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半簇光明

拜占庭的阴谋
2008-10-27 看过
二十一世纪是个优秀动作片极度匮乏的时代,混乱的编导,无脑的台词,空有其表的大牌,组成了一盘盘丰盛变质的大餐,可怜的观众惊异于这些貌似豪华食物的空虚和腐败,短暂的兴奋随后带来强烈的反胃。这些巨型垃圾使我们似乎忘记了《导火线》《兰博1》《终结者2》这些经典。
  但是诺兰兄弟,――记住这个名字――新蝙蝠侠之父,让我们重合动作片辉煌的记忆。
  惊异于《前传》中流畅紧凑的剧情,幽默迅捷的双关语,人性善恶的深度思考,大师汉斯.让默传神的配乐,那些经典动作片元素竟在二十一世纪重见天日。老戏骨摩根.弗里曼、加里.奥德曼、迈克尔剀恩、阿姆.内森精湛沉稳的演技。当然,还离不开我们的蝙蝠侠克里斯蒂安•贝尔阴郁冷峻的表演,毕竟是童年就主演过《太阳帝国》的演技派,和这些老戏骨同台毫不逊色。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心中唯一的蝙蝠侠。
  续集让人期待又担心。暗自祈祷《黑暗骑士》只须优秀,何求辉煌。但这次我错了。诺兰兄弟要比我估计的强大许多。
  因在家看DVD完成了这一过程,否则我会像新加坡的影院观众一样,起立鼓掌一分钟。不,也许是两分钟。
  
  〈黑暗骑士〉的逻辑也许是黑暗的,但也是真实的。
  他是一个我们需要的英雄,却不是我们希望的英雄。
  
  
  
  小丑,蝙蝠侠,阵营,乐之者
  
  首先向已故的年轻演员希斯•莱杰致敬,他演绎的小丑成了绝唱,28岁的年轻人完全超越自我与时代完成了这一悲伤、疯狂、壮丽、不可思议的创举,极其完美的表演简直让人难以自拔,在感染力上让同样优秀的克里斯蒂安.贝尔扮演的蝙蝠侠都有些黯然失色。
  
  Why so serious?
  
  “为什么这样严肃呢?”海报上小丑漫不经心微笑着的标志性台词,这不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小混混在装屌,是一个内心真正强大的角色缜密的思维下真实意志的写照。
  
  “知之者不如好知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也许有人认为把儒家圣人与疯狂罪犯比对大逆不道。但我的确这样认为。
  
  两句话原理是一样的,原理没有善恶之分。
  
  小丑,一个彻底的“乐之者”。
  
  在龙与地下城世界观的标准中,把人分为九大阵营,善良和中立阵营暂不评述,先看三种邪恶阵营: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混乱邪恶。(当然,所谓善良与邪恶本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和解释,姑且用这个时代大众化的标准来理解)
  守序邪恶者是指为了维护或信仰某种邪恶的秩序和规则的人,《黑暗骑士》里没有。但《前传》中阿姆.内森扮演的蝙蝠侠老师,影子军团的副首领就是其中之一,当然,他不认为认为自己邪恶,相反,他自认遵循的是“极善”路线。
  中立邪恶是指无视社会规则和他人需求,对自己有利则为,无利则不为,高登城的大部分黑帮,罪犯,受贿官员和警官都是这类人,其实绝大部分恶人都是这类。
  小丑则是混乱邪恶
  混乱邪恶的特点是不需从邪恶的行为中得益,邪恶的行为本身就能让他们感到快乐与满足。他们中有很多人追求一个无政府、无序的世界,我们很容易因此想到xx杀人狂或是很多精神病罪犯,当然,这些人的缺点是一般团队不成气候(神经病谁爱理你啊),思维因大脑的少根筋比较低级(大哥说干什么就干什么!),需求太过专一而容易被抓捕(比如总是固定强奸穿白裙子的姑娘)等等,所以危害或者说威力都有限。
  但小丑这个混乱邪恶的很特别
  他具有混乱邪恶所必须拥有的一切特征,不同的是,他拥有大批手下,拥有思维缜密天衣无缝的计划,没有固定邪恶的需求,因为一切破坏,伤害都可以给他带来乐趣,任何一件让这个世界陷入无序和混乱的事情都能让他兴奋。曾经悲惨的经历让他享受痛苦,没有任何关心的人或事,金钱仅仅是工具,是他完成混乱的工具,他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关心,而更为令人惊奇的是,他为自己的混乱邪恶树立了极为缜密的体系和逻辑:
  
  “别看那些正人君子和绅士标榜自己守序与道德,一但遇到生死攸关,生命的本质就会暴露,你将看见所有人生命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所以,守序与道德毫无意义。”
  
  “人们只会对不可预知的事情感到恐惧,一车一车的士兵送去前线死亡,这些都是可以预知的,所以不感觉惊奇,但一个部长突然被杀,因为不可预知,所以恐惧。”
  
  他不停歇的犯罪活动都是为了证明这一切。
  
  既然这样,“Why so serious?”为什么还那么严肃呢,享受痛苦,享受无政府,享受这完全混乱的局面与自由。
  
  “你整天就知道钱钱钱,高登市需要一个有品位的罪犯,”这是小丑对一个黑帮头子的话,他用汽油烧掉黑帮堆成小山的钱,为什么?“因为汽油廉价”,用“廉价的汽油”烧掉“大部分人最最看中的金钱”,违反了这一价值规律,就是最大的乐趣!生活乐趣就是策划犯罪与执行犯罪,享受犯罪的戏剧性,享受人性临终本性的戏剧性,而绝不是犯罪后的所得。除了这些,别的都不重要。
  
  他真是个“乐之者”。
  
  蝙蝠侠呢?他也是个乐之者,有的时候圣人与狂人就是一步之遥。
  
  首先从表面上来说,第二作中的蝙蝠侠的光芒被笼罩在小丑疯狂光环之下,并不是蝙蝠侠的问题,因为本身蝙蝠侠前传1,2是不可割裂的,作为蝙蝠侠的世界观,在1里已经得以完善,而《黑暗骑士》,则必须着重展示一种小丑全新的价值观,自然不会重新浪费镜头复习蝙蝠侠如何看世界。那么,我们来联系1与2观察这微妙的异同。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的父母死在饥饿暴徒的枪下,死在他们一直致力于保护的人的枪下。这使幼年的韦恩就仇恨罪犯,为了找出真正在腐败与千疮百孔的高登市打击犯罪的方法,他甚至不惜故意触犯法律以进入监狱,与最丑恶的人渣混在一起以了解他们,打击他们。
  “你们不是什么恶魔,你们只是给我练身手用的。” 布鲁斯.韦恩在面对监狱老大轻蔑地说。
  从原理说,这和小丑的行为实际上一样变态,也一样有趣。
  影子军团的副首领,也是蝙蝠侠的恩师则发现这个有趣的人,认为这将是影子军团中最需要和最值得培养的人才,“大部分正义之士容易动摇,容易腐败。”因为大部分正义人士的正义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不是最看中正义的过程。而布鲁斯.韦恩在意的是正义的过程。
  老师教会他坚定的意志,出色的身手,战胜恐惧的勇气,他是老师最优秀的弟子。
  也许太优秀了,优秀到战场和价值观上同时对抗老师。
  
  影子军团致力于用一劳永逸的方法,那就是清除所有邪恶,于是剩下的便是善。至于在惩恶中伤及的大量无辜,那只是扬善的代价。
  
  但这就与“正义的过程”产生的悖论,如果你不在意“无辜”,那行为本身还能叫“善良”么?
  
  价值观对抗的结果是蝙蝠侠杀死了军团首领,最后还灭了老师,他的世界观由此得到完善与坚固,不会盲从于任何势力与个人,他要做的,只是要小心翼翼与坚定的执行这一原则。
  在《黑暗骑士》中,执行这一原则已经十分困难,因为蝙蝠侠对罪犯的打击使得罪犯疯狂报复,市民和政府把这个黑锅扔给了蝙蝠侠,也许,蝙蝠侠并不在意名声,但我想,他在意的是还能否正确的履行这一原则,如果不惜代价的与罪恶对抗,那就与他所否定的恩师“极善”世界观一样了,自己需要去平衡正义的位置。
  他当然不可能像小丑一样肆无忌惮的犯罪,也不能像老师一样毁灭一切来重建善良,那这个准确位置究竟是在哪里呢?
  他向老管家阿尔弗累德寻求答案。老管家告诉他,自己曾在缅甸森林里对付抢劫宝石的罪犯,那些罪犯并非为钱,只因为抢劫世俗认为价值连城的宝石以产生对等价值的乐趣。
  “最后你们找到宝石了么?”
  “找到了,我们把森林都烧了。”
  蝙蝠侠会怎么做?
  这不是个蝙蝠侠可以回答的问题,甚至不是现在这个世界可以回答的问题。
  
  善之为善斯不善矣,上古圣贤老子说。
  
  电影中,小丑大放异彩,蝙蝠侠相形见绌。虽然拥有超强财力与装备,戈登警官与福克斯(摩根)的支持,出色身手以及迅捷的头脑,蝙蝠侠仍是处处下风。不在于小丑更出色,而在于蝙蝠侠有弱点,他必须关心很多事情与人,而小丑什么都不关心,他竟然因蝙蝠侠揍他而愉快,他几乎没有弱点,小丑可以完全肆无忌惮的犯罪,蝙蝠侠却无法不惜代价的维护正义。
  更重要的是,蝙蝠侠追求的目标要比小丑追求的目标难的多的多的多。
  悬殊的道德水准,才是这场斗争中真正最不公平的砝码。
  
  
  蝙蝠侠与双面人
  
  本作中,又加入了经典人物“双面人”哈维.丹特,但我要说,电影中最大的双面人,就是蝙蝠侠自己,哈维.丹特的双面人是指他坚持原则与狂热的两面,属性为冲突。而蝙蝠侠的两面,是夜色中维护正义的侠客与白天放浪形骸的高登城纨绔,属性却是互补。
  哈维.丹特,“光明骑士”,与蝙蝠侠相比有许多相似,拥有相近的素质,在不得不暴露蝙蝠侠身份的压力下,他毅然站出:“我就是蝙蝠侠。” 蒙冤接受审判,大有骑士之风,让蝙蝠侠一度想把他列为接班人,蝙蝠侠是一个民间英雄,他只能在犯罪过于猖獗的时候加以打击控制,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无法制状态,而哈维.丹特代表着可执行的法律与准则,从制度上是说, 哈维.丹特式的正义更具备长远的展望与理想,“高登城可以没有蝙蝠侠,但不能没有哈维.丹特。”但可惜的是,他有对抗罪恶的意愿与决心,却缺乏重要的挫折与历练,幼年哈维.丹特的父母没有被暴徒杀死,没有监狱中的历炼,没有西藏雪山中影子军团城堡的训练,没有为原则杀死过自己的恩师。哈维.丹特面对的高登城罪恶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承受力,以至在爱人死亡后遁入堕落。
  久经考验的蝙蝠侠的内心是否强大到无法撼动?也不完全,但正是蝙蝠侠这个双面人角色另一部分完善了其内心的强大。茫茫夜色中行侠仗义,不理会误解,不在乎误会,甚至把堕落后哈维.丹特的罪全部揽下,“他们需要哈维.丹特这盏明灯。”因为即使夜晚他失去了一切理解,白昼重现,布鲁斯.韦恩又变身高登城无人不晓的富豪王子,享受着整个城市的羡慕与尊重,可以带着整支俄罗斯芭蕾舞团美女出海鬼混,可以开个商务会带仨美女乘直升机隆重空降,这可不可以理解为夜晚责任背负的一种休息与释放?所有的夜晚事业的委屈与误解在白日形似放浪的生活中完全解脱,公众面前的布鲁斯.韦恩又从传奇回复成处处是缺陷的人类.
  哈维.丹特呢,他没有这个条件,他只能永远维护着自己”光明骑士”,让自己的原则与狂热在高登城险恶的环境中不停斗争折磨自己,而未婚妻死亡这根导火索导致最终崩溃。
  
  蝙蝠侠=小丑
  
  在两者近乎白热化的对抗中我们会发现有趣的现象,小丑不想杀死蝙蝠侠,相反,有的时候还保护他,利欲熏心者要暴露蝙蝠侠真实身份,小丑立即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电话威胁;“要么医院被炸,要么这家伙死。”这简直是对蝙蝠侠情人般的占有!只有他才可以观赏“蝙蝠侠的真实身份。”就像小丑兴致勃勃地面对着蝙蝠侠说”You...complete me”对啊,你完善了我,如果没有你,我就只能面对那些只在意结果而不享受过程的庸人,我就真成了孤独者,我不在意所得,也不在意所失,但我在意失去这样一个让自己世界充满乐趣的对手.
  
  蝙蝠侠对穷凶极恶的小丑该是决不留情了吧。
  
  但事实是,蝙蝠侠也几次放弃了杀死小丑的机会,个人认为,高唱道德水准和原则绝对不能成为借口,直接杀死罪大恶极的罪犯正是蝙蝠侠冷峻的风格!但蝙蝠侠为什么要留着小丑的性命?蝙蝠侠完善了小丑,小丑又何尝不是完善了蝙蝠侠!蝙蝠侠不在意名声,但也在意维护正义的过程,没有小丑,执行正义的充实感也会大减,当然,他没小丑那么在意,所以不会变态地对小丑说“:“You...complete me”……”
  
  因为小丑比蝙蝠侠更孤独,小丑比蝙蝠侠更需要对方。
  
  至于他们的对抗,至游轮爆炸之争达到一个高潮。
  
  两艘游轮,一艘带着普通乘客,一艘带着重刑事犯,两边在小丑的诡计下各掌握着对方船只炸弹的按纽,谁先按下对方的炸弹按纽,自己也可以保全,真是个残忍而有趣的终极大博弈,正如小丑想证明的:“别看那些正人君子和绅士标榜自己守序与道德,一但遇到生死攸关,生命的本质就会暴露,你将看见所有人生命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文明人”的游轮最终500对100支持按下对方炸弹的电钮,“他们都是重刑事犯,是人渣,让他们死好了,我们是绅士,是文明人,所以比他们更值得活下来。”其实是这艘船上绝大部分人的心声,但有趣的是,这种决定本身就证明自己不再是一个文明人和绅士!这种有趣的悖论刚好是小丑最乐意看见的。
  但最终电钮没有按下,“文明人”船上最支持按电钮的人也没有按下,“重犯”船上的犯人则把开关夺过来扔进了大海。这点让小丑有些不知所措,也让正与他打斗的蝙蝠侠找到了唯一可以攻击他内心的破绽:“你最终还是孤独的。”
  很多观众把这个情节作为这部极暗电影中唯一的光明,是诺兰兄弟对商业的妥协。但我个人有些不同观点,那位“文明人”船上最支持按电钮的绅士没有按下毁灭无数生灵的死亡之钮,不是处于怜悯和无私,是处于对巨大责任的逃避和畏惧。实际上每个在“文明人”船上的乘客都明白这一点,按了电钮,他们就保全了,当然最好别人按下去,自己保全,再来让别人承担责任。承担数千人死亡的罪名。
  那么,还有光明么?
  有,就是“罪犯船”上夺下炸弹按钮扔进海里的黑人大快头,但只能算半簇光明,因为这是艘装满了重刑事犯人的船只,上面的人已经除了生命没什么可以失去,没有“文明人船”上那些人如此多的牵绊和顾忌,当然这时候还是会出现两种人,一种人会紧紧抓住生命这最后一根稻草。另一种则会赌下最后这口气:对面的“文明人”船,不是标榜自己是绅士么?我们是罪犯,那就让我们来看看绅士是怎么对待罪犯的,而罪犯的是怎么对待绅士的!
  当然,前提是再没什么可失去的,不然牵绊和顾忌又会回来作祟影响决定。
  但即使这样,依然对这位赌气的黑人大块头犯人叫声好,因为在相同背景相同时刻,我也不能保证我一定会赌次气。我想大家也不能保证。
  所以这只能算半处光明,如果小丑的人性博弈计划中有一点失误的话,也只能是这里了,其他都按计划完美的进行。
  即使我们的英雄们: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与可敬的戈登警官在这种类型的道德测试上也没有幸免,蝙蝠侠在选择救前女友还是救哈维.丹特上还是选择救女友,而哥登警官也在妻儿被威胁性命之时也向已经堕落的哈维.丹特违心承认错误。
  
  他们错了么?也许没错,他们毕竟都是人。
  
  人之初,性本。。。?
  
  哲学从来就不是为解决问题而出现的。
3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蝙蝠侠:黑暗骑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