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悲凉你怎能明了

不换
2008-10-06 看过
两千五百多年前,古希腊,在德尔斐神庙的入口处立有一块石碑,铭刻一行文字:认识你自己。
当还拖着大尾巴的猿人刚逃离出茂密丛林时,上帝还不会发笑,当猿人第一次直立行走,第一次站在广阔的平原,大千世界尽收眼底,满怀憧憬与骄傲,他们肯定没有料到,无休止的进化,在从猿走向人的过程中,人心的复杂多变,人性的深不可测,在将人类领入高度文明的同时,也将他们引向更为深乱的迷惘,远胜于那片险象丛生的茂密丛林。

认识你自己,这个问题曾经困扰高志伟。
当他举起铁棍向王国栋后背猛击时,内心的恐惧、懦弱、暴戾最终选择将自我抛弃在那片茂密的丛林。从此,众鬼显神,在他的躯壳中如鱼得水,抢劫,杀人,撒谎,布局,一件件做得干净利索,他镇定自若,开车载着又瘦又弱的何家安,驶向他天衣无缝的圈套,他不禁得意地笑了。
只是,他有没有想起,他抛弃在那片茂密丛林中的自我,一直还在寻找,他的自我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忘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一直在寻找,甚至连自己寻找的初衷都已忘记。当陈佳彬告诉他,说你叫高志伟,是一名警察,你杀了王国栋,还杀了四个人,三个携款员,一个便利店女职员。高志伟自我彷徨呆滞的眼神中,可是悲凉?

认识你自己,这个问题开始困扰何家安。
他觉得自己是个好人,马上就要面试升总督察,一直都很努力,没有做错过事。他只是想破案,他带着陈佳彬的原佩枪,去找人人眼中的“神”探,他说我把你当师傅,那时,他是真心的,他相信陈佳彬是神探。
当他置身那片茂密的丛林,从坑中土头土脸逃出,环顾四周,不见陈佳彬的身影,他是否已经开始动摇?当他闪进陈佳彬的房间,看见贴满四壁的报纸,看见陈佳彬的前妻张美华现身,看见丢在手中的整整一包药片,他的动摇开始加剧。当被人用枪顶着头,他本性的弱小走了出来,他说他好怕,他后悔了,他说陈佳彬你是个疯子。
他不顾一切几近疯狂抢过高志伟腰中的佩枪查对编号,他的自我彻底崩溃,他心中只剩那个又瘦又弱的男孩,这个男孩毫不迟疑朝陈佳彬身上打了六枪,他惊慌失措,哭哭啼啼,他内心的鬼从远处走近,轻轻扶住他的肩膀。
“再想想怎样编个故事。”
他眼中的恐惧无助,消磨殆尽。他跪下身,凝视陈佳彬尸体的眼中,那稍纵即逝的冷漠,可是悲凉?

认识你自己,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陈佳彬。
他明白吗?他能看到所有人心中的脏东西,他说这是上天赋予它的telant,他有没有想过,这或许只是上天的一个恶作剧,一个小玩笑。他当真了,他趟在皮包里,一楼一楼往下滚;他被高志伟打得头破血流;他把自己深埋在土堆里;他一次次重复着红烧翅,蒸一条斑鱼,半只炸子鸡,一碗白饭;他割下自己的右耳送给上司;他成了人人眼中的“神”探;他说:“才十三、四岁,还有的救。”
他一直都很不开心,旁观着叵测的人心,忍受着世人的误解,他知道眼前的妻子只是自己内心的幻象,他跟她讨价还价,他妥协,跟她其乐融融相安无事;他一直相信,相信人总还有的救,所以当他和何家安一起办案时,他很开心;他不顾内心幻象的劝阻,一次次深入险境,不顾何家安的一再要求,执意不还给他佩枪;何家安朝他开了六枪,他恨那个又瘦又弱的男孩吗?当他看到何家安心中逐渐清晰的鬼,他后悔吗?
他没说,只在他弥留之际的眼中,铭刻下冰冷入骨的悲凉。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所以上帝笑死了。你觉得这个笑话好笑吗?
当最后,在昏暗的仓库内,各路人等齐聚一堂,众鬼出窍,举枪四射,那碎落满地的玻璃棱角,映射出人性的种种荒谬,脆弱,乖张,无力,狰狞,矛盾,匪夷所思,不可理喻。
陈佳彬一直在拼命,跟人性拼命,即使身中六弹,依然艰难爬起,一弹爆了高志伟的头,也正是那一刻,他终于醒悟,人性是无救的,他问自己:“我也是人,为什么要有分别?”
陈佳彬宣告了自己的失败,他仿佛那个笑死了的上帝,置身在那片茂密的丛林,被重重黑雾掩埋。
人类逃离出那片茂密丛林已经很久了,一步步建立起一个更为光怪陆离的世界,当你游离其中,饱受惊吓,当你无所依靠,求助内心,他人即地狱,人性即地狱,自我即地狱,当人性中不可抑制的恶一步步走近你,那一刻,你心中浮现的万般图景,你可曾明了?
只是,你眼中的悲凉,你又怎能明了。
545 有用
49 没用
神探 - 豆瓣

神探

8.5

18658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1条

查看全部61条回复·打开App

神探的更多影评

推荐神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