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西游记 9.5分

還是悟空,連你也長大了?

2008-07-20 看过
我小時侯,不愛讀《三國》,不愛讀《紅樓》,所以後來我既沒成英雄,也沒成文藝青年。
我最愛看《水滸》,還有《西遊》和《封神》,以至於後來我長成了一個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一個流寇一樣的妖怪吧。
去年的時候,阿菁就說我這兒妖氣越來越重了。本來因爲推崇老莊,我是一心向道,結果後來不知怎的,似乎由道入妖了。而且我覺得我最近煞气戾氣都變重了,走火入魔了吧。
那我以後做個妖道好了~

每次騎馬或者背著卷起的畫軸時,我都無恥的默默的把自個兒YY成少年俠客。
嘯馬江湖,仗劍天涯。
我從前是個把鋒利的不銹鋼尺子插在小靴子裏冒充匕首,打彈弓,堵煙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P小孩;我的偶像是一百零八個梁山好漢,是攪東海的三太子,鬧天宮的美猴王;我沒事兒就愛操練降龍十八掌九陰白骨爪。沒錯~就跟《功夫》裏那只打小樹苗的P孩一樣。
哪吒和大聖,是中國千千萬萬P孩的童年偶像與初戀情人,可惜後來大多數就忘記了,或者沒時間去記得了,就像《彼得潘》裏說的一樣。而我是彆扭的冥頑不零的負隅頑抗還記得的一個。
牛B烘烘的少年們,如果不被這個世界折殺,就要變成折殺者之一。逃出升天的少之又少。(突然就想起了《大逃殺》)









...
显示全文
我小時侯,不愛讀《三國》,不愛讀《紅樓》,所以後來我既沒成英雄,也沒成文藝青年。
我最愛看《水滸》,還有《西遊》和《封神》,以至於後來我長成了一個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一個流寇一樣的妖怪吧。
去年的時候,阿菁就說我這兒妖氣越來越重了。本來因爲推崇老莊,我是一心向道,結果後來不知怎的,似乎由道入妖了。而且我覺得我最近煞气戾氣都變重了,走火入魔了吧。
那我以後做個妖道好了~

每次騎馬或者背著卷起的畫軸時,我都無恥的默默的把自個兒YY成少年俠客。
嘯馬江湖,仗劍天涯。
我從前是個把鋒利的不銹鋼尺子插在小靴子裏冒充匕首,打彈弓,堵煙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P小孩;我的偶像是一百零八個梁山好漢,是攪東海的三太子,鬧天宮的美猴王;我沒事兒就愛操練降龍十八掌九陰白骨爪。沒錯~就跟《功夫》裏那只打小樹苗的P孩一樣。
哪吒和大聖,是中國千千萬萬P孩的童年偶像與初戀情人,可惜後來大多數就忘記了,或者沒時間去記得了,就像《彼得潘》裏說的一樣。而我是彆扭的冥頑不零的負隅頑抗還記得的一個。
牛B烘烘的少年們,如果不被這個世界折殺,就要變成折殺者之一。逃出升天的少之又少。(突然就想起了《大逃殺》)
所以張徹那么熱衷讓他那些美麗的少年通通都華麗的死掉,作爲一個從政不遂抱負受挫的人,他一定太明白這個世界的悲涼了。
又說到我的花癡对象了,大叔和教主,我一直覺得有一點很像,就是前期後期的差別巨大,判若两人。鋒利妖嬈的少年,好象一夜之間成了儒雅溫潤的叔叔,教主是因爲母親和結婚,大叔是因爲龍哥和結婚。只有黃秋生這個老妖怪好一點,他快成精了。
一個妖,一個道,妖,我所欲也;道,亦我所欲也。
不過對於那些身影決絕又單薄的少年,總有種情節在。
然後想起來,這或許是從小潛移默化出來的。他們這種變化,人類管它叫做長大,正常的人類,都要長大,不長大的不是天才就是瘋子要不就是畸形。
所以長大在我眼中,就跟梁山好漢,齊天大聖,三太子被招安是一個意思。
然後呢,好漢被利用,死的死散的散,叱吒一方的強盜團夥隕落;大聖被壓了五百年,蹉跎了歲月還要鞍前馬後陪小人類取經,在西天當個毫無樂趣的佛,被當年的仇人差遣;三太子被剮了肉,剜了骨,再世爲人,也只能在了無生氣的天庭做一個供人使喚的小將。

都做了走狗,做了囚徒,還時刻準備著把這命也搭上。

這終歸是個成年人的世界,反抗再激烈,姿態再決絕,最慘澹的收場,不過像《大逃殺》裏面那一小島的白骨。所向披靡的大聖,也翻不出五指山。
這是一個成年人的世界,高高在上,爾虞我詐,道貌岸然,蠻橫無理,排斥異己,充滿各種規則和潛規則。
人類,尤其是成年人類,對於未知與異己的東西,總是主觀的恐懼與排斥,進而沙文的打壓絞殺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嘛,他們總是妄圖將這個世界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並且樂此不疲。膽小的人,要用故做強大的外殼和鐵碗來掩飾自己的懦弱;無知的人,要不停的用雙手擋住自己的眼睛自我催眠,選擇性失明。

大聖在西天,還會不會挂念他的花果山和孩兒們?
做回山大王,多么自在快活,天天跟妖精鬼怪兄弟們把酒言歡,逍遙天地間。以作弄神仙爲己任,以調戲君子爲樂趣。你本就是齊天大聖,法力無邊,這大地衆生美麗,花花世界有趣,何苦在那西天做個無趣沒用的佛?

還是悟空,連你也長大了?

想了想,後來我聽搖滾,看《搏擊會》一類的片子,也不過是出於這種情結罷了。我媽說我從小就強,什么都愛彆扭,什么都要抵抗一下,也不管是不是螳臂擋車。
長大成人,終究是大勢所趨。
趁著現在還年輕,能多抵擋,就再多抵擋一會兒吧。
“我愛你恨的,我恨你愛的,我就是你們最最唾棄的”
"汝是爭論過,出污泥不染乎,品格高尚。卻原來是挂羊頭賣狗肉,你也男盜女娼。"
這兩句歌詞,我今晚重復了許多遍,還是再重復一次。這個故做正經敗絮其中,早就已經腐敗的世界。


天天下午閤家歡樂無窮的舉家觀看《西遊記》,笑得人仰馬翻,其樂融融。套用邁子的一句話:
“他打得熱鬧,我看得悲涼。”

心底裏是九尺寒潭。
125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1条

查看更多回应(51)

西游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西游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