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公园》:封闭在青春里的滑板少年

木卫二
2008-05-22 看过
一句话点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艺术片大牛加斯·范·桑特导演的一出少年滑板惊案。

  从《大象》、戛纳60周年致敬短片《初恋》到《迷幻公园》,加斯·范·桑特依然痴迷于以金发美少年为主角的影片,这位少年连名字都没改,还是名唤阿历克斯。一张纯洁干净的脸庞,表情平静甚至显得有些淡漠,适合于出现在校园的某个角落。阿历克斯喜欢滑板运动,最爱去的地方是奥布莱恩特广场——一处位于波特兰市中心地区的滑板爱好者聚集地。它在片中有个传神而形象的名字,就叫“迷幻公园”。

  前面几十分钟,《迷幻公园》制造的假象就是日常生活的安宁,不会起一丝微澜。画面美好到有些极致,杜可风的摄影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往他的名字总是和王家卫还有华语电影捆绑在一起,有成为品牌的架势。所以当杜可风参与了《无形海浪》和《水中女妖》的摄影时,人们惊觉他已经远渡重洋,担当不同国籍导演们的帮手。(当然杜可风本来就是一名从澳大利亚来到中国的老外,与中国并无特殊的衣襟联系。)《大象》里有着大量处于第三视角,站在旁观位置的长镜头,到了《迷幻公园》,由于杜可风的加入,加斯·范·桑特的影像多了些轻盈流畅,镜头在少年们自由畅,镜头在少年们自由酣畅的滑行中穿梭,捕捉他们的跳跃,作出一系列精彩的腾空动作,然后落地。少年与滑板,仿佛就是密不可分的一个结合。

  前半段的故事,影片的走向好比古诗里的一句 “清泉石上流”,水流经过石头,绕过它悄悄流走,没有激起任何声响。对阿历克斯而言,迷幻公园能让他尽情享受快乐,哪怕是在边上观看,都是饶有趣味。直到一次意外的发生,阿历克斯听见有人提起迷幻公园就变得难以平静。《迷幻公园》没有在第一时间交代危险的迫近,只是告知了一件惨案的发生。阿历克斯好像受到了事件影响,随后观众才将他与惨案联系在了一起。这时候,阿历克斯开始自我内心的激烈交战。那股贯穿故事前段的清泉也不复存在,变得浑浊,暗流涌动。

  为了证明惨案对于主人公的强烈撞击,加斯·范·桑特甚至用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画面来借以强调:被火车压成两截的身体,上半身匍匐在地上爬行。如此血腥恐怖的镜头,不由令人疑心是在面对一部青春片还是一部惊悚片。突然降至的暴力打破了平静,《大象》里已经有迹可寻。好事者称,《大象》对于校园枪击案的表现可谓是瞻了前又顾上后,从科伦拜恩中学到弗吉尼亚校园,美国陷入了可怕的循环。暴力的发生看上去是毫无理由,又是必然引发。《迷幻公园》中,失手的阿历克斯在一脸惊慌中逃脱,丢掉了爱不释手的滑板,销毁了沾血的衣物。究其原因,可能只是一次偶然的失手,也可能是酒精上脑、兴奋过度。阿历克斯和倒地的保安,特写的两张脸。在互相对视的一刹那,眼神里充满着恐惧与震惊。

  阿历克斯害怕了,他动摇了,迷茫无助。但他没有崩溃,努力掩饰着恐慌,他的世界里出现了无声的空白。在令人过目难忘的淋浴一段,莲蓬头的水流不断冲刷,慢镜头下水珠纷落,阿历克斯低头无语。水声渐渐变大,一再起伏。之后阿历克斯靠墙蹲下,背景声音出现了鸟叫虫鸣,音效完全压过了摄影的魅力。然后阿历克斯醒来,就像一次不愿回首的可怕噩梦,如此短暂的个人化体验,却表现得仿若一般人的感同身受,真实而细腻,难怪国外影评人有“视觉之诗”的惊叹。

  说到这里,《迷幻公园》差不多就结束了,它的结局可以说是开放的,最终阿历克斯没有选择面对。加斯·范·桑特从来不想借一次少年意外事件,揭示什么深层面的社会悲哀。至少在影片的多数时间中,观众只会沉迷于影像所营造的青春氛围,深思阿历克斯犯下过错后的忏悔与迷茫。加斯·范·桑特自然不希望观众沉溺于压抑的情绪,而是获得清醒的认识。不少人由于片中阿历克斯和女同学提起的伊拉克战争,认为导演有所用意,这个时代由国家所犯下的罪恶累累都没人承担,何况于一个少年。事实并非如此,电影从来不存在“什么就是什么”的单向性推论,加斯·范·桑特也没有输出特定的价值观。《迷幻公园》只是一部独立电影,不刻意说教,它只是抽取一段青少年生活,告诉观众不为人知的某些真相。

http://www.mtime.com/my/moviel/blog/1133437/
98 有用
31 没用
迷幻公园 - 豆瓣

迷幻公园

7.3

2068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迷幻公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迷幻公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