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楚腰纤细掌中轻
2021-05-02 看过

张艺谋是那种迷恋“金点子”的导演,某个刺激到他的点子都会让他发狂,这个点子往往是某个简单重复的动机,剩下的是如何包装它(类似希区柯克)。当然老谋子在影像化处理方面有一定优势,比如他对还是个雏儿的章子怡说“你就给我跑”,机位运镜配乐调色一跟上,这片就成了。

也有没眼看的时候,让国军士兵排成一字纵队沿着日军坦克机枪射线冲锋就蠢得要死。当国军是印加帝国士兵呢,《步兵操典》知道不,散兵线知道不,射击死角知道不,坦克打巷战你不会从两侧屋顶攻击啊?说到底,是张艺谋迷恋那个点子,慷慨赴义,有死而已。

某种刺点被捕捉之时,张艺谋的创作动机也燃烧起来,于是与螺旋化发展的人物动机双核驱动下,电影得以快速进入一种惯性轨道,某些电影如《秋菊打官司》《一个都不能少》称得上力作,源于它的“小”,不能展开,不能脱轨,人物要走完他命定的历程,不管他是一根筋还是李尔王。

所以起码张艺谋是与“宏大叙事”无关的,他宏大的是官方历史观的影像表现手法。玉娇龙你也别羡慕,因为这个人不在“历史”框架之内,她的驱动很大一部分是情欲,是情动的产物。张艺谋没有这个储备,他的英雄只能到《刺客列传》里找,你别看脚踏弩骤如急雨,里面就一个单线程的易水故事。

当需要把一个简单重复的行为动机扩充到多维叙事的时候,张艺谋顿时就力有不逮。或者是历史大场面中的微妙时分,决定影像历程的或然性时刻,也是他不敢尝试的。他终究是黑泽明的学生,王佳芝的嬗变在他是不存在的,他终究是只看到洪流而不见漩涡。

说回《悬崖之上》,首先这个简单动机就很模糊,戏是什么时候垮掉的?是张译二进刑询室,张艺谋写不出人物类型的变体,只能很尴尬地扔在那儿。于和伟接棒第二部分,继续风声之路,但他依然秉承十七年电影正面人物“无性化”描述的蓝本,是不能被干挠的模版,无欲则刚。

拆分两对情侣原是个挺有想法的设定,在电影情境中首先是不为私情束缚,其次是指望每对情侣或许能保全一人。那么在重组的两性关系中我们或许可以希望看到一些微妙的情绪变化,一些人性原初的东西。1958年《永不消逝的电波》有个反设定,即一对伪装的特工夫妻日久生情。不是说非要如此,我们看到的是秦海璐与朱亚文毫无波澜,人有推已及人之心,在境遇相似而对象不同的情况下,会有复杂而多变的倾吐方式。

人们偏爱谍战片,无外乎喜欢明暗不定的氛围、敌我不分的迷局,本质上是人们潜意识中认为世界是不稳定的,是多方挠动生成的流体。谍战片充满了各种不可能,为什么人性是漏网之鱼?人在零丁洋里突然坚毅起来,恐怕不是历史原貌。

胡说几句,不是影评。但是对张艺谋可以不用期待了,他没有另辟蹊径的能力,一个被刺点感动的人,不会看到不可名状的东西。

46 有用
1 没用
悬崖之上 - 豆瓣

悬崖之上

7.7

22889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悬崖之上的更多影评

推荐悬崖之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