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这段对话,才能看懂「悬崖之上」

罗罔极
2021-04-24 看过

电影是什么?

有人说,电影是艺术,是不可被俗念玷污的神圣之物。

有人说,电影是生意,是由资本运作出来的大众娱乐。

然而,这世上还有一类导演,力图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平衡。

在这类导演看来——

电影既是人生信仰,也是世俗生活;既是崇高的事业,也是养家的工作。

电影存在的意义,既在于陶冶文化人的情操,也在于启蒙普通人的思考。

作为“电影界的莎士比亚”,黑泽明的电影总是兼具广度和深度

你问,都有哪些导演,能够同时做到这些?

在日本,是黑泽明;

在美国,是斯皮尔伯格;

在英国,是诺兰。

而在中国,毫无疑问,是张艺谋。

作为深谙中庸之道的国师级导演,张艺谋的每一部作品,都牵动着所有观众。

公园大爷、校园小伙、家庭主妇、大学教授、开出租的师傅、写影评的小罗……

无论什么人,似乎都能参与其中,对张艺谋的电影说出个一二三四五。

如今,这位年过七旬的老者,带来了自己导演的第二十四部电影。

刚一点映,就口碑爆棚。

有人说,它揭露了那个年代的残酷,整部戏拍得惊心动魄。

有人说,它还原了一段黑暗的历史,尺度大得不像国产戏。

但要我说,它真正带给我的价值,跟张艺谋以往的电影,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是什么?

两个字:

感动。

《悬崖之上》

片长,120分钟;

情节,饱满有序,跌宕起伏;

元素,有爱情,有枪战,有悬疑推理,有汽车追逐;

节奏观感,按我妈的话说——

紧张刺激,环环入扣。

没错。

《悬崖之上》是一部完成度很高,商业性很强的类型电影。

五一期间,它注定会称霸票房榜,带动爆米花和可乐的销量。

也就是说,在世俗方面——

让普通人乐意看,让投资人赚到钱,张艺谋应该做到了。

那么,艺术方面呢?

《悬崖之上》有没有为了追求商业价值,而忽略掉更深层次的内容?

开场,上世纪三十年代。

四名中共特工,准备前往日占区哈尔滨,执行代号为“乌特拉”的神秘任务。

冰天雪地中,张宪臣(张译 饰)刚刚降落,就宣布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四人,拆分成两组。

楚良(朱亚文 饰)跟着王郁(秦海璐 饰)走,名曰一组。

小兰(刘浩存 饰)跟着张宪臣走,名曰二组。

为何如此安排?

因为,小兰和楚良,张宪臣和王郁,是两对革命爱侣。

张宪臣把两对革命爱侣掰开,强行分成两组,原因有三个——

一:为了分散敌人的注意力,避免四个人被同时一网打尽。

二:为了保持理性,避免出现意外状况时,四个人的头脑被爱情冲昏。

三:为了让两组之间,都有彼此的爱人,从而降低被逮捕后,叛变的可能性。

是的。

即便是战友,即便是自身,亦要留出后手,以防万一的出现。

因他们深知,敌人多么残忍,人性多么需要情感和牵绊去支撑。

假如,前往哈尔滨之前,张宪臣没把四个人,分成两个小组。

那么,他们的命运将会如何?

另一边,敌方的特务,逮捕了另外一支中共特工队伍。

人数,同样是四;领导者,叫谢子荣(雷佳音 饰)。

作为特训人员,就算经过严刑拷打,谢子荣和他的同伴,也没有招供。

直到,特务把他们拉到室外,在每个人的脖子上,吐了两口酒。

盖住血腥味后,随着三声枪响,谢子荣的三名同伴被接连击杀。

因此,在孤立无援、了无牵绊的情况下,谢子荣的意志被瓦解了。

一个叛徒,就此诞生。

因谢子荣招供,敌方特务得知了两个小组的“乌特拉”秘密行动。

为了逮捕两个小组,特务派出两队人马,去假装与之接头。

结果,特务头子老冯(沙溢 饰)却被张宪臣识破,被杀于雪中。

是老冯太蠢?

只能说,张宪臣这个角色,实在太过果决,太过理性。

杀死老冯后,张宪臣带着小兰上了火车。

小兰陷入危险, 张宪臣二话不说,直接冲进包厢,成功杀敌抛尸;

火车站变成特务基地,张宪臣巧施妙计,成功把嫌疑身份转移给了别人;

在哈尔滨被一大批群特务追杀,张宪臣只用了几样简单的道具,就成功脱逃。

张宪臣,为何总能成功保护小兰,出奇制胜?

阳台上,短暂的安宁时刻,张宪臣和小兰,展开了一段意味深远的对话。

小兰睡不着觉,问:“不知道楚良哥怎么样了?”

张宪臣望了望眼前的冰雪,说:“你应该当他已经死了。”

下一秒,小兰潸然泪下,张宪臣低下头,告诉小兰——

“五年前,我和王郁刚去苏联没多久,收养孩子的人就被日军打死了。”

“最后看见孩子的人说,他们在马迭尔宾馆前要饭。”

“你知道乌特拉是什么意思吗?俄语,黎明。”

“天亮了,就好了。”

什么意思?

“你应该当他已经死了”,是在告诉小兰——

作为一名特工,我们应当抛却一切感性的东西,避免自己的行动被情绪支配。

我们的头脑,要时刻保持警觉,像冰雪般冷静,才有可能出奇制胜,完成任务。

因为,若想击败没有感情的魔鬼,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自己变成没有感情的魔鬼。

“两个孩子在要饭”是在告诉小兰——

作为共产党员,我们虽要暂时放下世俗情感,撇开一切干扰理智的情绪。

但,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并没有遗失自己的初衷,和最终的信仰与追求。

忘却,是为了更好的铭记,拯救更多的无辜者;

冰冷,源于更真挚的热血,看似无情,却情深义重;

何谓黎明?

天神普罗米修斯,将自己流放至高加索山脉的悬崖之上,却为人类点亮了火种。

可惜,张宪臣毕竟是人。

是人,就无法像天神一样,永远完美无缺地做事。

摆脱伪军追杀后,张宪臣坐在车上,在马迭尔宾馆前,看见了一个孩子。

此时,敌人还没被彻底甩开,张宪臣却因念子心切,不假思索地走下车来。

这一刻,张宪臣搁置了理性,影片也首次出现了暖色的红砖,象征一缕温情。

然而,正是这一缕温情,给了敌人唯一一次,逮捕张宪臣的机会。

拷打、电击、针剂……

你问,张宪臣有没有像谢子荣一样,被瓦解意志?

我不想再剧透了。

我只能说,对于人类精神力量的极限,张艺谋既没低估,也没夸大。

鉴于电影还未大规模公映,为了不影响大家的观影体验,我就不再往下讲情节了。

最后,我想解释一个问题——

为何《悬崖之上》明明充满了枪战和动作元素,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类型电影。

但我在文章开头,却说它带给我最大的价值,依然是张艺谋最惯于表达的感动?

因为,鲁迅描写了很多黑暗,却让读者看到了光明的轮廓。

或许和大部分观众不太一样——

《悬崖之上》最触动我的一幕,并不是结尾的升华部分。

而是张宪臣被冰雪覆盖的背影,和小兰被血污染上的面庞。

以及,在生命最后时刻,楚良脸上的不甘与绝望。

他们原本满腔热血,却从事了最冰冷的职业;

他们原本青春年华,却让自己无限靠近死亡。

他们归根结底,是为了实现怎样的理想?

电影最后,小兰问战友:

我们 能看到天亮吗?

他们,能看到天亮吗?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正因有他们的存在,我才能看到今天的黎明和天亮。

我之所以这样说,不是想弘扬主旋律,也不是要表达空洞的心灵鸡汤。

而是我本人的家,就在哈尔滨,就在他们曾经浴血奋战过的那个生死场。

看完《悬崖之上》,我从历史中抽离出去,回到自己家,拍了一张楼下。

没有硝烟,没有冰冷,没有敌人,没有七三一,没有杀人场。

眼前的景色,让我再次想起了他们,想起了那个任务代号:

乌特拉。

关注罗罔极,不定期推送有独立思考的高质量影评

36 有用
11 没用
悬崖之上 - 豆瓣

悬崖之上

7.7

3151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悬崖之上的更多影评

推荐悬崖之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