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满是妖怪的凉夏

清极不知寒
2008-08-06 看过
—— 一个世界里的夏天雨水很多,另一个世界里的夏天妖怪很多。

    那个在墨绿色的森林里,随着橘红色鸟居一起寥落掉的夏天,阳光斑驳了少年细瘦的双肩,陡然转身后我们看见猝不及防的无常。阿金消失的瞬间,他和萤笑着相拥,那渴望而不可及的拥抱,潋滟出永世的残缺。于是,我们心底柔软的小角落割据出方圆之地,雪藏掉绿川幸,以及那心底淳明浩瀚的少年,友善可爱的妖怪,那淡色水彩,蝉鸣午后,永不苍老的天际。
    然后不知道哪一天,有人和铃子的孙子一起翻出满是尘土的《夏目友人帐》,孤单的想象,无暇的唇齿,单薄的少年……“腾”的一下呼之即出。原来,早已住在心底的东西,想赶也赶不走。

    “夏目,如果你消失了,真的会把友人帐让给我么?”斑问。
    “恩,会!”夏目微笑。
    “好吧,我会守护你的。”
    这是少年和妖怪的约定,好像只是简单地商量明天一起去吃个哈根达斯,可以随时爽约,但是两个家伙却笃定地依靠在一起,走上了解放妖怪的道路。斑时常说:“真是的,做这种多余的事情!那友人帐岂不是越变越薄了,不知道给我的时候还剩几个了,要不,现在就把你吃掉!”阖目睡觉的夏目咬着牙:“我听见了,你这只满腹阴谋的招财猫!”
    他们一路嬉笑吵闹,逃跑,战斗,目睹铃子和妖怪们的过往。然后,绿川曾经痛击过我们的忧伤无双,在此又满格发光。

    “肚子好饿……”高大的独目妖怪向菩萨前的祭品伸出枯槁的大手。
    “Ang~”铃子抢过来一口吞了,“这个不怎么好吃啊!”
    “啊,我的馒头!”妖怪失望又沮丧地快哭了“明明是个人,怎么这样!真是嘴馋贪吃!”
“要是想吃好吃的馒头,推荐去七过屋俄!
“七过屋?”妖怪没听说过。
“是啊,和我比试一下,要是你赢了就请你吃!”铃子笑得明媚而灿烂。
“你不害怕么?”憨厚的妖怪继续问。
“一点儿也不,因为我很强大嘛!”得到的是铃子自信满满的回答。
%¥#@!&……%¥¥¥
“我赢了!”铃子打了妖怪一个大包。
“不是还没开始么……”妖怪委屈的递上名字……
“赢了就是赢了!……你的名字很好听啊,既然成了我的手下,叫你的时候要马上飞过来俄……”
于是,这个叫菱垣的巨大的独目妖怪日日夜夜守候在他们相遇的地方,等到樱花飞舞,等到夏雨纷纷,等到秋天落叶,等到白雪飘飘,流转过无数四季,却仍然念着“铃子,铃子……”寂寞的等待着,等着叫它的名字……“今天也不叫我么,比以前更孤单了……”妖怪落寞的身影,让我难过的掉了眼泪,琐碎的尘世在时间的缓坡上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不知道是怎样的成长可以让人画出这样明亮悲伤的故事,是不是也要经过几次单相思和失恋,是不是拼命挤过地铁没入人群,是不是没有对象用来娓娓诉说,是不是只能对着溪川大字型躺在草地上……然后囤积下不为人知的情愫和青春,在此倾囊而出。总之,绿川幸在妖怪的故事里,用露神和花子给了我们关于阿金和萤的不同范本,相同的只是都让我们忧伤——继而无药可解。

花子在学生时曾经见到露神坐在神龛后,舒服地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她那时很想说一句:“是啊。”可是怕露神知道有人看到他就会跑掉,于是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她每天都去祭拜露神,直到衰老死去。
露神其实每天都看到花子来给他送桃子,从青春少女,到披上白色嫁衣成为新娘,一直到花子去世……“因为知道被人类爱着,所以爱上了人类。”于是,明明知道会随着被人们遗忘而消失,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留在花子身边。
当初如果回答一下就好了,花子一定这样遗憾过吧。平凡而真实的痛,如同不愿点破的爱,带着滚烫的遗憾,和他们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我们观望的恬淡完美,最终轻泛起哽咽恻隐,驻足守望的这个世界,滑过的动容如今也杳无痕迹。

记得年初滑雪时候遇到大学一个女生,她用很夸张的样子问我每天在家都做什么。我当时觉得这个人是多么可怜而又可悲啊……居然会问我这种问题。
现在想起来,也许大部分人和我们,和绿川幸,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根本是不一样的。
150 有用
3 没用
夏目友人帐 - 豆瓣

夏目友人帐

9.3

11443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1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夏目友人帐的更多剧评

推荐夏目友人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