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是舞曲 即会有始有终

me2
2009-01-04 看过
看それは、突然、嵐のように的时候始终有点不在状态,浮躁且倦怠。
无论是在描述梢与家人之间温情以及日出男为其种种放弃牺牲这样彻底的爱时,我都做不出因有的感动。只有当拓马迈着飘忽的步伐,开着轻佻的玩笑出现在镜头前时,我才能稍稍集中一下精神。这大概是所谓的山P集中力吧。

囧。

那个时候的P实在是年轻呀,瘦弱的仿佛只是15岁的少年,一头黄发是显得这般浮夸。其实拓马这个角色本身还是很有吸引力的,18岁的舞者,背负着病痛被迫放弃所有的理想和荣耀,在18岁人生正要开始的时候,却已经结束了自己犹如生命般对待的事业。这样的角色放在任何一部影片中都是会赚取观众同情与关怀的,只是年轻的P呀还不懂得如何将这份矫情发挥到最大的限度,这一点从开始我就一直在遗憾,并且始终在想,现在的山P该会把这一角色演绎的多么精致。不过,对于18岁的少年,无论是P还是拓马,都不应该有苛刻的要求,这一点上我是不对了。

转回正题说角色,据我看,拓马应该是个理性的人,难在人前坦诚,难对人敞开心扉。拓马也应该是个骄傲的人,骨子里充斥着跋扈,眼神里满满的自信。我看了诸多对于此片的评论都有提及拓马这个美少年是柔弱到让人心疼。我恰恰觉得想反,如果说拓马本身就是一个柔弱的少年,那这个角色的魅力一下变减去了一半。拓马本身并不柔弱,即使疾病随身也始终感觉硬朗,嘴角总有一丝淡淡的轻蔑的笑容,脱口而出的都是玩世不恭的态度。这一点也在最后的剧集了得到了答案,拓马称之为他的练习方式。正因为这份理智和骄傲,才能显示出梢在剧中的不同,拓马抱怨的说话,抽泣流泪,咳喘着瘫倒在路边的种种表现都只是在爱人面前的撒娇,正因他在心理上依附着梢,才能这么一览无遗地将自己18岁的脆弱不安嫉妒羡慕忿忿不平的所有表现地这么清晰。他的每次软弱在观众眼中都是魅力。只因他原本强硬。

梢这个角色其实我是喜欢的,每次看到那长发,我都有伸手的冲动,有人说这女人太老不美,不适合P。我却在心里庆幸这个角色幸好有江角マキコ小姐。三十岁女人的魅力即在此,一边理智地计划自己的人生,不安于平静的生活,一边却又因变动中的障碍动荡而沮丧不安,矛盾综合体,成熟与幼齿的矛盾综合体。正是这样才显得可爱。尖锐地否定自己却在心里更加倍期待别人的发现和认同。在这样的时刻,遇见了拓马。在此剧开始时,我始终觉得拓马表现地更像成人,梢总将高兴不高兴挂在脸上,嘴上强硬但面上坦率地似孩童。这样的反差很容易让观众心情愉快。而其实同拓马一样,梢在拓马面前的表现从开始就透露着不同,拓马的言语刮走了她生活中昏昏暗暗的阴云,像光一样吸引着。向前退后,彷徨在阴云和阳光之间。

貌似标题若叫阳光般的恋爱就更贴切,但是其实又是在道德伦理之外不能见光的感情。每次看婚外情的片,我内心总隐隐不安。但是在这里完全没有,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很期待有一个像日出男一般的丈夫,乐观淡定温柔善解人意,非常完美,无从挑剔。但看到拓马和梢在一起时,完全不会有负罪感,即使拥抱,即使告白,都不会有负罪感。因为自然,两个人都这样自然单纯,引领着我的心也不去想所谓的阴暗。不过,看这片子,我很坚定,从来就对结尾没有疑惑,因为我相信即使再爱拓马,梢也不会将自己三十四岁以后的人生托付。

爱不能代替生活,我不试图说服谁,但我相信我在十年后也会同样作答。生活本来就充满了跌宕矛盾,我希望有诱惑,在诱惑之后,我相信我还能回来。生活即是舞曲。爱情即是舞曲。即会有始有终。

另注:在严肃之后,我仍然想计较一下18岁山P为什么看起来没有眉毛,在观看中,我一直在想,为什么P的脸看起来有些怪,终于被我发现,眉毛浅到几近没有。这个问题很值得深究。
18岁的孩子还没有发育成熟到长眉毛么?
咳咳..玩笑而已。
5 有用
0 没用
像暴风雨般的恋爱 - 豆瓣

像暴风雨般的恋爱

6.8

260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像暴风雨般的恋爱的更多剧评

推荐像暴风雨般的恋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