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目,而她是路

黑甜梦乡
2009-02-14 看过
     影片的开始,父亲对松华和东浩两姐弟说道,要学好说唱,必须先找到眼睛和路。
      三十年后,东浩回到仙鹤山脚下,只能娓娓的向昔日的情敌道出这一路如何走过。这是一个男人的叙事,却成了一个女人一生的故事。
作为没有血缘的姐弟,美丽又兼具天赋的松华是东浩的女神和唯一的牵挂。父亲柳奉分别收养了他们,把仅有的艺术造诣传授给他们,一心祈望松华能够成为sorikkun大家。而游吟艺人的清贫和父亲的严酷令东浩离家出走,父亲毒瞎了松华的眼睛带着她继续游唱着。东浩为了寻回姐姐,继续的打鼓,只为能在清唱界找到盲歌女松华的消息。
      这种牵挂是幼时的勾勾脚牵牵手,也是长成后的心之所属。东浩离家出走,松华却不得背弃父亲,背弃音乐,她依旧等待东浩。即便东浩结婚生子,她只有独自泣不成声,对东浩说“好好养育孩子,别让他也成了孤儿。”随后,她嫁给了市长的父亲,在夜里宛如幼时唱给父亲的布谷鸟一样吟唱着歌谣。等到老人离世,松华再次流离,只带上东浩给她用炮弹壳做的扳指。
     在济州岛找到松华,东浩只是说着“我要去中东赚钱”“我要为你盖个大房子教清唱”“为你学了盲文”“看了很多故事,想录音念给你听”,他把自己当作松华的眼睛,帮她看外面的世事,剔除杂尘。他就像个没有心的记录机,忍受一切,一辈子只在做着迷恋这一件事,他迷恋松华,一生走完连一个爱情的规定动作都没有做,却又都做完了。
即便盖好了大房子,还是经历了种种,还是寻不回松华。东浩只得独自踏上回溯之路。一路寻找都只是在寻回,寻回那条本就应该他走的音乐之路。最后,东浩拿起父亲和松华留给他的那只鼓,敲起来就像伴着松华的绝唱,却已然释放了他所有的忧郁和哀伤,任他仙鹤山或者外面的世事变迁。
     沧海桑田,松华领着他走上了回家和音乐的路。
3 有用
0 没用
千年鹤 - 豆瓣

千年鹤

7.5

72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千年鹤的更多影评

推荐千年鹤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