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束缚还是提倡阳刚?谈谈国版《扑水》的缺陷

风之影
2021-10-02 看过

文 / 徐若风 本文发于公众号:韭菜文娱

国庆档,《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独占了80%的票房市场。如果成人观众想看第三部电影,就只剩下一个选择:夹在两部巨制之中,“无人问津”的青春体育片《五个扑水的少年》。

这部电影的品质在我眼中,于今年的国产商业青春片中仅次于《盛夏未来》、《兔子暴力》。但与此同时,它也有着一些无法被忽视的缺陷。最主要的缺陷,就是电影的表达:是反对社会陈规给予男性的束缚,还是提倡社会要求男性达成的“阳刚”?《扑水》表现得非常摇摆,在前半部中似乎讲的是前者,但在后半部中却又倒向了后者。

《五个扑水的少年》翻拍自日本的同名青春片,但在故事上做了不小的改动,将原作“中二搞笑”的风格,扭转为更现实化的语境

辛云来演的男主角张伟,是个长相普通、成绩中游的高二学生。成绩谈不上多差,但在老师和妈妈的多方打压下,他渐渐对自己失去信心。云淡风轻的高中生活,眼看就要这样平凡无奇地过下去。没成想,他们的体育老师办事全不着调。由于他的失误,学校不得不组建一支男子花样游泳队,去市里的比赛表演。

五个各自都有点问题的少年,被老师“安排”进了男子花泳队。性格最温吞、看着最乖的张伟成了队长,从未被他人正视过的他,要面对四个性格各异的队友:不热衷于体育的学霸陈铭涵,从小就是体育生的高飞,爱挑事的老朋友“蛐蛐”,以及没有朋友努力创造朋友的自来熟王子。

随着一场意外发生,体育老师因伤下阵,五个扑水少年的训练之路也因此变得越发坎坷。

提到“花样游泳”,人们脑海中浮现的通常是女性在水中优美的姿态。确实,这个体育项目很特殊,赛事基本上只有女选手可以参加。男选手从运动开创之初就在参与,但鲜少有出场的机会。究其根本,是因为社会对于男性气概“阳刚”的要求,导致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男性被普遍认为不适合去做这一项体育运动

男性练习花样游泳,难度高、没人教、遭人白眼。五个少年,不仅要面对学校游泳队同学的质疑、家长的困惑,还要被迫自学、给自己找教练、打工,才能勉强让这支队伍运转下去。况且,他们找到的教练其实也来路不明,他是一家海洋馆里训练海豚的小老板,不靠谱的训练方法背后藏着难言之隐。

但也就是在种种困难面前,少年们燃起“我想赢一次”的热血。影片的剧情始终贴在人物身上,从他们的视角理解、练习花样游泳。同时,随着情节点的发展,一点点揭开每个人心里的秘密与期许。在这趟发现自身可能性的旅途中,少年们以各自的方式成长。

自2013“青春片元年”之后,大多数的国产商业青春片总是在重复着一条老路:追忆怀旧那些年的爱情。不同的青春片轮番上映,又殊途同归。它们一次又一次地打出催泪煽情牌,这个套路逐渐被奉为“财富密码”,却也日渐失灵、遭受越来越多的差评。毕竟,普通观众的青春回忆里,不可能只有爱情的感伤,青春片是时候“祛魅”了

正如暑期档时的《盛夏未来》,轻巧、真诚地展现出当下高中生对于自我身份与取向的认同。他们不够成熟,但拥有成年人没有的勇气与魄力。可以看到,《嘉年华》、《少年的你》、《过春天》、《兔子暴力》,这些年的国产青春片逐步回归到展现“青春的本质”:从封闭的“自我天地”里走出来,面对社会现实中的暴力和束缚,怀抱着慌乱和迷茫,走向无可避免的成熟

《五个扑水的少年》拥有一脉而下的母题。电影中,不再是类型化的虚假人物,而是通篇以现实的笔触写就

五个少年各自有着不同的性格和过往,他们有的昔日没有朋友,有的一事无成,有的不敢面对体育竞赛,有的被生活的平庸所湮没却又不甘于此,有的缺少担当……但在练习花样游泳的过程中,他们学会为目标承受代价

然而,本片最大的问题也出在表达上,它是畏首畏尾的——对于男性所谓“阳刚”气质上的表达,在反对后再次接受;对于社会“丛林法则”与“挫折教育”,在反对后再次接受

这些都让影片原先呈现出的反差表达,被内卷、迭代,成了一曲“努力就能成功”、“没人在乎你累不累,只会在乎你行不行”的成功学变奏。也许这不是导演与编剧最初的表达,但无论是政策导向,还是市场导向,最终影片都导致了这样一个遗憾的结果。

如前文所言,花样游泳是一项对男性“紧锁大门”的运动,男性练习,很可能就会被世俗异样的眼光审视。影片选择这一题材,最初想表达的,就是那些被社会的陈规束缚的人,要如何不管不顾,拼出自己的人生之路。

男性社会不仅是对女性的压迫,也是对男性的束缚。男性意识已悄无声息融入大多数人的日常观念当中,并使大众相信,这个体制是自然、普遍的。诸多男性气质的信条,致使整个世界的主流观念都以如此标准的视角出发,认定男性必须要做到什么才能被视为男性集体中的一员,并且不能呈现出脆弱、柔性、美丽等气质。

不少男性因为受到周遭的目光约束,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成为了自己内心深处不想成为的男性。

片中的五个少年也是如此,他们不仅想挑战平庸的生活,还想挑战他人对于自我的评判,因为那些评判的标准是不公平、不合理的

相比更为轻松、无忧的原作,本片在这一方面的本土化改编下了心思,植入了大量中国式教育和社会眼光的问题:父母与老师过度的“挫折教育”,是否会让原先就没有自信的少年更加茫然?当少年们处在茫然的状态中遭遇一次次打击,他们要如何跳出这一处境?我们活在这世上,是否要因为他人异样的眼光和要求,就改变没有过错的自己?

但非常可惜的是,本片并未给出像样的答案。

在后半程,它仍旧陷入到了“反差燃”的套路中,努力即指向一条杨庄大道,对男性气质本身的探讨也被草草丢弃,甚至扭转成另一种集体主义式的宏大表演。相比原作以诙谐的气质,悄无声息地解构掉这一命题,本片的尝试无疑是“棋差一着”的失败

最后,为了再次重申主旨,编剧还设置了一个尤为刻意的情节点,将其企图心瞬间暴露短板——赛事的主办方为了节约比赛的几分钟时长,临时决定不让男子花样游泳队上台。这自然是托词,本质上,是主办方怕男子花样游泳引发媒体与观众的争议。

为了不留遗憾,众人只能偷偷地在后台准备,并在比赛结束时火速上台,用一场“阳刚有力”的表演让全场沸腾

通过这场表演,电影粗暴地一次性解决了少年们的群体忧虑,同时也带来了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将世俗的审视、性别观念的束缚这些难题,一口气地拿所谓的热爱与热情给掩饰掉

当然,本片归根结底是一部处在及格线之上的青春片,它最大的优势在于选角。

在流量当头的时代,不少国产片的片方,在策划前期都会想方设法地塞入流量明星,甚至还会创造一些不合理的角色让明星客串,以此吸引关注度。而《五个扑水的少年》则反其道而行。片中的五位主演,除了辛云来此前在《悲伤逆流成河》、《我在未来等你》、《如果声音不记得》等影视作品中曝光露面,其他四位都是新发掘的素人演员

冯祥琨、李孝谦、吴俊霆、王川,对于绝大多数观众而言,未曾看到过这些名字。国庆档其他两部巨制都是“众星荟萃”,本片则是选择了“全员素人”,显现出强烈的对比。

比起动不动上热搜的流量明星,为什么这部电影要启用几乎全素人的阵容?除了在五人群戏上“控制成本”这一制片层面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素人演员可塑性强,能给观众新鲜感、自然感,让人更好地投入戏中。

这几位素人演员表现青涩,甚至有几场戏的台词都没有说在节奏上,表达情感时也往往是无言的,仿佛失语的状态。但反而是这种状态,让观众相信他们处在高中这一阶段。因为这一阶段的少年们往往无法通过准确的话语来表达自我,他们的肢体、情绪承载着心中真正的隐含信息,在话语未落之前得以表意。

戏是从生活中来的,贴近生活,才能演出细腻、真实的反应。几位演员的青涩,恰到好处。甚至可以说,这部电影的“灵气”,最大限度地集中在了这些年轻演员的气质上,是他们形塑了电影的整体风格。

戏里戏外,五个少年刚好完成了同样的轨迹。他们处在素人与明星之间的那种“中转状态”,从完全不会花样游泳到逐步入门、最终能完成动作,从刚开始表演到逐步入门,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代表作。虽然他们的表演有着很多问题,却恰是最好的选择。

此外,作为一部体育电影,本片在摄制时会涉及到大量真操实练的戏份,需要演员们集体进行两个月的高强度训练,甚至达到花样游泳的专业水准。启用尚未成名的素人演员,其实也是必然之举。他们能够动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参与训练,同时无需顾及这些训练是否会被媒体抓拍、曝光。

对于观众来说,频繁曝光在大众媒体和大银幕上的资深演员和流量明星,也许能够胜任大多数的角色塑造;但青春片里,还在上高中的小男生,反而需要这些未成名的素人演员来演绎,才更有说服力。《五个扑水的少年》启用了新人阵容,却在种种遗憾之下,最后成了它的“立片之本”。

53 有用
7 没用
五个扑水的少年 - 豆瓣

五个扑水的少年

7.5

3012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五个扑水的少年的更多影评

推荐五个扑水的少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