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n:生而乐为女人

低端小能自由西
2009-03-05 看过
观影可以有很多角度,我一开始看《Sakuran》,纯粹是被几乎要从屏幕里扑溢出来的浓艳的色彩给吸引住的。

大抵上,我还是更倾向于那些擅长色彩的艺术家。Mika Ninagawa恰巧就是不仅擅长,更正合我口味的那一位了。她运用大红大绿的大色块或者小碎花一点不缩手缩脚,却能从来不和俗气沾边,也懂得收敛含蓄的时机,不让自己整个collection火气太旺,看得人伤神劳累的。她其实不一定要依靠堆砌色彩来独树一帜,即便是那些略显清淡温和的,也彰显着她的风格,张狂热烈,精灵古怪。

所以冲着Mika Ninagawa,《Sakuran》就值得一看。色彩浓郁的画面始终保持着高昂的至high的状态,像万花筒一般光怪陆离,还有支离破碎的光影和水纹晃动。看久了,连现实的世界都好像变得只有黑白二色。如果不说色彩与摄影,单说叙事的话,对于一位本行原是时尚摄影师的导演来说,《Sakuran》也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上乘之作了。

《Sakuran》和名噪一时的《艺妓回忆录》纯粹是两码事,《艺妓回忆录》就算用了再华丽的布料与颜色,但镜头总是像加了块灰色滤镜一样,什么都是灰蒙蒙,让人振奋不起精神来的。明治时期的日本,坚船利炮与富国民强潮水汹涌般抢占滩头,是紧锣密鼓地改朝换代,一片风卷云残时势难定的时代,早已经是江户仔精神催化而成的吉原烟花市的穷途末路。艺妓,即便一脉相承,但那哀婉无力的气象,早就是和花魁,甚或江户时期的太夫两个概念的东西。

《Sakuran》没有写明断代,但不管是全盛时期的太夫时代,或者之后大众化的花魁天下,意象都是大差不差的。看到这儿,就想着该配上一味茂吕美耶的《江户日本》,其中还有一章专门详尽回顾色道始祖吉原烟花市近400年历史的。字里行间都见一派得意神气洋溢而出,看了令人心动神驰,连影片中那一番永不会落幕的纸醉金迷,红彤彤的灯笼映衬着盈盈夜空的景象,都无法表达。其实整个的江户时期的日本都是这样,明明尽是破落的长屋街道,但一经朝生夕死的享乐主义者演绎,就全变得活色生香了。在灰堆中都能作乐,这样潇洒的人生观,估计是所有人心里某个阴暗角落不自知的向往吧。而那盛极一世的吉原烟花市,便是整个江户精神最妖冶彻底的表达了。

中文名将《Sakuran》译作了《恶女花魁》,我觉得这名字,好便好在一个“恶”字上,在纯普通话的语境下,是无法明白这一个单字微妙的褒义含义的。单就那一个“恶”字,便涵盖了Mika Ninagawa所要表达的超越江户时代吉原烟花市的意象。或者是清叶在片头曲响起之时,慵懒的那一句:我喜欢烟斗,因为这样可以躺在地上抽烟,烟灰也不会掉在身上。这一句话,恰好点中了18世纪的江户与21世纪后现代的相通之处。

在妓女之间争风吃醋和与恩客的情感纠葛的浮世绘之外,清叶便显得独树一帜了,果真够“恶”,有些遗憾《恶女花魁》中没有给那些通达人情、熟谙世务、思想开明、风流儒雅,够“粹”的嫖客留一席之位,也所幸没有如此安排,不然整部戏就太和谐圆融,怎么让有棱有角的清叶大展身手呢?

我希望江户时代的吉原大门上端,也真的搁着一个巨大的透明金鱼缸。Mika Ninagawa的比喻用得再恰当不过。

这个不和谐的音符,与风流的吉原烟花市明明格格不入,骨子里却与之紧依相偎,又写到了我们心坎里边。人生总不会只上演“花魁道中”这一出,始终高调饱满,引得路人仰颈羡叹,始终保持着袭人的华丽,俯瞰众生。总有些不甘心的缺陷,疾风暴雨的摧毁,像是被踢翻的金鱼缸,再是美丽也不顶用。所以,才给了清叶存在的理由,一定要争一口气,扑棱扑棱着,或许会有怜惜的路人看见了便来呵护,或许扑棱扑棱着,就又翻身跳回大海里去了吧。

所以总而言之,这是一部让人心疼的电影。
8 有用
2 没用
花魁 - 豆瓣

花魁

8.1

6404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花魁的更多影评

推荐花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