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访客》人物解析及解密(剧透警告)

Jennifer1016
2021-05-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量剧透,请慎重阅读。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谁都别去控制别人的喜好。

大量剧透,请慎重阅读。


这部片子我期待了很久,提前也做了不少功课,今天一口气刷了两次。这是部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电影,观影体验很新鲜,也是华语电影里少见的心理惊悚类型。对于爱玩剧本杀的我很有吸引力。斗胆写出一点个人看到的想到的,也很欢迎更多的豆友可以一起讨论。但才疏学浅,能力有限,还请各路达人多包涵。

不得不说,与陈导《催眠大师》《记忆大师》一样,这又是一个架空了时间和地点的很风格化的故事,只不过这一次是披着悬疑外套的家庭惊悚片,与之前铺满反转的“大师系列”不同在于,这部片子一直都很平,很怪异,很压抑,很“不知所云”,整个大屏幕都写着“你猜我想说什么”。事实上,导演早已说明,“秘密访客”指的是观众,因为这一家人看不到你的存在,你却看得到他们每个人的秘密。

首先,推荐大家先去看一下4月份Ifeng电影对导演的一篇独家专访,针对于本次《秘密访客》的一些创作想法和期待。友情传送门:http://ent.ifeng.com/c/85mHGhar3oo

以及影片上映前一天导演送给观众的一段《观影指南》,对我们进一步理解这部影片会有更好的帮助。友情传送门:https://movie.douban.com/trailer/275138/#content


好了,我们先来过一遍这个故事。

故事梗概(我们看到的部分):

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住着一家四口,父亲事业有成,母亲美丽贤惠,一儿一女上着昂贵的私立学校,妥妥的“别人的家”。但是,家里多年来藏着一个交通肇事逃逸犯,一家人之间的关系也冷冰冰的,时不时还出现“闹鬼”现象。最后,父亲汪先生在晚餐中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原来,家里这位逃犯曾是儿子汪楚祺所在私立学校的校车司机,而楚祺早已在那次事故中丧生,我们看到的汪先生一家,是在车祸后拼凑起来的家庭,它包括:妻子(汪楚祺所在班的班长路路的母亲),儿子(改名为汪楚祺的陈小齐),以及汪先生前妻的女儿汪楚曈。至于汪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家到底是如何拼凑起来的,电影只给了一个大概的解释。

接下来我们通过复盘人物线来重新捋一遍这个故事。

复盘顺序如下:

于困樵-汪先生-汪太太-张晓雪-汪楚祺-汪楚曈


于困樵

“鱼困桥”,顾名思义,一条被桥困住的鱼。困惑,是他的代名词。

他是个孤儿,他爱画画,也许是绘画不能裹腹,也许是幸运之神从未看到过他,不得已,他去了一所私立学校做起了校车司机,多年来,也算踏踏实实。可是有一次,在该班的家长会上,他被家长们投诉,投诉原因是“经常开快车急转弯做些危险动作”,满脸沧桑的困樵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而班长路路,一名善良的小姑娘却为他作证,说他“从来没有故意做这些事,倒是班里的同学经常欺负他”。

困樵很困惑,在他的噩梦里,这些外貌如天使一样单纯可爱的孩子,为什么这么恶毒?这样的噩梦,一定不止一次出现。所以,那些“开快车”“急转弯”到底是因为孩子们的恶作剧导致的失控呢? 还是内心压抑的困樵曾经确实尝试着,载着这群恶魔同归于尽呢?像楚曈在桥上所质问的“自己没有未来没关系,大家都没有未来不就公平了?”还是说,困樵自己也分不清哪次是意外,哪次是真心呢?

车祸后醒来的困樵发现自己在汪先生的地下室里,面对汪先生的质问和突然造访的学生家长,他太害怕了,他只想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时间一晃就是三年(困樵的记忆),困樵在汪先生的家里,像个家人一样,好吃好喝,偶尔和汪先生小酌几杯,聊聊天。这个家里拥有困樵渴望的一切。当汪太太和他吐槽自己丈夫的懦弱时,困樵不以为然,他甚至一脸温柔,觉得这个家是汪先生用自己的屈服换来的。他发自内心地,欣赏着这个家的男主人,幸福地已然忘记自己是个逃犯。当汪先生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自首”时,他吞吞吐吐的那句“我在打算”也是让人哭笑不得。(此处表白段奕宏老师,把困樵对汪先生的感情演得非常细致,那一脸温柔,绝了!)

困樵很困惑,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自首,失职是肯定的,自首是不是就再也没有自由了?即使法院判自己无罪,也不排除会有愤怒的家长让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但汪先生也不可能养自己一辈子啊。怎么办呢?而且自己的记忆也还在恢复中,看在汪先生一家人对自己还不错的份儿上,得过且过吧。

困樵很懦弱,即使汪太太和楚曈接二连三地诬陷他,他也从不抗争,他知道,只要自己交出自尊,就可以换来片刻的安全。这种生存技能,他太熟悉了。

直到汪先生被楚曈刺伤,全家人去做了口供,一切真相大白,困樵再一次困惑了。他明明记得自己在汪先生家待了3年,警察怎么说是4年呢?走出警局的困樵想不明白,让他更想不明白的是警察的那句——“你可以回家了”。那么,家在哪儿呢?

困樵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突然他终于想通了这多出的一年是被谁在控制,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在大桥上,面对着夕阳的余晖,困樵满脸泪水,那个一直以来被自己当做避风港的地方,原来充满了谎言。那句“汪先生,汪太太,谢谢你们把我当成家人”还记忆犹新。难道家人本就是这样吗?一边爱着你,一边又骗着你。

这条困桥的鱼,突然从桥上跃起,朝着汪先生的家跑去,那个地方,或许叫做家,或许叫做牢笼,又或许,家与牢笼本就是一件东西吧。

(科学一点讲,这是一条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鱼)


汪先生

汪先生是个深受原生家庭控制、从不被家人认可的受害者,也是自己新家庭的施害者。换句话说,他最终成为了他最讨厌的样子。

汪先生年轻时热爱摄影,后来留学欧洲,认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Roy,也是他的知心恋人。他们本来说好了以后要一起做摄影工作室,一起追逐梦想。但是,当汪先生的出柜和梦想遭到家里严重反对后,本来打算坚持自我的汪先生,在面对家人“断了信用卡”等一系列操作后,瞬间变成了“连水电费都付不起的穷学生”,也许是发现自己脱下家族庇护的外套一无所有,他开始变得自卑,无奈的他不知如何面对爱人,只能回国听从父亲安排,继承家业,离开Roy。无法接受汪先生选择的Roy,从此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面对父母进一步的婚姻安排,汪先生再次陷入困境,他“一想到要和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在一起生活”就很害怕。

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好友张晓雪,这位他和Roy当年玩摄影时的模特好友,同时也是一位单亲妈妈,给出了善解人意的办法——与自己结婚。最起码,他们彼此面对的,都不算是陌生人。这样不仅可以给社会、给家人一个交代,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彼此。

汪先生太开心了,他的困境再一次得到了解决,但此刻,他却并没有满足。婚礼当天,他告诉晓雪,希望和她再拥有一个孩子,晓雪同意了。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直到孩子出生,年幼的楚瞳看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脱口而出“妈妈,为什么弟弟的眼睛是灰色的”,晓雪彻底崩溃了。为什么?因为这个试管婴儿使用的精子,不是汪先生的,而是外国人Roy的!是这对同志当年在那个“好久不见”的美国医院留下的。汪先生虽然不能再见到旧日爱人,但拥有一个属于爱人的孩子是他仅存的执念。只是这一切,他并没有诚实地告诉晓雪,那个一直,真心爱着他的晓雪。

晓雪自杀后,留下了楚瞳和楚琪,此时汪先生始终理解不了这点小事为什么会让晓雪自杀,他只愿意看到他想看到的。面对这个从小也喜欢摄影的儿子,汪先生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楚祺身上,那么的执着,正如同当年他父亲希望他继承家业一样的执着。

可人是复杂的,汪先生的溺爱,贵族学校的风气,让小小的楚祺成为了校园霸凌者,他喜欢欺负小工厂厂长的儿子陈小齐,也喜欢欺负孤儿司机于困樵,在小楚祺的眼里,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人的尊严是可以随便践踏的。这个观念,简直像刻在汪家家训上一样,世代践行。这个观念,也导致小楚祺的人生早早地画上了句号。

回到汪先生,失去儿子后,汪先生几乎要疯了。虽然他是第一个找到于困樵的人,但是当他很快知道此次车祸司机很可能会被判无罪时,这位父亲坚决不接受,他的痛苦根本无处安放。影片里有一幕是汪先生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困樵,脸上难掩的悲伤与憎恨,话外音是记者的询问“请问您现在是什么心态”汪先生回答“为人父母的心态”。

财产雄厚的汪先生,一面悄悄地将困樵安置在地下室,等待他苏醒,一面组织学校家长,用尽金钱和社会资源立志要将司机和学校告到底。为什么要把困樵藏在家里呢?我想,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希望困樵能够主动自首,这就需要困樵先被感化,发现良知,才可能主动承认自己的过错。就像汪先生和女儿说的那句“我们都相信法律会保护好人,惩罚坏人,其实并不一定”。又或者,私刑才是目的,等待困樵自首只是一种欺骗别人的借口罢了。毕竟汪先生也知道,即使困樵主动承认错误,也依然会被判无罪。就像汪先生说的“如果困樵去自首,他会发现其实他是自由的”——那你又凭什么软禁他?!

汪先生开始布网,一个弥天大网。

他找来两个地方剧院的小演员,买断了他们的前程,要求他们在汪家演一场戏,角色就是“一旦找到司机一定让他不得好死”的两位家长,让困樵害怕出门,并且相信汪先生是在真心保护自己。家里没有电视,报纸,杂志等一切会出现日期的媒介(美其名曰为了孩子的教育),让困樵无法得知具体日期,也就无法得知自己多昏睡了一年。表面上,汪先生对待困樵像对待家人一样,另一方面,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的汪先生对命运的安排并不买单,内心无处安放的痛苦让他像着了魔一样地,组建新的“完整”的家庭,而这,是另一张大网。

他找到班长路路的母亲,那位着急找下家的小三,作为自己名义上的妻子;他找到因为资金和新家庭想要退出上诉的小工厂厂长陈老板,收养了陈家的儿子,同时把陈小齐改名为“汪楚祺”。

面对女儿和妻子接二连三的“装鬼”,他非常清楚她们只是想解散这个家,而他,也绝不允许这个梦醒来。他用协议控制着妻子,用恐惧控制着困樵,用溺爱控制着陈小齐,对女儿选择漠视。

汪先生是孤独的,自从失去真爱Roy,他就再也没有爱过任何人,楚祺也只是他对Roy的留恋罢了,对他来说,全世界都是陌生人。

可汪先生本又是幸福的,他事业有成,家财万贯,他曾拥有晓雪的爱,但他辜负了她的信任;他曾拥有愿意与他形婚的妻子,但他剥夺了她的自由;他曾拥有懂事聪明的养子陈小齐,但他给了养子虚假的爱;最后,他曾拥有一个一直默默陪着他的女儿,但他从不关心,甚至继续剥夺女儿的兴趣爱好。

汪先生是可怜的,也是可恨的,他只是把自己遭受的悲剧,换个身份再演一次罢了。他一边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耿耿于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将所有接近自己的人都砍得伤痕累累。他始终看不到自己所拥有的,却执着于自己失去的,不论是人还是爱,他都在一边失去一边缅怀。


汪太太

她是一个靠着孩子抚养费过日子的富豪小三,典型的依附者。在道德上,她是不光彩的。但我们不能否认她是个好妈妈,做得一手好菜,温柔贤惠,把女儿培养得正直且勇敢。在那次控告困樵的家长会上,小小的路路勇敢地站出来,替困樵主持了公道,回到妈妈身边时,汪太太对女儿投以认可赞同的目光,这种教育,是很难得的。

失去女儿,对任何一个母亲来讲都是无法言语的痛。但生活得继续,她需要钱,加上平日里的高消费习惯,她需要更多的钱。于是,她主动靠近汪先生,这位实力雄厚,家财万贯的男人。此时此刻,用律师的话讲,她就是在“着急找下家”。

收到汪先生的晚餐邀请,她当然积极赴约,但在餐厅外的卫生间里脱下高跟鞋缓脚的她,在失去女儿的这么多天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本来她已迈出第一步,成功地接近了汪先生,但是当她看到餐厅里那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时,她难过了。小姑娘的笑声动听又刺耳,让这位刚刚痛失女儿的母亲,根本无法咽下手中的红酒。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是,对面那一家三口,可能就是包养她的那位富豪真正的家庭。男主人始终没有露面,而汪太太那过于动容的表情,似乎更加说得通些。

汪先生提出的条件太诱惑了——汪家阔太太且是“明媒正娶”,儿女双全成全你做母亲的愿望,搬迁到新的环境远离是非,最温柔的是,可以不用爱上他。老实讲,这样的条件,放到现实中依然十分诱人。但汪先生当然不是做慈善的,他的要求也很明确——买断你的感情。汪太太不允许有新的恋情,不允许做任何破坏家庭的事情。否则,破坏协议的结果,绝对是这个女人所不能承担的。

可汪太太还是有了一段婚外情,而且,还怀了别人的孩子。只是,她真的爱这个情人吗?还是只是长期郁郁寡欢犯的一个过错?还是她只是想再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还是情人只是承载了她逃离这个家的期望而已?依然不得而知。但我想,她一定不愿意孩子出生在这样一个畸形的家庭里。可是她不敢主动撕毁协议,她只能想办法。她想起来,汪先生曾和楚曈说过,只要困樵去自首,他就解散这个家。她和楚曈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于是她开始扮鬼,污蔑困樵,还不忘带上逝去的女儿路路,那个曾经帮助过困樵的小女孩,她要加深困樵对车祸的内疚感。但她的表演太拙劣,以至于汪先生很快识破了。

换策略!她偷走了楚曈藏在床下的妈妈(晓雪)的遗物,翻看了晓雪的日记,发现了汪先生的秘密。她跑进书房里扮演晓雪,背诵着晓雪的日子,撒泼打滚,用汪先生最脆弱的秘密来要挟离婚。她撕破了这个家虚伪的外套,也触碰了汪先生最痛的回忆。

汪太太是个普通的女人,我笑她,因为她的爱慕虚荣,头脑简单,但我也敬她,因为作为母亲,她是尽职尽责的。即使自己已深陷泥沼,她依然不忘带着楚曈,这个一直被冷落的可怜的女孩,她想要帮她。

说到底,她只是个不爱丈夫的妻子罢了。

汪太太最终回去了吗?我觉得没有。经历过这么多年的依附生活,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何况自己已没有几年的姿色可以利用了,而且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还有哪个富豪愿意包养她呢?她的前途,清晰又模糊。


张晓雪

她是汪先生与Roy在欧洲留学时的朋友,她美丽动人,善解人意,他们经常一起玩摄影,她是模特,他们是摄影师。她喜欢汪先生(是的,这又是一个直女与两个同志之间的三角恋关系,参考陈导早期的《盛夏光年》)当汪先生在酒吧里为家人安排的婚姻而苦恼时,她的脸上写满了期待。她说“要不我嫁给你吧”,这句话她等了好久吧。汪先生也许从没想过,晓雪说找不到Roy的消息,可能实际上她根本没去找过。又或许,Roy的彻底消失,她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谁知道呢?

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汪先生,她相信汪先生总有一天会发现她的真心并爱上自己。她傻傻地认为,在汪先生的心中,相机第一名,自己愿做他的第二名。可第一名,哪里是相机,第一名,是Roy啊,第二名才是相机(事业)。。

结婚当天,汪先生说我们再要个孩子吧。一切似乎顺利的有点过分。可痴情的晓雪只愿意看到她能够接受的。当听到孩子的眼睛是灰色的,再看到汪先生躲避的眼神,她立刻明白了原因,只能说,她的怀疑可能一直就存在。只是这次,她真的接受不了了。她在日记里写道“我连第三名都不是,你有楚祺了”

于是,接受命运,结束生命。留下女儿,与孤单做伴。形婚试爱,何苦呢?

(发现一个细节,晓雪在片中穿的那件镂空毛衣,与《缉魂》里自杀的母亲穿的应该是同一件。两个影片中的同妻角色都由张柏嘉饰演,两位导演又是互相欣赏的圈内好友。我不知道对不对,但蛮有意思的)


汪楚祺

这里说的是陈小齐。

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爸爸再婚后,也有了新的孩子,对自己也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亏得自己学习争气,成绩优异,加上爸爸好歹也是个工厂厂长,才上的了这所私立学校。可惜,“校园霸凌”没能放过他。

车祸后,因为与学校打官司,给自己治疗伤残的腿,家里经济压力剧增,再加上继母常常因为这件事和爸爸吵架,爸爸早已心烦意乱。经过大人们的一系列操作,他摇身一变成了汪楚祺。这简直是个意外的惊喜。他突然得到了新爸爸的“宠爱”,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在外人看来,他再也没什么可自卑的了。他就是汪楚祺。他是爸爸身边最忠实的支持者,他是被爸爸“宠爱”着的儿子。所以,他决不允许任何人“背叛爸爸,背叛这个家”,这个他梦寐以求的家。

他想讨好姐姐,想要和姐姐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他总是粘着姐姐,因为他知道,姐姐只是表面上对他冷漠,但心里是善良的。每学好一首新的曲子,他就去吹给姐姐听。心里难过的时候,就去姐姐屋里躲一躲。但姐姐总是悄悄去找困樵,那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人。

他讨厌困樵,即使困樵曾经帮过他。困樵总会让他想起那些被欺负的日子,让他想起自己真正是谁。他希望困樵消失,彻底消失,只要困樵消失了,那些悲伤的记忆就会消失。可姐姐为什么总去找困樵呢?他还不曾理解。


汪楚曈

一个从未被关注的孩子。

从小跟着妈妈晓雪相依为命,后来妈妈说,我们要有一个新的家,你要有一个新爸爸了。她充满了期待。妈妈再婚后,很快有了弟弟,可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生下弟弟后不久就自杀了,爸爸似乎也并不伤心。弟弟是爸爸的唯一希望和寄托,他总是陪着弟弟学摄影,从未关心过她。而楚曈,刚好遗传了妈妈的兴趣——画画。但爸爸不希望自己沉迷于画画,楚曈坚信爸爸就是那种自己不能完成梦想也不会让别人完成梦想的人。

弟弟出事后,那是楚曈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泣,看着书房里伤心欲绝的爸爸,楚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也许她知道,自己的安慰对于爸爸来讲,没有丝毫分量吧。

后来爸爸说“我们都相信法律会保护好人,惩罚坏人,但并不一定”。爸爸需要她的帮忙,爸爸需要她帮爸爸撒一个大谎,但爸爸答应她,只要困樵去自首,这个虚假的家庭就会解散。楚曈相信爸爸。

困樵也没听说的那么坏。他愿意陪自己聊天,他懂绘画,他总是毫不吝啬地赞美她,肯定她,让楚曈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差。甚至,她似乎有点留恋他了。有时去找他之前,楚曈会在镜子前端详一下自己,脱掉外套会不会显得身材更好一点?有时,她希望困樵可以来自己的卧室坐一坐,那样显得亲近一点。困樵,这个藏在家里的逃犯,给了一直缺乏父爱的楚曈极大的温暖和安慰。不懂如何表达感情的楚曈有时也会通过伤害自己来引起困樵的注意,她希望看到困樵为自己着急难过的样子。

可是,困樵似乎并没有打算去自首,爸爸也似乎很享受当前的家庭状态。他眼里依然是儿子楚祺,即使这个楚祺是假的。爸爸对自己,依然毫无关心。那么,是不是只有当这个家解散了,爸爸才会看见自己呢?

小女孩的办法就是装神弄鬼,以及找同盟。自己“闹鬼”失败以后,去搬救兵。比如悄悄地把书房密码写在汪太太手上。

楚曈希望困樵去自首,她想告诉困樵,即使你离开我们家也是自由的,你没有必要待在这里,你我本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当她知道,困樵早已恢复记忆,他就没打算离开这个家时,她的内心该有多受伤,多绝望。我喜欢的人,原来如此懦弱。

那天的晚餐太难受了。汪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妈妈的衣服,爸爸突然讲起了妈妈的故事。楚曈终于明白了,解散这个家就是个谎言,爸爸早已入戏太深,爸爸的眼里,再也不可能有自己了。想到去世的妈妈,想到这么多年期望被关注的自己,爸爸啊,你醒醒吧!我才是那个一直陪着你的亲人啊!你看看我吧!

楚曈的心很痛,比爸爸背上的伤口还要痛。


我的复盘到这里就结束了。像是一个人玩了一次剧本杀。在复盘过程中,屡次觉得很难受,每写一个人,都要带入到这个人的情绪里,而当我进入到情绪中时,又迟迟出不来,文字可能有些啰嗦,非常感谢大家的耐心和包容。看到豆瓣里也有大神分析得学术且专业,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总之,故事还是那个故事,看得懂就抱抱自己,看不懂其实是幸福的。


声明:本文所有文字均为个人原创,如有转载需要,请提前联系。拒绝所有形式的改编与盗用。

1832 有用
22 没用
秘密访客 - 豆瓣

秘密访客

5.7

8641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56条

查看全部656条回复·打开App

秘密访客的更多影评

推荐秘密访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