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看完了一个字幕不分“的得地”的综艺

2021-04-26 看过

我最想说的是:戏剧,电影,小说……我们爱虚构作品,不就是因为我们想从一次生命里,活出很多次生命吗?至少我是。晓邑的话:其实我做戏做偶都是为了逃避生活。那么哪怕是看他们在戏里玩得开心,活得尽兴,但凡我能共情一次,都算是赚到一次。

大概是我这辈子看得最认真的综艺——我看过的综艺加起来一定不超过五个。

它能让我恬不知耻地说出 我爱剧场 吧

我第一次上台演所谓的话剧是在大学。大家从网上找了一个剧本,自己魔改了一番。我甚至不记得那个故事的情节,我只记得一个moment——演出那天,我们谢完幕,坐在台下的当时话剧团的指导老师(好像是上戏的博士)开口先问了我们一个问题:

- 今天玩得开心吗?

- 开心。

- 开心就好。

仿佛nothing else matters.

你如果沉浸其中,那一定是因为你玩得开心。晓苏对一滕说,谢谢你让我实现了可能永远不会有人帮我实现的经历。什么?在零下四度的冬天,戏到酣处一个猛子扎进河里。玩得开心吗?能不开心吗。他们只是孩子:)

许多种玩里,我对即兴的魅力情有独钟。一滕和晓苏去看水剧场的路上,哼哼唧唧就把丹麦民歌的和声对上了;晓苏呛吴彼,人皮皮麻溜地就四世同堂上身了。彼时彼刻彼情彼景(彼时的彼 lol)仿佛是违和的,却又仿佛与乌镇的窄巷细桥再契合不过。甚至想大放厥词:即兴就是戏剧本身。大家都说了,戏,常排常新。

虚实

Meta-film元电影类的虚实套娃是我完全无法抵挡的元素。最早是《Stranger Than Fiction/奇幻人生》,让我知道可以这样讲故事——作家笔下的主人公找到作家,求她不要将自己写死。算起来我会去找来看还是因为Emma Thompson。后来发现了Charlie Kaufman个中翘楚,《Synecdoche, New York/纽约提喻法》和《Adaptation/改编剧本》没得说。《8½八部半》更不需要我吹水了。

那么,meta-theatre,自然也毫无疑问令我着迷。“我们为什么要做李尔王?我们为什么要做戏剧?”第七集男生宿舍的闹剧一般,若说有台本,我完全相信,说出“人们最容易犯的错误,是误以为别人爱我们不是有求于我们,而是我们值得被爱”的史航完全可以是个托,刘晓邑那句“我们就是莎剧中人,都有各自悲哀”完全可以是严敏storytelling所需,但这一切staging都丝毫不减它的意义。

只可惜最后,套娃编剧的元素被以相对“实”的表达方式展现了出来,我私心希望他们做得“虚”一点,若真的走进剧场,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用晓邑的话说,“我喜欢挑战观众的东西”。

吴彼是最像虚空角色的一个分裂体

角色

片中讨论到AB角,吴彼说了,并不是A角就比B角更厉害一些,而是因为这个角色就是A角创造的,TA理应更了解ta,inside-out。我想了想,此时创造的含义叠加:在编剧手中第一层创造(前世今生,动机行为的内核);在导演手中第二层创造(与其他角色的关系,该角色在该剧中的“角色”);在演员手中第三层创造(举手投足,声音气息)……成就一个完整的角色,以及它一直在流动,每演一次就是一个新的生命。

还有导的角色 vs 演的角色

导的表达,演的表达,大概可以粗暴地说是宏观和微观的表达?可能导vs演的答案取决于想表达什么。比如晓苏就像是要通过演去表达的人。

如果问我,我也是个喜欢写命题作文的人,可能我也会选择演。


至少从节目来看,话剧界主流话语权在北方,人艺范儿heritage?孟京辉主场也算是在北京吧,赖声川是在上海了。国家话剧院毕竟还是份量。我喜欢林兆华田沁鑫,也都是北京主场。这次几个人除了晓邑其他好像都是北方爷们,尤其晓苏一滕只要同时出现就有种北京孩子的不管不顾+混不吝气质,在我对北京男生的理解里,就是一种“天塌下有人给我兜着”的底气,所以才稳——这种气质下几位其他北方爷们也明显是另一世界。当然了,晓邑口条上的缺陷也成为一个固定梗……“小脏🐟”之类的日常……

但我一直受不了的就是去看孟京辉的戏,很容易对北方口音过敏,最典型就是“w”发“v”音。诶哟zhei真是。

【打拳就先算了,虽然可爱的人也不少直男癌言行,先不说了】

【文艺圈男性话语权本来也是众所周知】

也有恶评。什么黄磊赖声川圈钱收割啦,大佬死死捏住话语权啦。但就,毕竟benchmark不同?独立戏剧人骂了个畅快,而弹幕里观众觉得能放出完整的演出已经是良心综艺——看,这低到马里亚纳海沟的要求。无论如何,让更多的人走进theatre,是好事。我始终相信文艺界就是鸡生蛋蛋生鸡,好作品养出好观众,更多的好观众养出更多好作品,而不是大家看垃圾盼垃圾在垃圾里溺死。

且不谈是不是为了节目效果硬把这一行描绘得这么惨,人到中年存款两万,卖火车票,卖烤串——刚说了,反正是关乎benchmark的,若是跟影视比,那就是实惨,没什么好辩的。用影视养舞台,大家不都这么干?

《一座剧院》的最后,“他”还是在八十岁那年,拥有了一座剧院。

乌苏默契:开膛手杰克的光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然后我突然没那么想看《如梦之梦》了。我想看《北京法源寺》。

7 有用
0 没用
戏剧新生活 - 豆瓣

戏剧新生活

9.3

2779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戏剧新生活的更多剧评

推荐戏剧新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