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成本制作的艺术片

lico的小众剧场
2008-08-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鬼才米歇尔·冈瑞 Michel Gondry在「东京!」第一个短片"Interior Design"中讲了个诡异的都市故事。
开着辆破车在大雨天的夜晚赶到东京来圆导演梦的一对年轻情侣,挤在已成上班族的高中同学one room的寓所。说是只呆一两天,可东京把他们吓坏了,没地停车,房租贵得吓人,便宜的肮脏破败,地板上爬满虫子窗外躺着死猫血淋淋的尸体。男朋友是个充满幻想的乐天派,边走路边和街景对话;女朋友在现实的重压下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她边哭边说,倍感寂寞,。
男女朋友走投无路同时去礼品屋应聘打小时工,女朋友意外没被采用。男朋友的私人制作小电影终于在一家色情电影院上映,去看的观众最后是可以拿到一听啤酒作纪念的。反响似乎不错,负责发配啤酒的女朋友被询问,你也是参加了电影制作的吗。女朋友支支唔唔,一瞬间怅然若失,「我只是导演的女朋友。」她小声地说。
这天夜里,失眠的女朋友无意中听到高中女友与高中女友的男友互发牢骚,男友说,他们怎么住着还不走,我到东京来看你一次这么不容易,四个人挤一个屋里睡什么事儿! 高中女友说,朋友当然要互相帮忙了,他们现在不是没办法吗。不过那个女朋友倒是什么都没做,整天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在干嘛。
女朋友早上神情沮丧地起床,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成了空心人。心脏的部分长出了竹子。她慌慌张张跑出去找男朋友,正在工作的他听不见她的哀号。回家的路上,女朋友的鞋子脱落了,脚也成了竹子,先是一只脚,然后变成两只,她像走高跷般在街头踉跄而行,最后瘫倒在地,变成了一把披着衣服的椅子。
故事没有完,一把椅子的生活从此开始。。。。一个热爱音乐的男人在下班途中把椅子搬回了家,每天女朋友隐形成椅子伴随他看书,上网,听他弹吉他;男人上班后,女朋友变回自己,帮他做家务,看他的书,穿他的衣服,晒太阳,日子幸福而悠闲。没人再在说她多余,没有了做人的压力。
或许这个故事能够让人联想到卡夫卡的变形记或着村上春树的作品,有一种城市寓言的味道。剧本也由米歇尔·冈瑞所写,短片,不到一个小时。片中的镜头大多出现跟拍,感觉主人公特别身边,特别晃悠,和我们大多时候相似。
米歇尔·冈瑞被称为music clip界的鬼才。在「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恋爱睡眠」(2007年)中能够领略到他充满奇想的独特的浪漫风格。这个短片继承了他一贯的特色,奇幻诡异,温情藏而不露。有意思的是,在剧中男女主角寻找公寓,居然找到了去年秋天去世的建筑师黑川纪章在1972年建在银座的代表作---中银胶囊大楼。
胶囊大楼在影片中只有一两秒钟的镜头,而在影片的海报中却以隐喻个体与都市的关系被频繁重用。胶囊大楼在设计之初,每个单间unit,隐喻为组成母体的细胞。作为60年代都市建筑metabolism(新陈代谢)运动的重要成员之一的黑川纪章,时值38岁,胶囊的设计体现了他在metabolism上的主张。在设计理论上,每个单间unit在衰败或遭到破坏时,可单独更新重建,(整个大楼)母体的生命在每个个体细胞的自我代谢中得以继续。然而,事实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正如影片中所暗示的男女主角寻找的是便宜破旧的地方,这个名作最近也要被整体地拆除了。
30 有用
5 没用
东京! - 豆瓣

东京!

7.8

1522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东京!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