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2:跳舞的狮子,思辨的狂欢

苏乏
2009-01-28 看过
马达加斯加2:跳舞的狮子 / 苏乏

    这令我想起BBC电影《舞出我天地》,当身为工人的父亲看到儿子浪费时间在娘娘腔的舞蹈上时,心下有多么不安,而这一切或许将引发不可扭转的变故,或好或坏,但作为BBC励志影片抑或如梦工厂动画《马达加斯加2:逃亡非洲》,这一局面应该是好的征兆,既是卖点,又充满变革的喜悦。
   
   
   
               -= 狂欢锅底一扫陈旧情歌 =-
   
   
   
    违反常理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人物设计乃至故事情节,不可或缺,可遇不可求,平庸的编剧绞尽脑汁或许一生难以窥探绝妙的情趣,而天才总是令人妒忌。本片的第一部是自红磨坊重振歌舞片风骚之后,好莱坞在动画片中动用节奏把玩快感的一次小尝试。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该作的前篇,也不热衷《圣诞夜惊魂》的诡异狂欢,甚至对传承山寨做派的掉渣歌舞《高兴》侧目并足,始终还是期待既不至完全复制百老汇,又不会偏门得离谱的歌舞巨制,显然观看本片并不是一个能够满足这一愿望的选择。
    本片不像《如果·爱》一般用流行音乐掩盖脑干萎缩炮制超时MV,亦同《高校音乐剧》青春偶像励志没有丝毫结构上的相似之处,严格来说本片实在算不上什么歌舞片,在上一部中舞蹈充其量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话题,乃至片尾背景里的噱头,而在这部舞蹈则参与了一些关键情节,从一丝无奈到奋勇到自豪,显得情感充沛,甚至打通了狮子同其父辈的代沟,完成在篝火前为人类围歼之时的重头戏;狂飙在热带大陆上浓郁的蛮荒气质,更为动画的配乐掀起一个个高潮。
    《马达加斯加》的第一部只是在试图讲一个完整的故事,甚至情节并未饱满到可以独当一面,那些怪异的造型以及荒诞的音符或许会更有卖点;而这次梦工厂奉献了一部略显神经质但却情深意切的狂欢动画,描绘出自《狮子王》之后最为生机盎然、活力四射的百兽图,即便没有如迪士尼般抑扬顿挫的唱段助阵,仍显现出其变幻无穷的动感,以及难能可贵的情意。
   
   
   
                 -= 思辨色彩谱写人文情怀 =-
   
   
   
    区别于《冰河世纪》中最诱人的长着獠牙的远古松鼠,影片使用一只小狐猴与松鼠之间的小动物做过渡,或者说用于介绍大环境,引出全景画面。事实上很多人和我一样更为偏爱那四只神奇的企鹅,番外短片如果不以他们为主角那真是白瞎了。有趣的元素很多,《马达加斯加》中的角色造型一贯硬朗,夸张,粗线条,且各有各的快活,那只没心没肺的狐猴国王更是绝对的自我为中心,活在自己的世界,和一群神经大条的同类其乐融融。更不要提如同拾荒者的猿猴们,或是自得其乐的斑马方阵。
    大草原充满自由,亦擅于独裁,无政府有无政府的秩序,万物都有自己的法则。有人在攀比与竞争,就有百兽在角斗、撕咬。试想一下都可以理解,但相互理解又着实并非易事,按照惯有的思维方式与利益中心思考,就会如狐猴国王一样,听不懂长颈鹿梅尔曼的心声,或者说根本没在听,直到他找到自己想要听的字眼方止,他大概是帮误以为自己得了绝症的梅尔曼开了窍,但更多的是展示自己的决断,让事情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好比家长都是为了你好,有人管虽没有看上去那么好,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遭,实质上消极的一面真实存在着,想好如何面对。
    而问题的关键往往是:有什么区别。
    片中的狮子亚历克看不出斑马与斑马的区别,更不该建议好友马蒂戴个铃铛便于自己加以区分,当然他只是开个玩笑,但分不出二者有什么不同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按照恋人间的逻辑这应该是不可原谅的,朋友也如此,只不过没那么严重。究竟一个和另一个能有什么本质区别呢?都是人,都是马,都是猪,这并非羞辱,只是一个角度,同一层面,拉开一些距离,显得冷漠一些的判断而已,不算错。
    忙碌且频繁变换的生活环境时常让人目不暇接,很多地方触景生情,很多面孔亦似曾相识,彼此间的熟稔建立在曾经属于别处的默契,然而这些归根结底都是经验,其实仔细想想,就这个地方,这件事,这个人而言,真的前所未见,相似的只是它的形式,而市场催熟的也不过是形式,既然主导力量有所侧重,大概放弃辨识能力有理。
   
       
   
                -= 反斗角色演绎动人情意 =-
   
     
   
    形式不容内在的冲突跃然表面,于是会跳舞的狮子注定败于彼之孔武有力;而狮子在密密麻麻彼此神似的斑马群中苦苦寻找它那独一无二的朋友马蒂时,那令人绝望的孤独与茫然,实在令人悲哀,所以当终于找到,才会感人。
    那么,你有什么不同?毋庸置疑,或者说你该如何证明这一点。
    长颈鹿梅尔曼并非因自愿成为祭品而不同,那只是众望所归终有那么一个,大家的欢呼并非献给它——梅尔曼,而是献给千千万万个自己,因为他们确保可以活着,那么梅尔曼不是梅尔曼,他只是人皆可为的祭品,一个符号,至于是梅尔曼祭还是某人祭都无区别;真正将梅尔曼从百兽中摘出来的是他当着格洛利亚对摩托摩托所说的那番话,是话中透露出的真情,正因为是他而非摩托摩托品味出格洛利亚的特别,对格洛利亚来说他才是唯一,换了谁都不行。
    于是,梅尔曼有没有绝症无所谓,是不是祭品无所谓,当河马还是长颈鹿都是次要,他用真心、赤诚、在乎证明了自己独一无二,这就是区别,区别于芸芸众生的分量。

    好在电影是善的,动画包罗万象,百兽乐得其所,狂欢只问节拍。呵呵,说实话本来并没有对《马达加斯加2》抱任何期待,但没想到甚至找到了Emir Kusturica的感觉,荒诞,乐观,情意,音乐,舞蹈,节奏,狂欢,更何况是色彩明艳造型讨喜的动画巨制,这样的电影实在没有理由令人失望。
    

2009.01.28 北京
6 有用
0 没用
马达加斯加2:逃往非洲 - 豆瓣

马达加斯加2:逃往非洲

7.7

929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马达加斯加2:逃往非洲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达加斯加2:逃往非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