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哲罗普洛斯的历史时刻

吴异.nova
2008-07-27 看过
第一次看从Yoyo那儿借的【Eternity And A Day(永恒与一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西奥·安哲罗普洛斯肯定是一大师级人物。看了简介我才知道他就是【Ulysses’ Gaze(尤利西斯的凝视)】的导演,于是我恍然大悟,感慨就是他啊。大一的时候我跑去偷听国际传媒学院一北影老师的讲座,当时那老师讲的专题中便借用了【Ulysses’ Gaze】的镜头。安哲罗普洛斯打破了法国学院派老学究们拍电影时讲究的例如人物对话要用分镜头对切方式等等之类的惯例,然后被学院记仇了,他也不爽陈旧腐朽没有生机的学院派所以就直接退学,自己回希腊拍电影了。天才不仅是天才,在他特别有艺术韵味儿的几部堪称史诗的电影一问世,便成世界级大师了。

他的电影中镜头都很巧妙而又恰到好处,比如圆环式的长镜头,宁静而又总弥漫着忧郁雾气的画面,冰冷潮湿的氛围,冷寂色调的镜头中偶尔出现的鲜黄色或者桔黄色。电影中的人物总是少言寡语,形单影只。他们总处于寻找或者回归中,而现实又总是一片永远堵在心口的浓雾。阴雨连绵,人们将大衣紧裹,面色忧愁,只言片语突然出现打破长久的沉默,接下来镜头伸向模糊的远方。

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我还只看过三部,除了【Eternity And A Day】就是【Landscape in the Mist(雾中风景)】和今天才看的【Voyage To Cythera(赛瑟岛之旅)】。风格都是贯穿以往的,给人熟悉和连贯的感觉。三部片子都可以说是在寻找,【永恒与一日】的作家是在寻找过去的记忆,寻找自己关于明天这个问题的答案。【雾中风景】的两个小姐弟俩是在寻找父亲。而【赛瑟岛之旅】中那个导演的父亲在回到家乡后寻找的是往昔的生活与祖国希腊的认同。当然也不能够说是相同,但都可以说是带着导演自己生活的烙印。

安哲罗普洛斯的父亲是政治犯,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他的父亲。而在他生活的年代又经历了希腊的战争还有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等一系列事情。所以作品中会不断渗透着对父亲的渴望和猜想等复杂情感,以及对希腊的热爱还有对希腊将来的一丝迷茫。政治总是轻而易举地左右着艺术的情感表达,艺术作品中也总是反映着在某种大环境下艺术家的生活起伏和情感跌宕。于是我们便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安哲罗普洛斯的镜头中,希腊总是阴雨绵绵,雾气浓重,白色变成阴冷的色调,身穿灰黑色大衣的人们目光下垂沉默不语。记得【永恒与一日】中那个老作家在回忆往昔和妻子的生活时总是阳光明媚,大家笑容可掬,也许在人们的回忆中,在稳定的过去那段日子总是最幸福的。

刚开始留意他的时候他名字的难记程度让我想起了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一个我同样非常热爱的导演。他们两个基本上属于同一时期的导演,所以在感情的抒发上和镜头的运用上也让我感受到了一些相似之处。两位大导演的电影音乐都的是无与伦比的,不断出现的交响乐不仅烘托了气氛而且称为电影的刻骨铭心之处。【永恒与一日】中老作家不断听的交响乐,【薇洛尼卡的双重生命】中薇洛尼卡演唱的波兰作曲家Zbigniew·Preisner所写之曲,都让人听了久久无法释怀。这些尘封很久的音乐在电影中被重新运用,让人似诉生平所有愁绪。

两位导演都很有情调,总喜欢在一系列的作品中贯穿一些固定的镜头。比如基耶斯洛夫斯基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驼背小脚裹头巾的小老太太用五秒钟一小步的速度去扔垃圾的镜头,比如安哲罗普洛斯电影中总会出现一个或几个穿鲜黄色雨衣的人在阴雨天骑单车的镜头。这些镜头都像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出现了,我们便轻轻一笑,想着导演又在这里故意打一个小记号。这些镜头是否有什么具体的深意呢,这个就众说纷纭了。

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提醒了我们对电影艺术的重新审视,电影的艺术表达在近十几年真的鲜有人关注。我们习惯了艺术片就是写农村,艺术片就是不说话,艺术片就是,没情节,没明星。语言、镜头这一系列的追求成了某种定式,成了保证票房的投机取巧。当导演带着的团队能把一个电影真正当作群体艺术来创作的时候,我相信一部好电影就要产生了。而目前能让人们有产生与艺术阔别重逢的感觉的电影还太少。讲故事不代表戏剧情节堆砌,追求镜头语言不代表用高科技打造出一片炫丽震撼。最近总在期盼,什么时候中国出现个安哲罗普洛斯式的人物,但又在想导演怎能出现个一模一样的。我当然相信抱着与安哲罗普洛斯一样认真的创作热情的导演一定有很多,这个团队也一定会被组合起来,事实上我们也确实有一些让人叫绝的电影,就期待着整个创作环境更好一些,社会包容性更大一些,商业不再满足影迷的那个恰好的时刻了。
11 有用
3 没用
塞瑟岛之旅 - 豆瓣

塞瑟岛之旅

8.5

392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塞瑟岛之旅的更多影评

推荐塞瑟岛之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