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君》电影台词全本

【紫水晶】
2008-06-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幕。高背对镜头坐在巨大的拱形窗户前办公。)

马克(走进高的办公室):情报部的开支报告。
高仁尼:他们有没有找你麻烦?
马:没有。
高:附呈文件。太好了。
(两个人走出大使馆)
马:住的可好?
高:还行。
马:还不错?住所是……?
高:又简陋又小,但还算舒适。
马:我们都有同样的家俱,你知道吗?家俱来自一家法国工厂。
高:哦,我的天。这儿的事物可真与众不同。
马:你发觉和在雷诺车厂时不同,对吧?
高:哦,是的,的确不一样。
(在北京的大街上,到处是行人和车辆)
高:你知道吗?别理会杀人的权力,他们有权去花钱。
马:他们花钱可以打破常规?
高:是的。
马:哦,我今天开始核查交通费。
高:很好。
马:发现半年来换了57副雨刮器。
高:那么多?
马:他们在酸雨中开车吗?
高:可能当地人在挡风玻璃上吐唾沫。(笑声)哦,天!晚会是由瑞士还是瑞典使馆主持?
马:我记得是瑞士。
高:不不,之前你是对的,是瑞典使馆。那么应该是那个方向。


(演奏开始)

高:他们今晚用什么折磨我们?希望不再是中国杂技吧。我已经看腻了把脚放在脖子上的表演。(你还想看什么?难道来段千手观音?)
马:巴夫人说会有歌剧表演。
高:是吗?有女演员跨国表演吗?
巴夫人:没有,是本地伶人唱《蝴蝶夫人》折子戏。
高:说来失礼,我从来没有看过《蝴蝶夫人》。
巴:真的吗?
高:可别对别人说阿,这儿的人一般认为我很有文化。(穿着白色长袍的宋丽玲出场,演唱蝴蝶夫人出场曲目。)
巴:她会爱上一名美国海军。这会是个大错。
高:为什么?
巴:他会娶她,但他不是认真的。
巴:她的美国海员会离开他。他不会回来了。(高被故事与歌声深深打动)


(演出结束后,使馆花园中)

闲聊的贵妇:宋小姐很美艳,可她嗓子却不行。(很多人觉得这点不通,京剧演员怎么能又唱美声。请教了一个专业学京戏的朋友,他说理论上不是做不到,只要改变发声部位。戏曲也讲究一专多能,唱传统京剧的同时练练西方美声,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高看到宋丽玲从使馆里走出来,急忙追上前去。此时的她换上了一袭古雅的暗红色唐装。)

高:宋小姐。演出很精彩。
宋:谢谢。
高:我以为女伶都是化劣妆的胖女人。
宋:拙劣的化妆不光是在西方如此。
高:没见过你这么有说服力的演出。
宋:说服力?你是指我扮演日本女人吗?你可知道抗战期间,日本人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做科学实验?但我认为你不会明白当中暗含的讽刺。
高:不,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你使我明白到了故事动人的地方,明白到她的死。那是……纯粹的牺牲!他不值得她这样做,但她很爱他。这……很动人。
宋:是的,对西方人来说是很动人的。
高:什么意思?
宋:这是你们的幻想,不是吗?恭顺的东方女性和残忍的白人。
高:我不这样想。
宋:这样说吧,如果金发的拉拉队长爱上了矮小的日本商人,你会有何看法?他们结婚后,他回国三年。期间,她对他的照片祈祷并拒绝富家子弟的求亲。当她得知丈夫再娶,她便自杀。我看你会认为这个女子是个十足的傻瓜,对吗?但是因为东方女子为西方人自杀,你才觉得动人。
高: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
宋:意思是,动人的是音乐,而不是故事。您是……
高:我姓高,高仁尼。
宋:如果你想看出色的剧目,改天来北京戏院,增广你的见闻。



(晚上在高的家中)

高(一边刷牙一边说):你知道吗,中国人比任何国家的人都要自大。
高的妻子珍妮:他们在巴黎已经警告过我们了,你还记得吗?
高:记得。连巴黎人都说中国人自大,这可是个转变。
珍:也不算小题大做。每当我看到中国人在大街上擤鼻子,我就想起我父亲曾经说过的: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永远无法融合。这样我就感觉好点了。那么,告诉我,你有见韩力斯的太太吗?
高:哦,没有。
珍:她其实是管理使馆的。
高:抱歉。
珍:她很朴素。
高:我早走了。
珍:你也感冒了吗?
高:不,我没事,我只是……这个……很可笑,是这样的,我认识了一个中国的女伶。她是在北京戏院唱戏的。
珍:那些唱戏的唱的像猫哭似的。
高:她唱《蝴蝶夫人》死去那一幕。
珍:中国话真有趣,平时说话听来就像唱歌。
高:你知不知道中国人不喜欢《蝴蝶夫人》?
珍:她不喜欢还演?
高:他们不喜欢是因为白人得到那女子……我看是酸葡萄心理。
珍:为何他们不能视它为美妙乐章?(以书作扇,哼起《蝴蝶夫人》。然而镜中映出的依然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子。)



(高的办公室,同事递给他邮递员送来的包裹)
高:谢谢。
(高将订购的《蝴蝶夫人》唱片摆在桌上,出神地望着封面上的“蝴蝶夫人”)



(高走在夜晚北京的街道上,街道上声音嘈杂,一幅市井小民们的生活画面)
(高向一个修理自行车的老人问路)
高(用中国话讲):你好。(试着解释)Theater。
老人:你的说话我不明白,不明白。
高:Opera。(见老人还是一片迷茫于是唱起《蝴蝶夫人》的片段。)
老人:哦,唱戏的!在那边儿,拐弯就到了!(老人家真是聪明,洋鬼子也不差。怎么解释的就给听懂了)



(戏院里)
高:谢谢。(普通话)
售票员:不用谢。
(高走进剧院,台上正在表演京剧“贵妃醉酒”,宋丽玲婷婷袅袅走出,她饰演的正是杨贵妃。)
观众(喝彩):好……!
宫娥(唱):宫娥们敬酒。
宋(唱):敬的什么酒?
宫娥(唱):龙凤酒。
宋(唱):何为龙凤酒?
(下面观众听得津津有味,然而高却看得如痴如醉。)



(戏台后面)

演员:我下班了,现该你们了。我得休息休息了。
(高走进去)
演员:伙计们,来个洋人啊!
一丑角演员:伙计啊,来个小外国人儿!洋人啊!
(高找到宋,她正在后台专用的房间里卸妆。女侍刚为宋提来一壶开水,看到高,一把拉过帘幕。)
宋(对女侍说):你就放在这儿吧。(普通话)
宋:高先生,进来。
高:你知道我在观众席?
宋:你很容易找。那么你是个大胆的帝国主义者吗?
高:我认为这会增进我的见识。
宋:恭喜你。光想这个就花了你三个礼拜。
高:我很忙的!
宋:对了,教育在西方一向很受轻视,对吗?
高:我不觉得。
宋:你当然不觉得。你怎么能客观判断自己的价值呢?
高:可能会有客观的理解。
宋:是吗?
(宋拉开帘子一角,昏黄光线中,仅露出小半张脸)
宋:做为一个绅士来替我点烟吧。



(下班后,两人走在街上。)

宋:东方女性对白种男人一向有某种程度的魅力,是真的吗?
高:是的。可那魅力是帝国主义者的,是你告诉我的。
宋:是的。一向是帝国主义者的。可是有时候,这种魅力是相互的。这是我家,改天再来吧。我们会继续学习的过程。
(宋转身进了屋,留下高一人有些惆怅地离去)

(高走在街道上,看到有老人在河边捕捞蜻蜓。)

高:你好。(普通话)
老人:你好。
高:你……这是在做什么?
老人:哦,你是问我它做什么用吗?(又是一个聪明的老人,足以令文曲星快译通一类的工具彻底歇菜)我捉来它喂鸟的。这是刚孵化出来的蜻蜓,它还不会飞,晚上它就睡在这水边。明天早上天一亮,它就……你喜欢吗?好,送给你一个做纪念。
高:谢谢。(普通话)



(早晨,高的家中。妻子从他外套口袋里翻出昨晚的戏票)

高: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珍:奇怪你还有时间做梦。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高:我去了……姓盖的家里。你知道他们收到啤酒会变成什么样。一段时间之内我是不会再去了。



(高再次找到宋的家。宋的仆人,一个广东女人来开门。)

高:你好,呃……宋丽玲。(普通话)
女仆:你来,快点来,她等你。
(高来到宋的屋里,看到桌子上的照片。)
宋:那是我父亲。幸好他没命活着看到革命。(有人说这句话也是bug,这个时候才1964年,文化大革命还没开始。不过黄哲伦的原著上写的是"Revolution"而不是"Culture Revolution",所以并不确定指的就是文革。虽然64年文革的趋势已开始初见端倪。)否则他们会让他跪碎玻璃。并不是说他不值得受到这样的惩罚。可他是我父亲,我不想见这样的事情发生。
(女仆端上茶)
宋:好,您去吧。(普通话)
宋:你的来到是有危险的……你得明白。
高:这个我不担心。
宋:我也不担心。只是……也许……我有点害怕丑闻。
高:你做过什么事会引起丑闻?
宋:我在家中招待你。
高:在我国,这并不足以构成……
宋:你来自法国。法国是一个先进时代的国度,也许比时代更先进。中国是一个……有两千年历史的国家,我所做的,即使是……现在为你倒一杯茶,也是有含意的。(向高奉茶)
(高握住宋奉茶的手,宋挣脱)
宋:请回去吧。求求你。高先生……我从未邀请过男人来我的家,我的大胆举动使我感到害臊。请你走吧!
(高亲吻宋)
高:如果我现在走了,你又怎知道我会回来?
宋:你很残忍。


(高在办公室独自工作,听到脚步声,似乎想到了什么,惊觉地抬起头来。)

珍妮:亲爱的,我们不去费氏的派对了吗?


(派对上)

巴夫人(与旁人聊天):你想用政治话题把我闷倒吗?
男人:最重要的是你不用担心。
巴夫人:不用担心什么?
男人:中国人会接受共产主义是因为他们习惯了追随军阀。
(副领事赖鹏和他的两个属下在一旁盯着)
属下甲:别花时间去想巴夫人了。
赖鹏:她的身体有如紫禁城,可望而不可及。
(高端着食物走到他们的桌边坐下,三个人立即起身打算离开)
高:对不起,我打扰你们了吗?(三个人又重新坐回来)
属下甲:听着,我们十分不高兴你把我们的支出交还,做进一步的核实。
高:这个很抱歉。因为我今晚又找到另外两项有可疑的项目。
赖鹏:你是不是想证实什么?
高:这是我的职责,不是想证实什么。我是说,若以为轻率行事可以得逞的话,那么你们便错了。
赖鹏:听着,你只是个无名小卒,你是个会计。(伸手揩了一点高盘子里的芥末酱,舔了一口,然后涂在高的牛肉上。)如果你不识相,我们会给你好看的。(另外两个人跟着冷笑起来)
(高只好尴尬地起身,由于紧张,餐刀掉在了地上。他狼狈地拾起来,慌慌张张走开了)
珍妮(与马克聊天):我以前为父亲工作。
马克:是吗?
珍:是的。
马:他是唱诗班的领唱?
珍:他不是。我们在印度住过。(高走到她身边坐下)
马:是旁遮普吗?
珍:是的,你怎么知道?
马:我到过斯里兰卡。
珍:哦,真的吗?中国是一个很好的过渡的地方。
马:你想念巴黎吗?
珍:我没空想念巴黎。我们行装未卸,我还有事情要办,这儿真的是很不同,我还在想……



(宋给高写信)

信中写道:我们有争吵吗?我不知道。你对京剧没兴趣了?请你回来。我的观众很怀念那位白鬼子。距离上次见你的时间已经有六周。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有时候我恨你。有时候我恨自己。但是长久以来……我似乎是想念你的。想不到你这么不在乎。不来看我。下次来我一定把你赶走。



(高一边走进办公室一边拆信)

助手:仁尼!仁尼,我想到那些转变……(高挥手示意他现在不想被打扰。)
(高小心翼翼地将信轻轻放在桌上,目光一秒也不曾离开)
信中写道:我欲语无言。我再也没办法保持沉默。你还要怎么样呢?我对你已经再无羞愧之情。


(领事馆内)

高:如果你真的认为我越权,好吧!去跟杜伦大使说。
赖鹏:老兄,我已经跟他说过了。
大使馆工作人员:高先生,大使一直在找你。
高:大使?


(大使办公室)

大使:要说的话不多。从你到任的那天我就喜欢你。你不是领袖人才,但是办事有效率。
高:谢谢你,大使先生。
大使:先别那么快激动。过去的几个月,我不知道原因,但是你变成一个急进、自负的人。这是我所知道的情况。
高:不,大使,我……我对自己这份差事是非常认真的。
大使:那么,你看,我们在中国的需求不断变化,我们对失去印度支那仍然感到尴尬,将来要做更多的情报搜集工作。有一些人可能会被革职。副领事赖鹏和他大部分属下会被调走。
高:大使,我觉得……
大使:但是你不会。
高:我不会?
大使:吓着你了吗?好像是的。振作一点,高仁尼。我想让你取代赖鹏任副领事。我需要一个新人去协调和重整情报组。巴黎要的不光是一些旧照片,展示中国干部在田间侮辱村女之类。如果找一个能使他们振作的人,那个人就是你。你已经使他们振作了。所以,恭喜你,高仁尼。(递给他一杯茶)
高:谢谢你,大使先生。



(高闯进宋的院子,宋的女仆叫骂)

女仆:你不要进来!这里不是你的家!你再不快走我就打死你,番鬼!(她说的什么我听了几遍也没听懂。翻译出来的人不知道精通几国语言。)
高:宋小姐呢?
女仆:你快回去,番鬼!
(宋听到声音,打开门走出来)
女仆:这个番鬼来这里……
宋:好了好了,没事了,你去睡吧。(普通话)
女仆(气呼呼地骂道):番鬼。
宋:你疯了吗?这个时候来。
高:我被提拔为副领事。
宋:是吗,这关我什么事?
高:我今晚来是要答案的。你是我的蝴蝶吗?
宋:你说什么?
高:你是我的蝴蝶吗?
宋: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高:我想听你说出来。
宋:我不想说。
高:我只知道一件事(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信):‘我对你已经再无羞愧之情’。
宋:别说了。我写的已经够多了。
高:既然你已经承认,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宋:我不想。
高(搂住她的腰):你是我的蝴蝶吗?我要你老实告诉我,不让任何虚假存在于我们之间,不要任何故作的骄傲。
宋(捧起高的脸):是的,我是你的蝴蝶。
(高热切地吻她)
宋:仁尼,别这样。温柔点……我从没有……
高:从没有……?(高欲脱掉她的外衣,她急忙拉上)
宋:仁尼,求你让我穿着衣服。我很怕……中国人最注重端庄。
高:我的小宝贝,我不想粗暴。我想教你,温柔地教你。
宋:现在我们要进行……最不伦之爱。我对自己的命运感到害怕。
高:没有什么命运,除了我们自己所创造的。
宋:你以为我们住在有电力的房子里,便会突然变成西方人吗?中国人是个古老的民族,依附着古老的生活方式,以及爱情。虽然没经验,我却不是无知。我们的母亲教导我们,如何取悦男人。(慢慢地脱掉高的外套,一颗一颗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



(高成为副领事的第一天)

高(对下属说):显然我有许多东西要学习,若你们拒绝帮助我学习,那我们之间便会有冲突。但我要你们记着一件事:我们的世界在变,法国人在印度战争中失利,是因为我们没有去了解我们所要领导的人民。因此,很自然我们要纠正,那就是他们对我们反感,若我们不把他们当作人,他们又怎么会把我们当作人?


(长城上)(跑到长城上野餐,两个人还真有体力)

宋:仁尼,我有一个疑惑,你得为我解开。
高:什么疑惑?
宋:你为什么不去挑选西方女子,而选择一个可怜的……胸部像男孩的中国人呢?
高:你不像男孩,你像……像个少女,像是一个年少、天真的女学生,正等待上课。
宋:中国古谚语有云:要女孩子念书就有如在风中撒米。中国的男人不让女人有地位。
高:在新社会还是这样吗?
宋:在新社会我们的无知是均等的。爱上西方男人有其刺激的地方,你的奴隶受到的教育不会被认为是种威胁。
高:当然不会,尤其是我的奴隶有那么多东西教我。



(大使馆内)

大使:明天下午5点,我们在紫禁城引爆六枚原子弹。
使馆工作人员(从地毯下取出窃听器):这是最后一个窃听器。
大使:这该足以令共产党担心了,谢谢你。你还记得那些美国人吧。他们没有使馆,便以我们做耳目。约翰逊(指Lyndon Baines Johnson,美国第三十六任总统)下令轰炸北越和老挝。中国对此会有什么反应?
高:他们会抗议,但他们内心并不喜欢胡志明。骨子里,他们是靠拢西方的,认为我们的方法很刺激。当然,他们永远不会承认。但东方人一向对强势屈服,若美国人表现出决胜之心,越南人会欢迎他们加入双方互利的联盟。
大使:你真的认为会这样?
高:老实说,我们如果无心恋战,越南人会赢吗?
大使:他们有不少地方是我们不明白的,因此我要有像你这样的人。我把你的见解写在报告里,美国人最喜欢听他们是如何受欢迎。


(宋的家中。女仆抱着一叠杂志向宋的房间走去,在走廊中看到一位穿着解放服的中年女人。)
女仆:同志?(举给她看手中的杂志。)(全是些少女杂志,什么《今日世界》、《ELLE》之类的)


(宋的房间。她正躺在宽大的床上看书。走进来的人忽然将几本杂志扔到床上,吓了她一跳。)(跟我上学时偷偷在桌子下看小说被老师发现似的)
宋:秦同志?请原谅,我没有招呼您。
秦同志:垃圾!堕落的垃圾!(毫不客气地坐下来,掏出本子和笔,冷冷盯着宋)
宋:他开始告诉我关于越南的事。美国人打算把部队的力量增加至十七万士兵,民兵十二万,一万一千名军事顾问。
秦:你知不知道这种杂志如何贬低女性?那么为什么他不在的时候你还这么做?
宋:同志,为了服务伟大的无产阶级国家,我要尽量练习乔装技巧。我鄙视这些服饰,可是为了我们伟大的舵手,我会忍受其他西方资产阶级的玩意。(这个理论好。下次我去FB的时候也拿这一套做理由,就说是为振兴社会主义改革开放而不得不忍受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表情要痛苦)
秦:我并不认为这些资料足以令党改变对你的看法。
宋:我会尽我所能……去变成另外一个人。(语气若有所思,是否一语双关呢?)



(酒会上,高挟着烟,在一群学生中间高谈阔论)
高:所以我对美国人说:‘让吴廷琰滚!’他们要越南人尊敬,却又抬出个神学院学生、一个没用的人当总统。他凭妹夫的关系而成名。这女人强制执行盲目的道德规范。——东方女性,当她温驯的时候,她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好,当她变坏,她会是基督徒!(众人笑)
(坐在一旁的巴夫人悄悄说):高仁尼,你还是用传教士式,还是……对其他姿势也感兴趣?



(友谊宾馆)(开房在友谊宾馆?谁能告诉我那个年代住一晚上要多少钱?)
巴:你似乎很害羞啊,高仁尼?别告诉我说这是你第一次。
高:你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婚外情(跟butterfly的不算?)……我想要一瓶酒,但我认为……(高打开门,看到巴夫人赤裸裸地坐在床上。高顿时怔住。)
巴:难道你觉得我们今晚喝得还不够吗?
高:这个……你看起来……就像我幻想你穿上衣服时那样……
巴:你以为会怎样?过来吧。



(高大力敲宋的房门)
仆人:出来,出来了,等一下。(高醉醺醺地闯进来)哎呀,你这个番鬼!番人!你……你这么晚来敲我们的门……哎呀,我打死你!(高不理她,自己走进宋的房间)
(宋正坐在书桌旁写字,桌上摆着一瓶白酒)
高:你喝酒了?
宋:我想你了。
高(拎着酒瓶坐到沙发上):别指望我会为了你放弃事业。
宋:当然不会。我是你的奴隶。
高:奴隶?!你随口说来就好像真的一样。
宋:我是说真的。
高:那么来测试一下你的服从性。脱掉你的衣服。脱吧,脱呀。我想看你赤身裸体的样子。
宋:可是我以为你理解我的端庄,我以为你尊重我的羞耻。
高:你很早以前就对我没有羞耻了。
宋:简直就像一个白鬼子借此来羞辱我。
高:白鬼子,很好,我不再是你的主人了!你的服从是有局限的。
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高:因为总有那些废话!要我对你忠诚……要对你好……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宋:即使最柔软的皮肤,对于经常抚摸的人亦会变得坚韧有如皮革。我承认……我不知道如何停止,我不知道如何把身体变为另外一具。来……脱掉我的衣服。我们的爱,就在你的手中。在你面前我变得无能。(宋躺在沙发上,高将手滑入她的衣服下面)仁尼!……我怀孕了……
高:什么?
宋:我怀孕了。
高:哦,蝴蝶!我在很多方面背叛了你,但我爱你,我要拯救你,挽救你,保护你……
宋:你已经做了。就在今晚,我可爱的主人,相信我吧,你已经救了我的命。



(北京站)
售票员:您到哪里?
高:承德。
售票员:哦,承德。一共是三毛钱。好,对了,这是给您的票。
高:谢谢。(揣着票走向坐在椅子上等车的宋)
高:真希望我也能同行。
宋:在梦中念着我,还有你的儿子。等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我会从父母的村子回到你的身边。这是我们的习俗。
高:我说过就算是女儿我也一样的开心。
宋:我肯定,会是个儿子。(坚决藐视B超)


(高送走宋之后返回大使馆。而此时宋却到了另外一处地方与秦同志会面。)
宋(一边走一边说):我需要一个孩子。有着金发的中国孩子。
秦:你在胡言乱语,你真是疯了。贩卖婴儿,当局是不会同意的。
宋:很好,那么告诉他们,我们再也无法提供任何有关美军在越南活动的情报。能做的我都做了。告诉他们,你个人决定了不再值得为革命牺牲。我就在这儿等着。
秦(无可奈何):我们会在委员会上力争。(这就对了,不要跟恋爱中的人讲道理)
宋:同志。在京剧中,为何总是由男人反串女角?
秦:我不知道。这个传统可能是反对及家长式社会结构的残余……
宋:不。那是因为只有男人才知道女人会如何反应。


大使(宣读报告):总的来说,报告强调:称为“红卫兵”的狂热学生运动,已发展成真正具有影响力的反动政治力量。会借任何借口,去证明把所有外国人赶出中国是正确的。所有西方外交人员有责任尽量保持低调。葛索,你不能再去复兴门吃点心了。


(高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红卫兵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运动,并且放火烧戏服。)

宋(抱着一个婴儿,坐在高家门的楼梯口):仁尼。
高:蝴蝶?!
宋:我答应过会为你生个儿子。你看见了吗?是你的儿子。你看。
高(接过孩子):哦,上帝!他真漂亮!蝴蝶,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反复思量,我对上帝发誓,如果你安全回来,我决不再让你离开,我要娶你,蝴蝶!我要跟你一起生活,我要……带你去巴黎!
宋:我不能跟你结婚,仁尼。
高:没问题的,我会和妻子离婚,我能带你离开中国!
宋:我不能。
高:为什么?(两个红卫兵走了进来)
宋:对不起,他们说所有的戏子都是罪犯。我哀求他们通融几分钟。答应我……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爱已经开花结果。
高:蝴蝶!
宋:仁尼,不管发生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我真正存在的日子。你多保重。



(高重新回到会计的位置上,走廊里,两个同事在谈话。其中一个是前任副领事赖鹏)

赖鹏:要是仔细研究的话就不会是这样。
同事:是吗?你真的这么认为?
高:早上好。
赖鹏:早上好。(盯着高的背影说)打回原型。


(大使办公室)

大使:你的降职跟你个人无关。
高:我被遣送回国是因为我错误估计了越战的美军。
大使:当然不是。我们不关心美国,我们关心的是你的思维,以及分析能力。好了,你说中国会对西方贸易开放,唯一可以交易的是西方的智慧。还有,你说美国人会在越南取得胜利,你是在说笑吧?


(宋被送去劳动改造)

广播:你们会在这里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如何在中国坚硬的土地上挖掘并找出她的革命未来。我们会教你们如何挖掘。你们在这里是因为你们是戏子、作家和知识分子,也是伟大的文化大革命的敌人!我们会改造你们,教你们如何为革命服务,你们来这里是因为脱离了群众。我们会改造你们,然后送你们回到你们所背弃的新社会!你们来这里是因为你们代表“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劳改可以使你们破除四旧,将你们改造成未来崭新的公民!你们应该好好反思,同时要念着今天的毛主席语录。



(在法国的酒馆里)

高: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崩溃了。我现在一个人住。
酒店里的男人:再给我朋友一杯。
高:那时在中国,情况是不同的。我是不同的。
酒店里的男人:当然了,你是白人。
高:不,是她。是因为她。
酒店里的男人:见鬼!一定又是那些学生!巴黎比中国好不了多少,你现在走出去一定以为是在北京!巴黎每一个左翼学生手握红宝书,屁股插上红鞭炮,他们全在扮演白皮肤的中国共产党!

(警察动用消防拴阻止学生游行,两方冲突起来,街上一片混乱)


(高在家中,听到门铃声响起。他走出去,却没有看到人。正要转身进屋,宋从他身后的楼梯边踌躇走出。)

宋:仁尼……
高:蝴蝶?!
宋:请原谅我。过了这么多年,我没有资格去希望……希望你还记着……
高(惊喜地走上前):蝴蝶……我知道你会来……
宋:可是……你妻子呢……?
高(紧紧搂住她):她在这里。就在我的怀里。


(高在法国做起邮差的工作。一天他送完信件出来,被等候已久的调查局人员带走)
调查局人员:高先生,我是国内情报组的艾亨利。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法庭上,高坐在被告席上听候审判。这时法庭的大门打开,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国男子在两名警察的陪同下走进来,他就是宋丽玲。)

宋:那是1968年,我抵达巴黎。接下来的两年我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我到法国各地表演,用文化交流的身份作为掩饰。
律师一:情报活动呢?
宋:起初不太活跃。仁尼失去了他所有的高层联系。中国情报部对停泊车票的统计数据不太感兴趣。最终在我的催促下,仁尼找到一份信差的工作,传递政府机密文件。
律师一:他知不知道你打算用那些信件做什么?
宋:我对他说,中国政府以我们的儿子做为要挟。要见儿子就要先替他们做些事。他哭了,什么也没说。
然后有一天,他带着第一个外交文件袋回来。即使在小细节上,仁尼是最好的父亲。
律师一:我问完了。
律师二:控方宣称高仁尼完全知道他所从事的间谍活动的含意。对此你有何意见?
宋:我没有意见。
律师二: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讨论。高先生是否知道你们间的其他事情?例如说:你是个男人?
宋:他从未见过我完全裸体的样子。从没有。
律师二:可是……他一定有……该怎么说?
宋:随便你怎么说。我们在一起多年,仁尼从未探索过我的身体。
律师二:宋先生,别装蒜……相处那么多年,他从没有……哪怕……一次?
宋:他认真遵从我所说的东方式爱情。这些全是我自己编造出来的,只为他一个人。
法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知道你是一个男人吗?
宋:您要知道,法官大人,我从来没问过。



(高和宋被送往监狱。在去往监狱的囚车上,两个人怀着复杂的心情对视)

宋:你想要我怎么样?
高:你是我的蝴蝶吗。
宋:你仍爱我,是吗?还想要我?即使我穿西装,打领带?
高:你不是。你完全不像……完全不像我的蝴蝶。
宋:你就这么肯定?过来……我的小宝贝。
高:我不是!
宋:啊,是我错了。我是你的小宝贝。对吗?(开始解领带)
高:你干什么?
宋:帮助你看清楚我的伪装。(脱下外套)
高:停止!够了!
宋:这不是你一直想看的吗?
高:但是……我现在不想了!停止!快住手!(高逃进另一间车厢,关上铁网门。宋将衣服全部脱下)
宋:看着我。
高:看你?看你?哈哈哈……
宋:我看不出有什么好笑。
高:你从来没有幽默感,不是吗?我只是觉得非常荒谬可笑,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对一个男人深信不疑。
宋:我不只是男人。(宋推开门走进去,用手合上高的眼,然后跪下身子,握住高的手)你还记得吗?很多年以前,我们在中国邂逅的剧院。在那个地方,你把你的心交给我。
高:我记得这皮肤……面颊的曲线……柔软的嘴唇……(高闭着眼,用手抚摸宋的脸庞)
宋:我是你的蝴蝶。袍子下面,一切背后,我一直都是我。告诉我,你爱我。
高(睁开双眼):你怎么可以……如此了解我?犯下这样的错?你向我展示了真实的一面,我所爱的是谎言。一个完美的谎言,被摧毁了。
宋: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
高:我是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由男人创造出来的女人。其他的,什么都不是。


(监狱走廊)

投递员:特别专递。(铁门上的小窗被推开,伸出一双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男人的手,交给投递员几包香烟)
投递员:今晚你有重要演出吗,高仁尼。
高:是我最重要的事业。


(犯人们如同黑色的乌云层层围绕地占据着监狱里每一个角落,穿着和服袍子的高站在人群中心的舞台上)

高:你们都知道我,对吧?为什么?因为我是名人。(众人笑)我令别人发笑,我令全法国发笑。但是,假如你们了解,便会笑不出来。恰恰相反,你们这样的男人应该敲打我的门,恳求学会我的秘密!因为我,高仁尼,受到完美女人的爱护和认识。(开始为自己化妆)我有一个东方幻象,身材窈窕的淑女,穿着唐装和宽大的晨衣,为了爱上卑鄙的洋鬼子而死。她们生下来就被教养成为完美的女性,她们对我们逆来顺受,爱情无条件地令她们坚强。这幻象变为我的生命。我的错,是简单和绝对的。我爱的男人不值得我爱,他不值得我多看一眼。可是,我将我的爱给他,我全部的爱。爱情歪曲了我的判断,蒙住了我的双眼。直到此时,当我望着镜子,我什么也看不见,除了……我有一个幻象。东方的幻象。在杏仁般的眼眸深处,仍然有女人。愿意为爱一个男人而牺牲自己。即使那个男人的爱是完全没有价值的。轰轰烈烈地死去好过庸庸碌碌地活着。因此,终于,在远离中国的监狱,我找到她。我的名字是高仁尼,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蝴蝶夫人!(众人热烈地鼓掌。高在掌声和欢呼声中用镜子割破了自己的咽喉。与此同时,宋所乘坐的飞机舱门关上,在镜头中渐渐远去。)



(全剧终)






导演 Director:

    * 大卫·柯南伯格 David Cronenberg

编剧 Writer:

    * David Henry Hwang .....(play)/(screenplay)
    * David Henry Hwang .....(screenplay)

演员 Actor:

    * 杰里米·艾恩斯 Jeremy Irons .....René Gallimard
    * 尊龙 John Lone .....Song Liling
    * Barbara Sukowa .....Jeanne Gallimard
    * Ian Richardson .....Ambassador Toulon
    * Annabel Leventon .....Frau Baden
    * Shizuko Hoshi .....Comrade Chin
    * Richard McMillan .....Embassy Colleague
    * Vernon Dobtcheff .....Agent Etancelin
    * David Hemblen .....Intelligence Officer #1
    * Damir Andrei .....Intelligence Officer #2
    * Antony Parr .....Intelligence Officer #3
    * Margaret Ma .....Song's Maid
    * Tristram Jellinek .....Defense attorney
    * Philip McGough .....Prosecution attorney
    * David Neal .....Judge
    * Sean Hewitt .....Ambassador's Aide
    * Peter Messaline .....Diplomat at party
    * Michael Mehlmann .....Drunk in Paris bar
    * Barbara Chilcott .....Critic at Garden Party
    * George Jonas .....Mall Trustee
    * Carl Zvonkin .....Surveillance technician
    * Viktor Fülöp .....Marshal
    * Cadman Chui .....Accordion Player
    * María Teresa Uribe .....Paris Opera Madama Butterfly
    * Harriet Chung .....Red Guard Dancer
    * Monica Gan .....Red Guard Dancer
    * Ayumi Komoda .....Red Guard Dancer
    * Tammy Lok .....Red Guard Dancer
    * Tracey Oh .....Red Guard Dancer
    * 黄东花 Carly Wong .....Red Guard Dancer

制作人 Produced by:

    * David Henry Hwang .....executive producer
    * Gabriella Martinelli .....producer
    * Philip Sandhaus .....executive producer

原创音乐 Original Music:

    * 霍华德·肖 Howard Shore

摄影 Cinematography:

    * Peter Suschitzky

剪辑 Film Editing:

    * Ronald Sanders

选角导演 Casting:

    * Deirdre Bowen

艺术指导 Production Designer:

    * Carol Spier

美术设计 Art Direction by:

    * Alicia Keywan
    * James McAteer

布景师 Set Decoration by:

    * Elinor Rose Galbraith

服装设计 Costume Design by:

    * Denise Cronenberg

副导演/助理导演 Assistant Director:

    * John Board .....first assistant director
    * Simon Board .....third assistant director
    * Cécile Boisrond-Becker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 Paris (as Cecile Boisrond)
    * Cassandra Cronenberg .....trainee assistant director
    * Gábor Gajdos .....assistant director: Budapest
    * Léonard Guillain .....first assistant director: Paris
    * Zsuzsa Gurban .....assistant director: Budapest unit
    * Kim H. Winther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
    * Lars P. Winther .....trainee assistant director
    * 谢衍 Yang Xie .....third assistant director: Far East


*********************************************************

DVD版清晰截图:http://www.mtime.com/my/866376/blog/1192120/
165 有用
3 没用
蝴蝶君 - 豆瓣

蝴蝶君

8.2

3003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蝴蝶君的更多影评

推荐蝴蝶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