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谢小麦
2009-02-01 看过
原来有这么多救赎的故事在上演,跟地域没有关系,跟肤色没有关系,跟种族没有关系,跟年龄也没有关系。唯一有关系的,就是你需要有那么一个触点,让自己顿悟,然后发现,是的,是时候改变了,是向别人证明,我也有人性的一面的时候了。

貌似看过很多类似话题的东西,包括前几年的《肖申克的救赎》《撞车》,还有同名为《救赎》的凯拉•奈特莉出演的文艺片。肖申克的救赎很立志,等待希望等待光芒和圣洁的自我解脱;撞车的话题很零散,却让人印象深刻,暗夜的氛围总能射出一线光;凯拉•奈特莉的那个救赎由一个踽踽而行的老妇人讲出,童年记忆的老木屋满是灿烂的光,有战争,却只是回忆的点缀,并不足够深刻。如今看到的这部救赎,产自南非,从头到尾,节奏紧凑,无非是想告诉你我,我们都需要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或者,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们可以做好,或者总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差。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没错的,就这两句话。

我并不喜欢将我们如今成人的行为都归咎于年少时候的经历,但许多时候,我们又的确需要给自己一个说法,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或者借口,来解释如今的许多行为。我对妹妹说,所有性格的侧面在某个人身上其实都是对立的。自傲的人有自卑的一面,可怜的人也必有可恨之处。所以,许多时候如果不懂一个人,倒不如想想这个人最强烈的性格角色的对立面,或者就会懂,我们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复杂。

上午跟师姐说起近况,波折不断,压力不小,却还是需要乐观应对,说服自己前面有曙光等待。我说,不过是为了生活;师姐说,错,是为了生计。也是,生活的层面太高尚,如今的挣扎,无非是为了能好一点儿活着。下午东海杜倩分别说起济南生活的安逸,想出来闯荡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有更好的生活情态。不知道,反正何种选择,都是为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感,如果另外的变化会让你有更强烈的幸福感,变化倒不是坏事。下午还说起奥巴马竞选的口号,we need change 和yes, we can,只是不知道,我们究竟能够变化到如何程度。

故事的主人公出场时,是一个混混,杀人放火,为了一口吃食。甚至几个人在地铁里都能行凶杀人,甚至把自己的同伴都能打到狗血喷头,甚至能够无缘无故开枪抢劫一个赤手空拳的妇女。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无恶不作的人,却在面对一个婴孩时,表达出了一种强烈的温暖的父爱情绪。他把孩子带回家,逼迫邻家的女人喂养照顾这个孩子,然后,还带着这个孩子去自己童年成长的地方看,那里依然被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侵占着。

然后,他在旷野中奔跑的时候会闪回他童年成长的情景。酗酒凶狠的父亲,卧病在床的母亲,被父亲一脚踢残废的狗,还有他惊恐的在旷野中离家的惶惑。所以这种对待孩子的态度有了两个基本的理由:第一,他幻想自己作为父亲的角色,然后成为自己幼年时候渴望的父亲的形象,有耐心而且温暖的父亲形象。这也就说明了他为什么会想办法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甚至最后发现自己无力承担的时候,会将孩子归还的举动。第二,他幻想自己就是那个孩子,希望自己有重生的机会。抛弃如今生活的不堪和拮据,通过另外的方式,给自己一种别样的选择。
这种童年与成年的交互出现,试图表达的应该不只是童年经历对个人性格和命运的影响,也不单单是给个人行为的成因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他的那些同伴跟他的生活方式类似,却没有给出一个类似的原因,所以殊途同归,大概如此,命数总难改变。发生的,改变不了;没发生的,也会按照非偶然的轨迹运行下去,人总是拼不过命的。

最后,他惯穿的黑色皮外套,换成了洁白的衬衫。色彩的寓意很明确,而周围警车车灯纷纷亮起,他举起自己的双手,等待未知的命运。归还孩子是为了成全自己,放弃谋杀这个孩子并不能洗清他之前的罪过,就是这样。人非圣贤,罪过终究难免,救赎,或者给自己机会重新来过也不过是天方夜谭。所以,就像是小熊告诉我的,人要原谅自己和上帝。所以,过去的还是要过去。Change需要勇气,也需要放下过去的包袱,要不然,这条路会很艰难。
8 有用
0 没用
黑帮暴徒 - 豆瓣

黑帮暴徒

7.3

760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黑帮暴徒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帮暴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