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谜案 深度谜案 6.7分

糟糕的改编剧本

zeaver
2008-06-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与小说原作(http://www.douban.com/subject/2381124/)相比,改编后的电影剧情差了好多。要点:

1、小说里的伊格尔顿夫人(第一位死者)是贝丝的祖母,在电影里被改成母亲。

这么改很傻。

硬伤:两人的年龄对不上。伊格尔顿夫人是二战期间的密码翻译员,阿兰·图灵的助手,当时她应该20岁左右,也就是说,伊格尔顿夫人大约出生于1920年左右。剧情故事发生在1993年(有费玛大定理当时被证明的史实作参照),贝丝也就是20来岁(小说和电影里都没有明说她的年龄,但小说里有她“容易显老”的描写)。70多岁的母亲和20多岁的女儿,怎么看都有点勉强。

软伤:无论什么动机,孙女杀祖母总比女儿杀母亲容易发生。在小说里,贝丝并不招人恨,是个无奈可怜的角色;在电影里,情形立刻残忍。不要忘了,塞尔登冒险做出这么复杂的布局,是出于对贝丝的同情和怜惜。这样一改,塞尔登也显得变态了。

2、留学生(马丁)的国籍。在小说中,留学生是阿根廷人,在电影里被改成美国人。

塞尔登和马丁在伊格尔顿夫人家门口见面时,小说的描写是他们先用西班牙语对话,之后改用英语。而伊格尔顿夫人的拼字板上出现的是“aro”,西班牙语的“〇”。电影里,拼字板上出现的是德语的“圆”。这个微妙的差别在于:aro很容易看成是某个未完成的英语单词而被警方忽视,kreis(这是circle对应的德语单词,我没看清楚电影里出现的那个)则难以逃出警方的注意。当然,关键还不是这个线索会否提醒警方的思路,导致案情变化,而是塞尔登七十“尽量用每一种能想到的方式提示”马丁,不动声色的隐蔽当然必要。

3、小说里的塞尔登遭遇的车祸,在电影里消失了。

塞尔登是伊格尔顿先生(贝丝的祖父)的得意门生,也是贝丝父母的好友。在某次塞尔登夫妇和贝丝父母的出游中发生了车祸,除了开车的塞尔登,其他三人都遇难了。正是这场车祸,使得塞尔登与贝丝的关系显得很特别,类似于同病相怜的父女,又夹杂着愧疚感。有了这层关系,才能解释塞尔登为贝丝所作的一切。既悲凉又温馨,也呼应了为救女儿的卡车司机的行为——在小说中他是计划去死的,而在电影里,他只是打算杀害残疾儿,意外死亡。警长皮特森说:“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了孩子,你愿意付出多少代价。”这句话(以及塞尔登与贝丝微妙关系的细节)提示马丁找到了真相。改编的电影放弃了对人性的关注,把哥德尔定理解释成与真相有关的噱头。电影里的马丁和塞尔登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大声争论真相是否存在(仿佛数学家都是神经病),远不如小说里的塞尔登分析皮特森失误那么精辟:“因为他想相信。”

4、塞尔登与洛尔娜的关系。

电影里,塞尔登风流成性,老少通吃:伊格尔顿夫人、护士洛尔娜,可能还有贝丝。这样的角色定位,增加了马丁作为情敌的冲突感,对剧情(案情)的发展没有任何帮助。小说里,洛尔娜是一个侦探小说发烧友,曾经微妙地影响过某起谋杀案的判决结果——又是一个关于真相的有趣的思路。小说没有点明塞尔登和洛尔娜是否有过感情纠葛,在好几个地方,情节都巧妙地跳开了。一位数学奇才和一位普通护士在智力上的共同爱好(侦探小说)显然比他们在SM的爱好更有牛津味儿。

5、马丁和贝丝的关系。

小说里的贝丝另有恋人,乐队里的一位有夫之妇。两人的共同点是,都需要冲破家庭的束缚才能找到自己的生活。这是可信的,也有助于解释贝丝的杀人动机。在电影里,贝丝莫名其妙地爱上了马丁,鬼使神差地按照他的指示杀害了自己的母亲,然后在图书馆歇斯底里地冲他发飙……所谓悬疑片,是不是要把所有人物都搞成花痴才能讲出故事?

小说作者吉列尔莫·马丁内斯是位数学家,当然对数学的讨论要内行得多。不仅如此,作为牛津的访问学者,他笔下的牛津小镇风趣、温暖、智慧,传统而富有生气。即使连环罪案的发生,也没有在牛津上空形成阴影。罪犯不是变态的杀手,是绝望的可怜人;数学家不是狂人,是内心柔软的智者。小说里很多精彩的细节都在电影中消失了,包括全书最感人的一段话:

(结尾,塞尔登向马丁解释完案情)“是啊,即便在绝望中,她(指贝丝)也知道应该向谁求助。我不知道她相信的事情是否属实,我估计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她以前从未向我提起过。但也许是为了确保我会帮她,她打出了她的王牌。”说着,塞尔登从外衣内袋里掏出一张一折四的纸递给我。“我干了件可怕的事。”上面第一行这样写道,笔迹出奇的幼稚。第二行似乎是在绝望的情绪中加上去的:“求求您,我需要您的帮助,爸爸。”
231 有用
1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0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深度谜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深度谜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