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不见白夜叉

伊谢尔伦的风
2009-01-20 看过
万事屋的那个阿银,据说其实是个武士。

是的,他气质非凡,天生一头蓬勃的天然卷与一双正直的死鱼眼;他腰佩宝刀,由健康自然的全木材料制成(坏掉了就通过电视购物再订一把),刀把上题有字迹俊逸的“洞爷湖”(此乃08年7月八国峰会会址)三字,刀内更蕴藏着一缕与名刀“斩月”一母同胞般凛冽的刀魂;他舍生忘死,明知自己高血糖却依然嗜甜食如命,屋内高悬二字匾额“糖分”;他身世神秘,爹妈不详,恩师松阳先生一直没露过全脸,现在的身份是恐怖分子(们)的前战友、至今也依然有嫌疑的(潜在)政治犯,但在那个“冲田是女生”的《银魂》初期设定里,却和负责缉拿政治犯的某青光眼烟鬼根本是同一个人。

他两袖清风,月月拖欠房租,长期生活在财政赤字经济危机的边缘;他刚正不阿,能说坏话时绝不说好话,看见胖妞就直接管人家叫“火腿子”;他洒脱随性,每每当众挖鼻孔或挠痒痒,经常发表必须被打码或者消音的言论,做了四年少年漫男主角却连必杀技也没练出一个;他神出鬼没,有时莫名失忆,有时参加联谊,有时照顾传说中的自己的私生子(?!)。

他热情洋溢,二十几岁了还没戒掉《少年JUMP》,迷恋电视台的气象节目女主播;他童心未泯,四顾无人便独自在荒岛上大声呐喊“龟~派~气~功——”,通宵排队抢购限定版游戏机;他兴趣广泛,有时做侦探,有时做律师,有时做保镖,有时客串阴阳师;他变化多端,有时COS不幸的人头马,有时COS浦岛太郎,有时COS真选组,有时COS蛋黄酱星人;他交游广阔,时常有被虐狂女忍者、脑残恐怖分子或者傻笑星际商人波澜壮阔地找上门。

他热心公益,有时替人维修屋顶,有时给人送快递(以及炸弹),有时采蘑菇,有时抓天牛,有时帮外星笨蛋王子寻找宠物;他乐于助人,会特地从红灯区拉来几个S女王安慰迷茫焦虑的(其实只是在为了交笔友而拼命构思回信内容的)青少年,得知机器人女仆的工资花不出去(因为是机器人所以唯一的开销是机油)就拿着人家的钱带人家去夜总会喝酒;他热爱集体,有时组队踢足球,有时组队当忍者,有时组队打网游,有时组队潜入邪教组织;他古道热肠,有时拯救人质(或伊丽莎白质),有时拯救家里蹲,有时拯救OTAKU,经常拯救地球或宇宙……

因为有太公望的珠玉(?)在先,阿银只怕很难得到“最会耍贱招的少年漫男主角”殊荣;而《幕张》的前车之鉴,也使他拿不下“最猥琐少年漫男主角”称号——顶多大概可以算是“最猥琐人气少年漫男主角”——不但把怪力萝莉神乐熏陶成了《少年JUMP》史上第一个当众挖鼻孔的人气女主角,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扛着充气娃娃上街,能带着未成年少女在雪地里搭建造型酷似[哔——]的“阿姆斯特朗炮”,能坐在公厕马桶上长篇大论地阐述上大号忘了带厕纸的悲哀,还能因为“老子的[哔——]居然被天人改造成了螺丝钉!”这种理由挺身而战,最终用自己的[哔——],哦不,螺丝钉挫败了天人的阴谋(?)……

然而“JUMP史上最高龄男主角”太空望(初登场72岁)好歹有张娃娃脸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才二十几岁的阿银却时常洋溢着浓郁的大叔气息——虽然他本人绝不承认,毕竟被和长谷川泰三那种MADAO划等号未免太丢人——但与神乐相处时所散发出那种强烈的父女气场,却瞒不过每一位读者/观众雪亮的眼睛。

于是原本以与银时之间同类相斥的关系为人称道的土方十四郎,作为“冲神”这一疑似本作头号BG官配(参见《银魂》动画DVD某卷封面)的附加产品,平白多了一个“相处不睦的亲家”属性[那么难道其实(无处不在的)假发子就是(因为个性奔放脑袋秀逗而)经常离家出走的孩子他妈?!];S星王子冲田倒是与那位万事屋老板的关系莫名其妙地颇为融洽——不知是因为三叶事件,是为了讨好未来岳父(可怜真•岳父星海坊主就这样被彻底无视了……),还是单纯地“偏偏就看他很顺眼”。


“人脉广阔”或者说“奸情四溢”大概是主角的必备属性之一,而我们倒霉的万事屋老板不但住个院都会被小猿可着劲儿S,去夜总会喝个酒还要被阿妙殴打,就连传说中的真选组组长近藤猩猩……哦不,进藤勋和真选组的流氓上司松平片栗虎这样的大人物都时常出现在他的身旁……并且虽然只是个腰佩木刀的落魄武士,却像全知全能全次元的天照大神一样有着多个“分身”:

在平行设定之一,他是3年Z班的银八老师;在平行设定之二,他是与重下巴眼镜大叔新八一同在歌舞伎町打拼的牛郎金时;在原作的现在进行时,他是常去西乡特盛开设的人妖酒吧打工的“小卷子”(为什么无论男装女装都是从事【特种职业】的!?),而在原作的过去完成时……他是攘夷战争中的白夜叉。

是的,白夜叉。活跃于攘夷战争后期,怀着保卫国家赶走天人的理想,纵使染满鲜血也在所不惜的恶鬼,他银发白衣。

他银发白衣,他挥刃浴血,他与同伴们抵背并肩,一同直面轰雷滚滚阴云沉沉。他们任凭热血澎湃,不畏凛风寒雨,坚信能用自己的刀斩裂阴霾,用自己的手迎来云消雨霁。

——谁料想结局却是幕府称降,废刀令启,同袍四散,契阔天涯。

那时候或许真的是太年轻了。

之后(疑似被高杉用绷带底下那只眼睛发动GEASS下了“不许比我聪明”的命令的)秀逗X2坂本辰马和桂小太郎,成了穿梭星际的宇宙商人与温和派(大概)攘夷志士的领袖。而伤了一只眼睛的高杉晋助,则一直被空知猩猩藏着掖着,只是时不时地放送几张木屐•浴衣•小烟枪花魁照,怎么看都是一副注定了要被捂起来孵成最终BOSS的架势——毕竟我们知道,《银魂》这样一部漫画的大结局,总不可能是“武士们团结起来打倒了隐藏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大坏蛋天人”。

至于坂田银时,我们所能得知的就只是,战争结束后落魄江户的他被登势大妈捡了回去,从此“沦落”为登势酒吧二楼常年拖欠房租的赖皮虫,此后嬉皮笑脸执迷甜食,懒散闲步游弋人间,在《银魂》第一话里遇见了阿妙和新八姐弟,不久之后又收留了神乐,养起了定春,遇见了凯瑟琳和小玉……

而从“白夜叉”到“万事屋的阿银”的转变过程,却是回声隐隐的天堑深谷,我们至今一无所知,只能自行想像与揣测——偏偏他又不像桂、高杉和真选组等人那样有着历史人物做原型,没法作为参考进行对照与预想。

万事屋的这个阿银,看起来就像是个正统少年漫画里必不可缺的【教练属性】【吊儿郎当系】【人生前辈型】配角,总是不修边幅神情散漫,时常没精打采心不在焉,曾经一往无前的凌厉眼神沉淀成貌似神情莫测的一脸呆滞,并且也确实,经常像个大叔似地为故事里的其他傻瓜呆子偏执狂指点人生。

但其实,他却依然还是个最正统的少年漫男主角,脑子里心心念念的都是恩师松阳先生,二十几岁了也照样保留着少年漫男主角所应具备的全部品质:热血,傻瓜,顽强,执拗,爱说教,滥好人,以及小强般百折不饶欣欣向荣的生命力。

他总是无法袖手旁观,但从容挥刀时比其他故事里年轻的主角们少了一份焦虑,因为已经不需要迷茫青春寻找自我;他说教起来简直是个话痨,却从来对自己的往事只字不提,就好象是因为所背负的太沉重,所以容不得一丝松懈一次溃堤——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那只是由于空知猩猩太懒,根本就还没开始编。

他还记得当年的目标与理想,记得往昔的热烈誓言,只是已经长大,渐渐懂得不能单靠“否定”与“拒绝”去改变自己之外的整个世界,更学会了珍视眼前的、身边的那份吵吵闹闹的祥和安宁——不,不是沉迷安逸(他甘愿为之粉身碎骨),也不是忘记了那份心情与初衷,只是有了不一样的挥剑的理由。哪怕必须为此与昔日战友执刃对峙——对,你知道,迟早总会有那么一天。

是的,他就是这样的武士:正因为还记得不分敌我遍染白衣的血迹斑斑,也记得修罗场上肝脑涂地的尸山骨海;正因为明知道活着比死去更辛苦,也知道保护比破坏更艰难,所以才越发要站直挺胸,木刀紧握,勇气一如既往,坚定依然不变。
2419 有用
45 没用
银魂 - 豆瓣

银魂

9.6

9910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3条

查看全部193条回复·打开App

银魂的更多剧评

推荐银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