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 yeas pass by, The Matrix still there.

流水弦歌
2008-09-04 看过
《Matrix》(母体,又译《黑客帝国》)是当年美国电影票房位居前十位的卖座影片之一,影片讲述了一个荒诞虚构而又不乏严肃哲理性的幻想故事:人们生活在自己熟悉的世界里,每天忙忙碌碌,正常地去工作,生老病死,没有人感觉到这世界有任何异样。而有一天却有人告诉你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世界的一切,包括你正在呼吸的空气,你的感觉,你的生活,都是由虚拟世界母体程序预先设计好的幻相,所有的人都被这母体世界的所谓真实性所蒙蔽,陷于其中而无法自拔,心灵为母体所奴役。

这的确是一个大胆的想象,也源于我们人类自古以来就一直在不断询问而没有解决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要向哪里去?古今多少智者为其耗尽心智,做出了不同的解答,但这个问题会一直存在,只要人类的心智存在,生活的空间存在,这个问题就必然会尖锐地摆放在人类的面前。而面对自身所处的空间,人类的想象力必然会受到一定的束缚,只有超脱这个界限,从外面观察这个世界,才可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真相。从空间几何的角度上讲,低维空间的实体虽然永远不可能理解高维空间的实际概念——因为它是不可“感”的,但是,却是从抽象层次上可“知”的。

回过头来,看电影里,虚拟世界里的人如何能够知道这些真相?如果在没有发生任何外力作用的情况下,理论上当然是不可能的。打个比方,一个人尽可以想象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也可以认为它仅仅不过是一个梦的世界,但在这个世界内部这两种观点都是无法证伪的,就象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而蝴蝶又在梦里梦到了庄周,最后无法确知到底哪一种情况才是真实。由于在具体的世界里讨论这个世界本身的真实性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从而人无法判断自己当前所处世界的绝对真实性。只有当人从梦的世界醒来,才能发现在那世界里以为的真实其实是幻相,从而知道更高一层次的“真实”。

影片中的主人公,尼欧,也正是在这种场合下,借助了莫斐斯的红色药丸力量,从虚拟世界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身处在一个巨大的机器工场中的生命胚胎孵养器里,浑身上下插满了与虚拟世界相连的插管——正是这些使得他在虚构世界中生活了二十多年而不自知,而向周围看去,在壮阔的生命基地中,自己原来只是成千上万蒙昧未醒的魂灵中的一个,恐怖的机械手在不停地寻视着,生命在创造出来的同时就已经签约了灵魂的死亡。

这让我不由想起了西方哲学家经常提到的解放心灵的概念,在我们中国古代的哲学中也有感叹“心为形神所役”的观点,在主观唯心主义者的眼中,认为人的心灵的位置应该是至高无上的,我思故我在,脱离了灵魂的存在,肉体的存在就没有任何意义。人类灵魂的伟大就在于当它觉醒后的摆脱束缚、追求独立和自由,在这一点上,虽然自始以来人们采用的方式千差万别,但终极目的却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你尽可以打败我的肉体,但你却不能占有我的灵魂。

在这种面临人类生死存亡的抉择时刻,是选择清醒的拼争,还是昏昏噩噩地听之任之,可以分辨出个人灵魂的高尚。在莫斐斯的战斗小组中,虽然每个人都清醒地知道这世界的真相,但也存在着不愿继续为之奋斗、而甘愿回到母体奴役下的叛徒,虚拟世界对人的诱惑力是永存的,叛徒对电脑人所说的一番话可以说是非常深刻,“当我吃下这牛排的时候,母体会告诉我的味觉神经它的美味,我可以享受这周围美妙的音乐,在虚拟世界里我可以活得很快乐……”后来他在彻底背叛的时候又说,“在莫斐斯给我的真实世界和母体给我的世界当中做选择,我宁愿选择后者,因为我认为母体比这个世界更真实……”

什么是真实?莫斐斯在带尼欧进入模拟训练世界上的第一课时就这样问道,如果你认为触觉、视觉、味觉、嗅觉所感知的一切才是真实,那么,错!这些都有可能只是电子信号作用于你大脑上某一区域所产生的幻觉,这些幻觉可以做到如此逼真,让你无法通过比较区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那么,你怎样才能分辨真实?——不可能。既然不可能,那么,重要的就不是要find the truth(察觉真相),而是要know the truth(知道真相)。真相是什么,对于不同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当尼欧重新回到母体世界去拜见预言巫师的时候,门外等待的孩子在教他用意念折弯汤勺的特异功能时告诉他,“不要试图去用手折弯汤勺,要学会知道真相,真相就是——汤勺本身并不存在。”

一旦尼欧最终领悟到了这点,知道了真相,原先所向无敌的电脑人在尼欧眼中就变成了一堆了然于胸的程序代码,连同他们一齐发射过来的子弹,也一下子丧失了威力。在虚拟世界中,一切都不存在,只要知道了对方的本质即弱点,就不用对它再产生任何畏惧。胜利经过心灵的搏杀,最终是来得简单而又直接的,系统不再做各种硬性规定,未来的世界,充满着各种可能性。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部片子不仅在商业上是成功的,同时也是饱含深刻的哲学思想的。除了我在上面所提到的有关人的意识本元以及世界真实性的思考以外,片中所描绘的虚拟世界,也有意无意地反映着我们当今所处的现实世界。为了将这两者之间建立联系,影片假想其中的真实世界已经到了22世纪,而虚拟世界则再现了人类20世纪末的景象,这同时也反映了对人类科技未来,特别是一些与人工智能、生命克隆、无性生殖等与人类本身休戚相关的科学研究发展方向的忧虑。此外,片中对于母体虚拟世界的本质表现,也基本上是衍于西方圣经所描述的上帝造人的过程演变而来的,母体第一代的设计,首先是一个没有痛苦的欢乐的世界(对应伊甸园),但人类无法适应,大批大批的死去(对应失乐园),从而第二代母体则设计为表现人类20世纪末的文明(与现实性相对照)。尼欧交给他人的磁盘上写着“哈利路亚”,他与莫斐斯见面的起点在亚当街,都暗示着他的救世主的身份。影片高潮处尼欧在濒临死亡灵魂游荡的一刹那被爱情的感召重新唤醒过来,并获得了超凡的力量,也和圣经上关于耶稣基督受难后复活的传说极其相似。整片在关键处的背景音乐采用的教堂和声效果,包括在尼欧从虚拟世界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于机械工场的庞大工程之中,以及最后决战过程中轻而易举地抬手拦住飞来的子弹,都让人产生一种神圣的感觉。本片背后所隐含的哲学思想是不能忽视的。

从这种意义上讲,本片的片名《Matrix》可以称得上是意味深长,中文直译过来的“母体”比较贴合原意,而《黑客帝国》的片名则明显是为取悦大众流行因素,与本片的内容和思想性内涵可以说是几乎毫无关系。
31 有用
1 没用
黑客帝国 - 豆瓣

黑客帝国

8.9

45853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黑客帝国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客帝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