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远山》:沉默的远山

老晃
2008-12-22 看过
   1995年,纪录片导演胡杰扛着简单的机器,爬上青海省地处海拔3500米的祁连山支脉一座矿山,纪录下当地矿工的一些生活片断,这部后来被命名为《远山》的电视纪录片,片长仅35分钟,2004年曾在凤凰卫视《凤凰大视野》播出。我是在看了胡杰两部历史访问题材的纪录片后,通过网络下载看到这部作品的,看后大为震惊。

    作家刘庆邦写矿工生活的小说以前读过不少,也看过李杨根据他小说《神木》改编拍摄的电影《盲井》,那些经过戏剧化处理的小说、电影质量很高,但并未令我感到如此触目惊心。《远山》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反差是,雪后的矿山晴空万里,天蓝得惊心动魄,向阳一面山坡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和煦的阳光使天地间闪动着与世隔绝的神秘与圣洁之光,可是就在这片山坡上一个冰冷洞穴里,三个年轻的农民,正在重复着人类最原始的劳动。所谓煤窑,是从地面斜向下挖一个刚能好容一人通过的深洞,然后横向掘进,能多深就多深,因为纯手工作业,挖出来的大都是碎煤。洞穴里没有任何安全装置,照明设备是头顶用粗布条栓牢的一盏油灯,没有安全帽,没有手套和口罩。三个人都使用“A”字形扁担,两头各挂一个柳条筐,每次把筐装满,爬出洞穴倒在空地上,两个筐能出八九十斤碎煤,一个来回需要半个多小时。等洞外的煤攒到一定程度,包工头会开拖拉机来把煤堆拉走,这么干,一个矿工一年能挣2000块,刨去生活成本,剩1000块。这些血汗钱有三个用途,娶媳妇,供孩子上学,给自己看病。在这样的煤窑干活,用不了几年人就得上矽肺病,这主要是因为呼吸了煤油灯的煤烟和煤窑煤灰所致,当地挖煤的农民,多半得这种病。医好了还来,直到身体彻底废掉。这些从附近村庄上山来挖煤的农民被称为“窑猫子”,在纪录片里我注意到他们几乎从不洗脸,因为脸始终是黑的,从头到尾你看不清他们究竟长什么样。晚上轮到谁做饭,谁会把手洗一下,不做饭的人,连吃饭的时候都不洗手。

    我不是城里孩子没吃过苦,上大学的时候我在新疆最艰苦的团场拾棉花,差点拉痢疾死掉,我知道重体力活是个什么概念,但我确实没见过这种活法,刘庆邦也没写过。最让我难过的是,我他妈的在北京生活了七年,居然以为这样的生活不可能还在今天的中国存在,我以为我离开新疆来到北京,全天下的生活就都向北京看齐了。我为自己的幼稚难过了好一会儿,然后我下楼去,陪我太太吃晚饭,她烧了一个豆腐、一个带鱼和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汤,都是我爱吃的,但是你知道,我当时感动得只想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58a990100c6gl.html


76 有用
5 没用
远山 - 豆瓣

远山

8.5

11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2条

查看全部32条回复·打开App

远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远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