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自己的那一场戏上演

恶魔的步调
2009-01-12 看过
之前有看过一篇文章叫做《人类或许不再需要的五个器官》,这五个器官分别是:犁鼻器、鸡皮疙瘩、达尔文点、尾骨与智齿。

当你发现自己对某个人倾心时就会颤抖的起鸡皮疙瘩——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犁鼻器与达尔文点则明显是性感带,前戏中湿吻和啮咬都用得上;而尾巴与智齿则通常被当做是萌的表征,也许受吸引而起鸡皮疙瘩它们自有功劳——我是说特别当人类还是古猿的时候。

因此,由此看来,人类的进化简直就是一个感性与性感的缺失过程,一场消灭浪漫的战役。

韩国人很喜欢打着伦理的晃子整一些奇奇怪怪的爱情片,但不得不说其中一些还是拍得相当的出色,比如说这部《智齿》。

关于故事的内容,不多说,要概括的话就是标题这一句——眼看着自己的那一场戏上演;电影的场景和镜头都很讲究、很漂亮——有点像张悬的女主角并算不上是很漂亮但摄影师的镜头机位和场景设置让她变得相当有质感;非常和谐融洽的配乐——好的电影好的氛围塑造都离不开这一点;而故事的结构也相当的有意思——最大的亮点之一,虽然不复杂,这一点上说它是韩版《情书》不知道是否有人能理解?


另,学到法语两句:
Vous voulez danser avec moi
Voulez vous coucher avec moi ce coir


———————————————————————————
《人类或许不再需要的五个器官》:

犁鼻器:

费洛蒙是生物化学元素的对外表现,荷尔蒙是给自己用的化学药品——费洛蒙,是啮齿动物和其他一些哺乳类动物所分泌发布的一系列化学信息的总称,其携带了和生物体性别和生殖相关的生物信号,以此来影响其他个体的行为。而犁鼻器就是专门用于探测费洛蒙的感知系统,是位于鼻腔或者口腔上顶,由一对成双的结构组成(如图)。虽然在成人鼻腔内发现了类似于犁鼻器的组织,佛罗里达州立塔拉哈西大学的神经学家迈克尔梅雷迪思,仍然不遗余力的阐述定义其是退化组织。

“如果观察其解剖构造,你在人类组织内,找不到和其他哺乳动物犁鼻器感知细胞很像的细胞。”他说,“你也找不到任何神经纤维和大脑相链接。” 同时他用基因遗传证据,说明了人类的的犁鼻器是没有功能的。实际上,基因编码了其细胞表面的接受器,一种约束进入细胞的化学物质并在细胞内产生电流反应的分子结构。人类对应犁鼻器的基因是隐形而不作用的。但是另外一些令人费解的证据表明人类对费洛蒙有回应,这又如何解释呢?拉里卡茨,还有来自北卡罗莱纳州杜克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已经实验发现,老鼠的主嗅觉系统同样对费洛蒙有回应。如果人类也是如此, 神秘的费洛蒙仍然可能不经由犁鼻器来影响我们的行为。


鸡皮疙瘩:

鸡皮疙瘩更多是一种反射行为,而不是固定形态的解剖结构,他们被广泛的遗留在人体上。如果技术定义的话,可以称之为毛发反射行为。毛囊表面的细小肌肉收 缩,向上拉紧毛发。鸟类的羽毛和哺乳动物的皮毛或刺针广泛运用了这一功能。这可以让他们在寒流来时在肌体表面形成一层温暖的空气绝缘温室,或者毛发张开显出威武之态,让捕食者三思后动。然而,人类的毛发如此细小而无法实现上述的两样功能。

鸡皮疙瘩,或许,可能扮演了小小的新角色。就像脸红,原本是体温调节机制,已经变成反映情绪的条件反射:害怕,愤怒,愉悦,讨论,欣赏美丽的乐曲。这些反应给了他人情感信号。同时,其也加强了本体的情感体验和反应。这里有个证明,欣赏音乐获得的微微颤抖,传递到了大脑,和我们内心的欢快共振共舞。


达尔文点:

即小耳尖。在妊娠的第六周,六个突起组织在耳孔周围出现。这些最后将形成外耳。达尔文的点,是在第四和第五小突出结合部的小小形变。有相当的人群 (大约10.4%) 在他们的外耳顶端被赋予了这个小小的软骨。如今看来这是一个退化了的关节组织,祖先的外耳上端是可以旋动,并且向下覆盖外裸的耳孔的。

从科学角度看这一先天缺陷,他对我们没有任何害处,我们为之动手术,往往只是为了美容和化妆。然而,纽约市眼耳疗养院的整形外科医生安东尼斯克拉法尼告诉我们,内在的基因遗传学述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这一特性是个显性基因,也就是说,只要一条基因满足条件即可。说明这一特性是比较强势的,然而,这一基因又有很多变体,意味着即便你拥有这一基因,你也得不到小耳尖。变种的出现又意味着,小耳尖已不再拥有遗传优势。


尾骨:

组织结构如果缺少进化压力,可能在一定程度改变表现形式,产生变异。人类的尾骨是个很好的例子,哺乳动物的尾骨退化,拥有了修正的功能,较显著的是,尾骨作为肌肉的锚点,为肛门定位。

人类的尾骨一般是由四节脊椎骨合并退化而构成的一根骨头。“这里发生了令人惊异的变异”, 新泽西的纽瓦克州立医学院的尾骨疼痛服务中心主任,帕特里克。他说到,生来六指非常稀少,而尾骨可以有这种数量上的变动,他们常常由不确定的3到5块骨头构成。甚至于,有上百例的医学报告说婴孩出生带有尾巴。如果胚胎发育过程中,停止脊椎生长发育的信号没有及时给出,这一返祖现象的出现机率就会增加。


智齿:

大多数灵长类动物有智齿(第三大臼齿) ,但少数物种,包括狨猴和绢毛猴没有。乔治华盛顿大学,人类学家彼得卢卡斯:“他们可能是进化中的矮子。”他阐述道,当哺乳动物的体型趋小,很快的,他们的颚部变得不够容纳所有的牙齿了,拥挤导致物竞天择了较小或较少牙齿的物种。这些似乎在智人阶段发生了。

南伊利诺斯州大学的罗伯特科鲁奇尼认为,对人类而言,在过去的四个世纪,食物更加柔软,更多的加工,从而,拥挤的问题更加严重了。臼齿的磨损减少,颚部的空间更加值钱。“因而第三臼齿,我们的最后一颗长出的牙齿很难找到生长的空间。”他说到。不仅”挤压中的智齿“,这一现象非常普遍,更有35%的人群压根没有智齿了。我们可能处于一个最终失去智齿的进化历程中。
56 有用
7 没用
智齿 - 豆瓣

智齿

6.2

542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智齿的更多影评

推荐智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