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佐格的伟大

哈姆雷特的石磨
2008-05-08 看过
赫尔佐格说:“文明就像是混乱和黑暗的深洋上面薄薄的一层冰。”

当长达数分钟的空镜开始时,躁动和困意一次又一次的袭击着你得神经。最后,依旧是空镜,可是,你显然已经不一样了,你开始了思考,之前所有冗长和反复都会令你感触,空镜比任何语言都更有说服力,可能因为它是沉默的,它不再给你灌输什么可怕的信息量,去让你明白生命是这样可悲,生活是如此的无奈。它在此时比任何东西都贴近你的心。只是一种默默地触痛。于是你在回忆之前所有的冗长的长镜头居然是如此触动你,令你再次想起的时候会颤抖。重复两次是大师,重复多次是多余,这句话如今显然成了电影界的真理,但如今,我不相信了,当烟花散漫夜空时,我们每个人都如同那疯子一样大笑着奔跑出来。我相信所有的形式都有可能表达。疯子最终难逃禁锢的命运,这是人们的现实角度,而他已经自由了,汽车经过时扬起的尘土好像一朵朵云,一套无际的路通向远方。我所想起的支离破碎的片断,男人的跳舞的姿势略显幼稚,他疯了,只有疯了才会这样毫无顾忌的自我陶醉着,可能这时只有和孩子在一起才会显得协调,但孩子的笑容里会不会也掺杂着讥笑?

绝不适可而止,什么是适可而止?我认为电影完结的时候,它仍在继续,他矛盾着,他的电影矛盾着,嘲笑,反叛,纯粹的一踏糊度。

赫尔佐格的电影可以区别我所看的所有的电影,那种片子过后涌上心头的无法言状的激动与思考。他就像一个有着强大自负的流浪者,人们认为他是在毫无顾忌发现一切,表达一切,他自由的无度,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一个强大的矛盾体,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痛苦会使自己变得清醒,他尝试爬上高塔,因为这会更接近上帝,他看到了塔下的人,他们是那么渺小,像蚂蚁一样几乎随时都会被风沙淹没,他会怎样,嘲笑?同情?但是他无法抗拒自己作为人的本性,他日以继夜的担心摔下来的粉身碎骨,就像可怜的蚂蚁,多么可悲的人生,于是他像尼采一样。我喜欢尼采,如同喜欢他,他们不停否定自己,安慰自己,在痛苦中挣扎,于是有了思考。他像爷们儿一样站着,他用自己的指尖去感受细沙流过的瞬间。什么?你看到了海,你被眼睛蒙骗了,其实那只是幻影,你只是在沙漠之中。

我看到的不是赫尔佐格的电影,不是生活,而是我自己。当我抬起头时,会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激动,这种激动是背负在痛苦之上。
3 有用
1 没用
生命的标记 - 豆瓣

生命的标记

8.2

62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生命的标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命的标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