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科男人,浪漫到无可救药但却愚钝的爱

白一刀
2009-02-18 看过
当石神躺在监狱里仰望天花,天花板上小小的斑点在他脑海里变成了四色问题。

“那个答案不够漂亮。”十几年前,还是大学的他和汤川这么坐在长椅上说,身边放着五颜六色的彩笔,他低头仔细深入的琢磨着这个问题。

很多年后,他和汤川坐在桌前端着酒杯喝酒,不再青春年少,汤川问为何不进研究所去研究数学而要去做数学老师,他无奈的说父母身体不好。

所有理科头脑的男人都一样,刻板、严谨、枯燥,毫无色彩而言,又很容易坠入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堤真一饰演的石神只是这么一个枯燥简单到乏味的男人,他唯一的浪漫就是对着黑板或是拿起便签纸没完没了演算着数学问题的时刻,嘴角会因为某个结论或是答案“不够漂亮”而露出淡淡的微笑。

但这些没人在意,教室里的学生们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人们匆忙的从他的身边走过——没人会在乎他所想什么,他在做什么,喜爱数学却不能进入研究生里如汤川一样随心所欲的沉迷,做什么都不行,只是这个社会里处处看见毫无存在价值所言的无聊中年大叔。

凌乱的头发、胡渣、土气的衣服和围巾,甚至还有一张让人看了就觉得不舒服的脸,石神透过玻璃的反光看到这样的自己,身边站着就是当初一起在长椅上笑着说“那个答案不够漂亮”的昔日同学,本不修边幅的石神开始胆怯。

“因为他恋爱了。”

下楼梯的时候会扶起花坛里倒下的蝴蝶装饰物,默默走着每天都相同的路,绕过那些从未改变的人潮,然后拐弯,进入那家便当店,低着头,要一份招牌便当。

是的,他爱上那对敲开他房门微笑着打招呼的母女,那对把它从天花板上悬挂着上吊绳上街救了出来。那对开朗热情的母女把石神从枯燥的现实世界里拉出来。

石神愿意为了她们而犯罪,“如此天才的头脑却不得不用来犯罪”——汤川无奈的如此说,但石神却不这么认为,这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报答、保护或者说是爱着那些珍贵的东西。

即使让自己变成杀人犯、跟踪狂、变态都无所谓,对石神来说那些不过就是代数问题伪装成几何那样简单。


这个枯燥的男人用自己的方式在爱,用各种小花招把自己的爱深深的埋了起来。

不知道如何去给这样的人量刑,法律难道不是为了保护弱者的吗?为何到头来法律谁都无法保护,对于那些拼命去守护所爱事物的人却要量刑?

别告诉我法无情或是规则什么的,如果是我,我愿意为我所爱的人背负任何东西,法律比起她或他的微笑来算个屁,既然无法保护他们那就不需要法律这种东西。

石神简直是个浪漫到无可救药的男人,这愚钝的爱。

花冈靖子大概从来也不爱石神,无论小说抑或电影。她对他——起先是轻忽,而后是敬畏,直至真相一步一步揭开,惨烈惊震,她大概、再没有机会爱上这样一个人。
297 有用
2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5条

查看更多回应(55)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影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