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仇恨中成长,于大爱中飞扬

我的最后一口气
2008-10-13 看过
  反复观看了耶酥从受审到行刑的片段,不禁为导演的人为张力所折服。全片的两条故事线:一条是以宾虚的复仇之旅为主,极端强化的个人仇恨,路人无不从宾虚的眼中看到报仇和杀人,而宾虚亦是通过仇恨的力量一步一步走到仇人面前的,阿里士的语言就是对宾虚最好的诠释“仇恨使人活着”,相比余华的“活着”,宾虚的“活着”有着更为坚定,也更为必须的目标。可以说宾虚之所以能走上竞技场,将仇人从战车上击落,仇恨是带领他的唯一动力。宾虚在仇恨中坚强,壮大起来。“你具有反抗精神,但能理智的控制它”。不,那不是控制,那是积蓄,而积蓄,只是为了那一刹那的爆发。阿里士的命令+眼神+桨手+宾虚的一连串蒙太奇充分描写了宾虚仇恨不断积累的过程。
  看着仇人在自己的眼前咽下最后一口气,宾虚感到使命完成了,人生突然失去了目标,该如何“活着”?寻找到了患有麻风的母亲和妹妹,宾虚和她们不知所措的在街上走着,直到行刑前的耶酥从他们面前蹒跚而过。从而带出本片第2条剧情线:耶酥的感化之旅。耶酥这个在第一场诞生时只出现哭声,在宾虚发配时只有背影的角色,在影片最后却成为全片中最为震撼的场景,远景、背影和局部特写,导演在最后都没有给出耶酥的完整的正面全景。我们不知道耶酥张什么样,但我们可以看到,任何一个见过他的人在表情上都是惊讶,惊讶中无不带点慈祥,而这个慈祥,是耶酥对世人的感化力量。宾虚在目睹那段行刑的过程时,更多的是一种可怜的心态,但是当耶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那种感情升华,原来有一种精神比仇恨更坚韧,也比仇恨更能使人“活着”。全片的结尾个人认为在应该宾虚和老者的对话中结束,最后的降雨奇迹完全是为了宗教的神话力量而服务的。


宾虚:“这就是你不停寻找所得到?是他给了我水和活下去的心。他究竟做了什么?要承受这个!”
老者:“他把世人的罪行全都自己承担.....他就是为了这个来到世间的。”
宾虚:“为了这样的死亡?”
老者:“是为了这样的开始。”
38 有用
3 没用
宾虚 - 豆瓣

宾虚

8.6

2379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宾虚的更多影评

推荐宾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