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亚蕾年轻的时候肯定是美女

五月之星
2008-06-07 看过
    我经常不看电影,偶尔看看也是A片,看电影掉眼泪更是笑话。上次看影视作品掉眼泪,应该是高二还是高一回家的时候坐沙发上看的那个小孩端水给他妈洗脚的公益广告。那次我一个人坐客厅,我妈在卫生间洗衣服。眼角挤了两点眼泪马上就抹干净了,我妈起身晾衣服路过客厅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来。
    要我为了爸爸妈妈的命令放弃自己的性生活?这不搞笑吗,我又不是某某。孝与不孝这种事情还能不由得别人说吗,反正你不孝人家也不会指着你的额头骂你。
    我妈小时候就骂我没良心,说我不孝,并且感叹自己老了肯定没人养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我爸每次就在我妈抱怨的时候都打断她,我每次都在她抱怨的时候都反驳说“行行行,我还能管你怎么想么”,我爸每次就在我反驳我妈的时候狠狠瞪我。
    等有一回,我爸也说我不孝了。我才意识到应该搞清楚自己究竟孝还是不孝。等到开始思考究竟什么孝,什么是不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虽然我接触这个词十几年,但是并不知道“孝”究竟代表了什么。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围炉夜话》里面“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的句子;也听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知道中国有一本书叫《孝经》——只不过当时还不知道此书巨傻逼无比——但是还是对“孝”代表什么,究竟怎么才是孝。网络不盛行的年代,我只能查字典,这才知道,“孝”原来就是要听爸爸妈妈的话。
   操,这么傻逼的事情我能做吗?谁敢说我是孝子我就跟谁急。
   等再大了一点,接触到一些“父母无恩论”,不敢细看,生怕自己大逆不道。我大逆不道也就算了,让我爸知道我接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非能被我气死不可。
   我家在我五岁或者六岁的时候就从乡下搬到县城里来了。最初的几年,我爸每天早起骑半个小时摩托去乡下上班,跟再早几年我妈早起骑自行车来县城上班顺带送我上学差不多。
    我还需要我妈送着上学那会儿太小了,路上出过几次事情。一次是在狭窄的只容一辆龙马车走过的乡镇沙子路上,一辆龙马车从我身边开过,把我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塑料太阳眼镜压得粉碎。还有一次是下雨,我坐我妈自行车后座帮我妈打伞。一段下坡路,一阵风一吹,手里的伞把我从自行车后座上拉了下来,在坡上滚了几米,脸上全花了。诊所就在坡脚,真是他妈幸运。我妈问我怎么那么没用掉下来,我说我怕那伞被风吹走了,我妈骂我傻逼,说伞吹走就吹走了要什么紧。我当时就没有被感动,我操,要是那伞被吹走了,我妈准骂我,我妈都骂,这就是要紧的事情。还有一次是在另外一个下坡,路太窄,一汽车开过,我妈让下自行车让汽车先走。自行车没停好,我又从车上掉下来的,那次就是掉下来,脑袋撞了一下,别的也没什么。
    我严格来说也不算经历过那些生活的痛苦,那时候我太小,但是我爸我妈的辛苦我多少能了解一点。与那个时代的经济压力相比,这些路上的风风雨雨就显得不算什么了。对我的爸爸妈妈来说,他们总不能让我在农村的中心小学上学吧?他们总不能让我每天先坐半个小时以上自行车上学吧?总不能只有到了看病的时候才能去“城里”看看吧?那个时候我妈刚刚从乡镇单位到城里上班,我爸也只是一个农村中学的教导处主任而已。
    我永远相信爸爸都是不愿意被儿子看扁的。我特别相信CCTV6一个电影的宣传视频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了我这个道理,让我从来没有告诉我爸他有些很时候很土鳖。人没有不土鳖的。幸运的是我爸让我觉得土鳖的地方和时候不多,我装得一点也辛苦。
    我妈就无所谓这些了,她身上土鳖的地方太多,高中我离开她去读书之前每天在家里都要跟她吵架。等到高三的时候,我让她别管我的事情,我妈也只会说“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的事情,不让她管她还真的不会管。我跟我妈也才能真的坐下来进行平等的交流。
    我爸跟我妈的地位,都不是我决定的。我愿意相信,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每个家庭情况都跟我家差不多。
    到大学我才开始不歧视同性恋,认为同性恋是正常的。有了这种认识,我首先感到自己很幸运,我不是一个同性恋,不然我怎么面对我的爸爸妈妈呢?我妈在我多小的时候就跟我爸说要在带孙子的时候如何如何...
    就我妈那点土鳖思想,我跟她说我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她跟我爸只能提供参考不能做决定她都觉得我思想已经“变态”了。本来嘛,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公公(我们南方人管祖父的叫法)决定爸爸的生活,爸爸决定我的生活,我再决定我儿子或者女儿的生活,然后就这样一直决定下去。幸好,我妈除了说我变态也从来没有强迫我真的做过什么“正常”的事情,否则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你妈不是吗?
    我妈一直都说我爸是孝子,因为我爸每个月至少去更乡下的乡下看公公婆婆两次,从以前还在农村中学上班的时候,到现在成了科级公务员。还常常在不知会她的时候给两老人家送钱,有时候说是说,也就是走个形式,我妈不同意我爸也照送。我妈跟我抱怨,说我爸对他家那边的人太好,对她家那边的人总是特别糟糕。我常常偷偷想,我操,如果这就是“孝”我当然能做到啊。不过再偷偷想想,坚持了十几年了,也不容易。
    有些二逼的博客间接龙的问题,会问你,如果你爸妈不认同你的爱情,你会如何。
    如果我有100万,为我爸妈把90万扔到海里,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要我爸妈放弃一个姑娘,我觉得我做不到。而且我一定能说服我爸妈,就算那姑娘因为身世不幸9岁就被人强奸,16岁以后又做了5年妓女。这个不用我觉得,我很肯定。
    当然,社会并没有万恶到不能容忍一对情侣存在的程度,一向都是这样的。我也没有多大可能爱上一个身世悲惨9岁被强奸16岁开始卖淫的姑娘。我的爸爸妈妈也不太可能反对我喜欢谁,我娶一个丑八怪娶一个沉公鱼落公雁的姑娘也不会丢我爸爸妈妈的人。就算我不幸爱上一个生育有障碍的姑娘,我也有信心让我爸爸妈妈接受。话又回到前面的某段,如果我喜欢了一个男人...
   我只能感叹,幸好我是一个异性恋,不然我只能对不起自己的爱人了。如果说什么“爱情就是一切”,那就有点天真近乎傻逼了。爱情对大部分人来说从来都不是生活的全部,很有可能就包括你的爸爸妈妈,几乎肯定包括你的爷爷奶奶。
   谁都能看出来的反人性的传统最后向人性投降,这跟他妈的东西文化差异有个毛关系,中国也有同性恋。不过话又说回来,喜宴那场戏简直就是李安老师在显摆自己对传统文化的看法。站在人人平等这种价值标准面前,他的看法实在太准确。那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场戏,我喜欢热闹,我也承认,那是自己积累了二十年的性压抑。
   最后我想说,其实归亚蕾老师的那个角色才是我更关心的,因为到了现在,我还是觉得,女性不是不想人格独立,而是没法独立。而且除了说对不起,我们不能为高妈妈们做任何事情——除非能有时光机。这也是我不直接写对电影中我最关注的那部分看法的原因。

    
42 有用
25 没用
喜宴 - 豆瓣

喜宴

8.9

25936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喜宴的更多影评

推荐喜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