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海,水下森林——宫崎骏的完美谢幕

群青色
2008-07-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网络上出现抢先字幕版的第58分钟,我欣喜若狂地将优酷链接发到Q群上和所有人分享我的喜悦。然后静下心来,戴上耳机,跟着宫崎老爷子的画笔,和摇着红色裙摆的ponyo,游入深海。

     那一刻,恍惚间我仿佛又坐上了那班旧旧的海上电车,沿着蓝色海水间细细长长的铁轨,远行到那个叫做童年的小站。
    
    宗介救起了困在人类垃圾里的红色金鱼,给她取名ponyo,故事这样开始了。
    悬崖边上的小屋是宗介的家,绿色的塑料桶是ponyo的家。
    在那个海边的镇上,没有人不相信传说。
    宗介相信,丽萨相信,老奶奶们也都相信。
    时子奶奶看到ponyo一脸惊恐。她说,人面鱼游上岸后,会有海啸。

    老人们的话从来都会应验。一场数万条墨兰色鲸鱼引发的海啸将ponyo从宗介怀里夺走。失去了ponyo的宗介哭得泪眼汪汪。
    丽萨安慰宗介,她说ponyo会回到海里,是因为有命运这回事。
    晚上,远航的爸爸打来电话,说还要出海,不能回家。这让煮好了一锅子好菜的丽萨满肚子埋怨。漆黑的海上,爸爸遥望远处悬崖上的家,用灯光发出信号,宗介趴在阳台上,用灯光回应。

    一闪一闪的灯光,成了这家人最独特的沟通方式。
    爸爸:我爱你!
    丽萨: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宗介:一路顺风!

    整部片子看下来,宗介和父亲只在电话里有过一次交流。一面未见。
    
    很早就听说,宫崎骏长期忙于动画工作,没有尽好一个父亲的职责。宫老的儿子宫崎吾朗就曾坦言,童年时常常见不到父亲,他总是忙于工作,在动画上,他是一个大师,但在家庭里,他不是一个好父亲。前段时间,我看了一段记录金鱼姬创作过程的短片,里面有几个片段让我对宫老的无奈和悲哀有了更多的感同身受。

    片段一:宫崎骏来到动画制作室,发现儿子宫崎吾朗和人讨论着地海传奇的色彩工作,宫崎骏不敢见他,只得躲到另一个房间,自言自语:他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才完啊……(指吾朗什么时候能讨论结束)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想和儿子说话,宫老说,与其说是不想说话,倒不如说他根本不想见我。
    片段二:地海传奇首映还没结束,宫崎骏便离开了首映现场,走到外面的大厅里抽烟。从神情上看得出,他有些无奈,又有些释然。他说,他(指吾朗)还不成熟,他不应该独自担当这个工作……

    在所有动漫迷眼中,宫崎骏是大师,甚至染上了几许神话色彩。当我们深入他的生活,深入他的内心,却发现他不仅仅只有动画巨匠这个身份,他还是一个平凡的老人,一个平凡的父亲,和所有人父一样,有一本难念的家经,有外人难以明了的无奈和遗憾。

    此时再回看前面那一段无声的灯光交流,竟让人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温暖和心酸。

    让我们看看宫崎骏怎样把故事讲下去。
    ponyo被鲸鱼们带回了海底宫殿。留着红色长发,眼袋青紫,穿得像个小丑一样的怪叔叔是ponyo的爸爸,他把女儿小心翼翼锁进了泡泡里,嘟嘟囔囔地怜惜ponyo:人类的环境脏死了,我怎么能让你和他们在一起?
    借ponyo爸爸之口,宫崎老爷子抛出了问题:自私而骄傲的人类污染了生物的生存环境,人类在其他生物眼中,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自然和人能和谐共生,是否只是一种奢望?

    可ponyo喜欢宗介,她想变成人,想和宗介做朋友。
    安徒生的海的女儿,在宫崎骏的童话中再次上演。
    而这一次,可爱的金鱼ponyo,是否还会因为人类的薄情而化作泡沫?
    毕竟,金鱼和人是那么的不同。
    归根结底,还是那个宫崎童话里不变的命题,人与自然,可以相互接纳么?

    幸好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孩子,幸好,还有许多保留了孩子般纯真心灵的大人。他们的心灵力量可以打通人与自然彼此接纳的心扉。

    乘着鲸鱼海浪,ponyo化作一个红发红裙的小女孩,回到了宗介身边。
    活泼可爱的ponyo让我想起了龙猫里那个精力旺盛又固执得可爱的小梅。同样的红发红裙,同样淘气而可爱的模样,和ponyo极其相似。好想知道,ponyo和小梅的原型,是不是他童年时的姐妹。

    那一夜风好大,浪很高,屋子里好温暖。
    小金鱼第一次喝到甜甜的蜂蜜,第一次捧起温暖的电灯,第一次尝到美味的拉面,第一次睡熟在沙发上。

    海啸在屋外侵袭着城镇,将一切卷入了海底,悬崖上的这间小屋却是安全的。孩子们什么都不用怕,只管静静睡熟在梦里。
    
    第二天一大早,ponyo叫醒了宗介。走出门外才发现,小镇早已成了一片大海。悬崖上的小屋,成了一座孤岛。放眼望去,只有蓝的天,和更蓝的海。公路和房子都沉入了水下。海生动物们在水下小镇里悠悠畅游,仿佛是滑行在路上的船只。

   《千与千寻》里也有这么一段,大雨过后小镇沉入了海底,世界被蓝色包裹,宁静得只剩下海潮的细语。
    不知宫崎骏安排这样的情节是否有什么特别的用意。我猜测这暗示着人类创造的繁杂世界被自然净化,一切回归本源。或者说,自然的力量覆盖了人类的蛮横改造。当繁华褪尽,人类会重新拾起那种朴素的美好。

    ponyo用魔法将玩具船变大,宗介和ponyo坐上船,去向日葵之家找丽萨。红色的蜡烛小船在平静的海面划出两道波纹,海星、鱼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动物在海底小镇恣意舒展优美的泳姿,仿佛他们才是这个小镇的主人。

     宫老在这里并不急着将情节往前推进,而是让观影者不知不觉地沉浸在这片蓝海的宁静中。
     生活在繁杂都市里的人因感官麻木而开始相信,匆忙和无休止的竞争才是世界的真实面目。忘了海的声音,忘了树的颜色,忘了童年时我们曾经拥有的,简简单单就会快乐的魔法。于是我们从简单活向复杂,从快乐活向疲惫,从单纯活向世故。所谓的成长,只是一个自我折磨的过程。

     ponyo和宗介遇到一个怀抱婴孩的母亲,孩子饿得直哭,ponyo便把瓶子里的热汤全给了那个母亲,最后还不忘了给孩子一个吻。
     可爱的童真,可爱的善良。
     
     你也知道,宫崎骏童话的结局,多是完美的大团圆。这次也不例外。
     不管ponyo是金鱼,还是人,我都喜欢她。小宗介坚定而可爱的回答,将海的女儿终会化作泡沫的神话打破。
     正如ponyo的母亲所说,世界打开了心扉。
     世界打开了心扉,人和自然终于能够相互原谅,彼此接纳,我们也才得以看到一直以来厌恶人类的ponyo父亲,与宗介握手言和。

     一切都很圆满?不是么?

     金鱼海,水底森林,是我体会到的这部动画的意象。
     也许有人会挑剔宫老的这部收山之作过于简单,不够深刻,画面的表现也过于平实,没有从前的细腻。
     可宫老就是想一心呈现一部简简单单的动画而已,我们又何必要求它必须承载多么深刻主题呢?又或者说,我们有什么必要强迫自己深刻,把观赏吉卜力的电影当作一次思想教育呢?
     静下心,抛开繁杂,回归宁静,体会平日里日渐麻木的神经所疏于体会的温情和天真,也就够了。
     
     谢谢宫崎骏,谢谢吉卜力,谢谢所有造梦的人。
     如果金鱼姬是宫崎骏平生最后一部作品,我希望第一个站起身来,向大师的完美谢幕鼓掌致敬。
     但愿宫老有生之年能来中国一趟,我相信会有成千上万的影迷愿意和宫老分享,吉卜力动画曾经带给我们的,那么多的回忆和感动。

   【后记】
    从高中开始喜欢宫崎骏,在还没有电脑的时候,我只能从所在县城的各家影碟店搜罗吉卜力的动画,陆陆续续地竟也把吉卜力的作品看了个遍。如今家中的抽屉里还珍藏着龙猫的vcd影碟和朋友赠送的吉卜力动画全集DVD。那种搜到喜爱影片时的欢喜心情我会珍藏一辈子。

     喜爱吉卜力的动画,是因为它是朴素的,怀旧的,不刻意深刻却能经得起反复回味的。
    吉卜力珍藏了太多人共同的童年回忆。童年时见过的山与河,风和花,玩过的玩具,遇到的伙伴,都能在吉卜力的动画里找到影子。那些偶遇的妖怪和不可思议的魔法,也时常出现在童年的梦里或者想象中。观赏吉卜力的电影,人的心灵似乎脱离了那副成熟的肉壳,缩小成了童年时的模样。
    仿佛时光列车真的将我们带回了那个叫做童年的小镇。

    真正的大师作品是不见刀斧痕迹的,与之相比,当今许多刻意往故事里渗透思想理念,却弄得满篇匠气的动画相形见绌。
     如今的日本动画市场浮躁之风日盛。只要能卖钱,只要够吸引,哪怕黄点暴力点血腥点都在所不惜。可即使是在日本国内,最受欢迎,也最卖座的动画,仍是宫崎骏式的质朴童话。我们需要的刺激,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么多。

    因为
    什么是美,什么是善良,什么样的电影才能唤起人们心底普遍的美好——
    自在人心。
     
371 有用
10 没用
悬崖上的金鱼姬 - 豆瓣

悬崖上的金鱼姬

8.4

26783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3条

查看更多回应(53)

悬崖上的金鱼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悬崖上的金鱼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