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绚烂壮阔的梦境

zhaozhao
2008-04-11 看过
一年没再玩仙剑。
偶然看见自己从前写过的文字,想起当时自己曾经怎样泪水盈眶。而今却对着它没心没肺地笑:我忘了,忘了的好干净。
那些惊心动魄的生死旧事。那个草长莺飞的美丽江南。御剑飞行的蜀山仙人和斩妖除魔的侠客传说。
那些人,那些妖,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缠,那些起伏跌宕的欢笑哀愁。

真的发生过么?
时间久了,一切都变得模糊。如同玻璃窗上被雨打湿的痕迹,氤氲成一片或明或暗的朦胧。

只记得一个名字。
拆开来毫无意义的三个字。连在一起看到,却让人心脏倏地沉了下去。
是她么。
一面想,一面如孩童犹豫地启齿,呓语般念出声。

从文字变成声音,略略的生涩里带着几分似曾相识。
而后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庞,明眸皓齿,眉间淡淡的英气摄人魂魄,眼睛里却含着化不开的温柔。

声音折转成思绪,悠悠蔓延开去。
于是重幕升起,光线泄露,深深浅浅的颜色一笔一笔涂抹上去,乐声飘渺而来,于是水流开始潺潺,微风开始徐徐。
重山掩映,城阙深深。天地无限辽远。
千里的明月照得人心旌摇曳如同那些碧绿葱茏的树木,从此一场梦境曲折迷离铺展壮阔。

那里叫做江湖。

  [林]

林是山林的林,还是武林的林?
山林静默,武林喧嚣。
而无论是那一种,听到的时候都像是影片的画外音,缥缈且充满传说的味道。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依稀是《越人歌》里的句子,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幽幽徘徊。
千年前那个打桨女子的歌喉,似乎就是为渡江的鄂君而生。而林月如手中的剑,也注定要在某一刻穿透李逍遥的胸膛。

那一切究竟是因何而起。

一见未必钟情,而冤家却总是路窄。
那个时刻曾有些莫名地恨她。
恨她任性娇纵,恨她有那样一张秀绝美绝的容颜却没有温柔婉约。恨她武艺高强到费尽周折才能勉强打过。恨她不知轻重,被吊在树上险些被人侮辱,对着折返的二人却还要嘴硬。恨她扮个坏人都不能坚持到底,一句慌乱的“你为什么不躲……”彻底露了本性。

苏州城下,青砖高墙外。阳光在树荫里散碎成不真实的光影。越女剑明如秋水,从纤纤素手中递出。微光流转,眼瞳清亮,飞扬的发丝拂过脸颊,带着江南少女独有的温暖芳香。

原来记忆是如此顽固。
在经历了时间的反复冲刷之后,在若干片断已经缺失散逸之后,仍能把那一瞬的景象自行演绎,并且脉络清晰,细节完美。

是上天注定吧。虽然是那么一个不打不相识的俗套。
初相遇。结一段尘缘。

下一刻已是高耸的擂台。
两翼扯开锦绣绸缎制成的大旗,刺目的大字写着“比武招亲”。
腮边浮起花瓣样的绯红,欢声雷动中听见她低低却毫无迟疑的声音:我输了。

输了,输给你了。

清晰若切金断玉般的声音。
武林世家的盛名,趋之若骛的男子,名望地位,锦衣玉食,甚至那位家世清楚一表人才的表哥,一转身就都不顾了。

有没有未来。会不会幸福。
都是未知。
可是她不在乎。
从此海角天涯,什么样的险恶江湖都跟你去闯。从此风餐露宿,什么样的艰辛都陪你共度。
花期来时,这样猛烈而毫无畏惧地绽放。

一剑恩怨,一生偿还。




我是因为这样才记得你吧。
因为你的坦然,因为你的决绝,因为你面对感情时那种从容与坚定。
世间有情人无数,可是有几个能如你一样,能放开一切去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

感谢上天。
无论命运如何百转千回,终有些什么,让我不会与你擦肩而过。

就好象李逍遥在十九岁那年登上去苏州的航船,就好象某个晴朗的冬日我忽然对那个名叫《仙剑奇侠传》的游戏产生兴趣。
就好象,我终于和游戏里的李逍遥一起,拾起了你掉落树下的那把越女剑,用他的手,握住了你曾经握过的地方。




        [月]

由此及彼地想到李逍遥。
很多人说他花心,说他多情,配不起那个曾经共许承诺的紫衣少女。
2
他却是她所爱。

从头回想,初逢时的那一剑几乎要了他的命。可是在那样的时候他居然还能说出“受此一剑以赎其罪”这么一句撑住面子的话。
怎么可能会死。
故事才刚刚展开,前途漫漫,年少轻狂,这样的句子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临终遗言,反而像是某个的开始。

在仙灵岛的时候他曾经和灵儿有过一夜洞房花烛。那比忘忧散发作的时间更短暂的一夜,在他记忆复苏之前,似乎都没留下任何影响。
记忆里仍然觉得自己是无牵无挂的少年,有一个养育自己的婶婶,有一双素未谋面甚至此生无缘见到的父母。而姻缘,又恢复成那么遥远的事情,一切尚未发生。

若是真的如此,也许未来会是另一番景象吧。灿烂繁华或者平静黯淡,然后携谁之手,与之偕老。

可是,只是假象。
他与月如之间,似乎连手指的碰触也没有过。

竭力搜索脑海里的片段,能想得起来的,不过是扬州客栈里月如自言自语地吐露心事,而他披着月如拿来的衣服伏桌装睡;以及尚书府外的被彩衣打断的那个暧昧时刻,所有水到渠成的事情都中断在发生之前。
中断,即是尚未发生。
因为中断,所以在想象里生出无限的可能……而无论这些可能有一千还是一万种,也仍然只是可能而已。

同床共枕的叫做夫妻。
而他与她,至多不过是心有意而情未果的恋人。

总以为只要相爱便足够。
总以为还有那么远那么远的未来。
总以为诺言一定可以实现,遗憾一定可以弥补,彼此的债可以用一辈子慢慢偿还。

生命其实脆弱得很,意外来临的时候会让人手足无措。地会裂,海会啸,走在街角会有急驰而至的飞车,安坐屋中会有忽然腾起的大火,即使没有天灾人祸,只要堵住呼吸几分钟,就可以跟这个世界告别了。

死亡有那么多种降临的方式,何况是危险重重的锁妖塔。

清晰记得那一刻的疼痛。
八卦石轰然坠落。四周纷飞的碎屑仍浮在空中,波涛起伏动荡,空气里摇晃着不安的气息。少女的双手竭力伸向落水的伙伴。

一瞬。
繁华落尽,长夜未央。

想起北宋那个姓苏的老头子。
他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他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他是在什么地方望见那轮明月的呢。
想必当时的月光也曾经洒了遍地,照着他一个人孑然的身影,照进他感慨万千的思绪,照得那句似无望又似有望的低吟千古未绝: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但愿。但愿。但愿。




许多次揣想后来的情景。

锁妖塔之后的游戏情节在记忆里逐渐淡出,而游荡的思维却下意识地回到苏州。
想象自己是李逍遥,在夜色笼罩的苏州城里,在林家堡外,在城中连绵起伏的青砖灰瓦的屋顶上,一个人坐着,静静地喝一壶酒。

江南的夜如此静谧平和,不再有锁妖塔底的动荡喧嚣。
湿润的空气里飘散着花朵的清香,丝丝缕缕缠绕迷离,牵扯得心底隐隐作痛。有晚风从水墨淡彩般的远山吹来,轻轻拂过面颊,如同,你温柔的手。

你在。是么。生也好死也罢,你都没有离开。
可是要怎样才能完成那些没有来得及实现的诺言,怎样才能牵着你的手,一起流浪江湖,吃到老,玩到老呢。

月华如练,照亮整座苏州城。


他们说红颜如月。




        [如]

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

为数不多的几次玩到通关。
犹记得游戏最后的时刻,漫天大雪里那个撑伞而立的身影。
雪花结成细碎轻软的白光团,在空中轻飘飘地落下。婷婷身影在苍茫风雪中嫣然回首,伞顶的积雪顺着倾斜的方向散逸开去,露出青竹伞骨撑着的油纸面和手臂中婴儿酣眠的小脸。
带着些微的江南风情,在一个人心如死灰寂寂归来的时刻,蓦然出现。

是你么?
是你么。

在心里想念了太久,忽然看到,居然有些幻觉般的不真实。

天寒地冻,冷风如刀。而那件紫衫单薄如旧。伞底容颜与昔时无异,却似乎少了几分倔强,多了一丝平和。

看过N个版本的叙述。
据说那个躯体里存在着的并非是你的魂魄。
据说那个身影是圣姑用傀儡虫所能做到的极限。

当初的当初就已经注定,你走得太远,无法再回来。
可是我为什么宁可沉浸在那一刻的景象里,如此眷恋不舍呢。

即使是幻觉。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会作怎样的选择。

你像个从来就不懂得后悔的孩子,不管前面的路如何狭窄崎岖,景色如何黯淡荒芜,都一直向前走。
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看过一次你流泪的表情。

因为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照顾,所以才倔强地不肯向命运示弱么?分别时刻的梦境里,你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说,李大哥,我娘想见你。
原来你也仍旧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你也不过是个依恋母亲的孩子。你也会想要牵着心上人的手,对母亲诉说他的种种劣迹……三分含嗔,七分含笑。
只是你一直无可表露。

撑得太久。

撑到从苏州到扬州再京城的路上都洒落着关于你的回忆,莽莽红尘沉浮动荡,如同江湖上方那片阴霾往复聚散的天空。
而你只是浅浅微笑。
浅浅地。
嘴角不经意地弯起不易察觉的弧度,冲淡了所有的苦难与艰辛。

那些日子,那些往事,那些因你而明亮起来的路途。
青葱岁月在那幅紫色衣裾上飘忽不定,云样轻,水样深。

从你开始明白,爱其实本来就是一件那么傻的事情。傻到即使明知道结局,也还是义无返顾。




你在游戏里死去。淡出记忆。
却在很多人的文字里复活。
天下真情女子无数,独独记得你。如同一场生死轮转的回魂仙梦,你总是醒来之前最后看到的那个人。


很久以前提起你,总是要有那么长的一段文字才能表达完整:
林家堡的千金小姐,南武林盟主林天南的女儿,容颜绝代,武艺超群,放眼江南未逢敌手,性格倔强而心地善良,是敢爱敢恨的好女子。

而今再提起,只需三个字。足够。


林月如。


(转一篇文章,献给月如和那些曾被她深深感动的玩家和观众。)
840 有用
66 没用
仙剑奇侠传 - 豆瓣

仙剑奇侠传

8.8

1243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1条

查看更多回应(131)

仙剑奇侠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仙剑奇侠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