他了。在最恶趣味的时期我们玩名字拆解:夏姓男生的喆字,便成了吉•吉。我的名字因为是单字,因此无甚变化。而他的名字是:人•可•木•易。他妈妈每次在院子里喊他:“杨杨,回家吃饭了”,也被我们私下里偷偷取笑。 他长得白,声音细,样子秀气,人又乖。还总是嘴甜的“姐姐,姐姐”的叫。(后来填同学录才知,他比我大了近一岁!)当然,只在他有事相求,数学题解不出来的时候。还有他对人亲密,没有性别意识。所以他总是被班级,或是学校里的坏人欺负。把他堵在墙角,然后问他:“你是男还是女?”再轰笑着离开。 而我对他的感情,近乎于母性的怜惜。其实他已经发育,我偷偷观察过:他已经长了胡子,而且喉结也很明显。 再以后他跟朱姓女生关系亲密,我便一连几天提不起精神。还是喜欢暗中留意他,而那句:“我是不是你的小龙女?”却一直到中三毕业都没有问出口。 后来,我到外地念高中。艺术科,思想冲撞严重的时候几乎不能见人。偶尔看电视,《半生缘》里的许世钧长得极像他。斯文,秀气,眼睛里都是欲说还休。以及他跟曼桢,顾曼桢令人惋惜的一世情。然后知道那个演员是谭耀文,香港人。在同一时期,他的许多别的电视剧还在上演。而我却记得他永远是世钧,沈世钧:他无力,苍白的爱情。在我怀念人•可•木•易的时候,我看《半生缘》。 像许多犯错的孩子一样,我在外面遭遇失败。高中第三年的收心之旅,我回到了家乡的一中。尚未收回城市里的浪荡。我每天散步,阅读,等待生命里那个白面书生的出现。学校里的一次照面:他穿蓝色格子衬衫,急匆匆。大概理科男都是这样吧。而印象里的“人可木易”与沈世钧开始重合。他高了,还是不太说话。叫了我的小名,很温柔的样子。还是当年让我心动的害羞样子。 然后,高中毕业我求学失败。在家里复读,啃着整部新版的《雪山飞狐》。这一次他是“田归农”,他老了,也见证了我的整个青春。在角色里:他心怀鬼胎,我击不起恨意;他的漂亮女人,我妒忌;他仓皇逃逸,我希望他坐的马车比别人跑得快;他妄图得到世界,我准许他的野心;他不安,他的女人背叛他。我埋怨编剧不够偏心,不成全他。 我仍旧像当初那样想满足他孩童的全部愿望。 夜色里,这是我一个人的海誓山盟,我一个人海市蜃楼。 再以后我二次求学在忙碌的上海,渐渐离开了每日蹲守的八点档。而那场未做完的梦: 沈世钧:你今晚有没有买花等我,看这花好月圆的。

74 有用
11 没用
半生缘 - 豆瓣

半生缘

7.1

2133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4条

查看全部34条回复·打开App

半生缘的更多剧评

推荐半生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